紫色战旗

第276章 正式会面

第二百七十六章 正式会面

“余主任,为什么我们的伙食和那些士兵不一样呢?”

“你们是客人,友军,那些我们的战士,他们是有饮食标准的。”

“这我就不明白了,贵军既然讲求官兵一致,我希望我们也是一致的,难道八路军不是国民革命军的编制吗?”

“是,但是我们都是这个标准。”

“我看这样吧!也不能坏了规矩。”孙二虎凑过来:“余主任,这地方买得到活鸡,猪肉,牛肉之类的吗?”

“有,但价格很贵,是不是伙食不好?”

“您误会了,伙食很好,我是想让大家改善一下伙食

。这里法币能花?”

“尽管我们使用边币,但法币使用还是没问题的,至于银联劵在敌占区能用。”

“您看您说说价格。”

“要是法币的话,猪肉六块一斤,活鸡二十块一只,牛肉要十块钱一斤。”

“买得到吗?”

“小批量还可以,如果是大量的要去涉县县城去买。”

“这样,您先买二百只活鸡,五百斤猪肉,二百斤牛肉,油,盐,青菜,豆腐,山菜,木耳,蘑菇再加上生活用品之类的您看着买。这是一万法币,多退少补。”

“这....”看着厚厚的一沓钞票,余主任有些震惊。按照八路军的标准,整个八路军每月的军饷没超过法币70万元,129师每个月只有不到10万元,可是现在也没有了,猛然见到这样多钱是会措手不及的。

吃过午饭,小黄兄妹二人领着孙二虎,严明和梅婷婷来到刘师长和邓政委的指挥部。

“冀察战区黑字独立军,国民革命军上校孙二虎,严明,中校梅婷婷见过二位长官。”

刘师长,邓政委回敬军礼:“欢迎,欢迎,没去迎接多多见谅,请坐。”邓政委笑着说。

“谢谢长官。”严明重新站了起来:“我奉冀察战区副司令长官王胜强中将之命负责护送中外记者团。”

“听说你们已经在村外扎营。”

“是,我们规定是不容许住老百姓的房子的。”

“哦,那你们怎样解决呢?”

“出外作战的部队全部配备足够数量的帐篷。”

“听说你们买了很多东西改善伙食

。”

“是的,一个好的士兵就要有好的伙食,装备和足够的军饷。”

“长官,我代表黑字向您赠送礼物。当然,按北方人的习惯,这是有说道的。”孙二虎转移了话题。

“一千支盘尼西林,一千支医用吗啡,大约可以挽救三百人的生命。考虑您二位长官的警卫部队武器不好,对二位长官的安全构成隐患,所以带来了十二支德国mp-18冲锋枪,每支配了两个弹鼓,各71发子弹。m1911自动手枪十二支,这样可以装备一个警卫班。”

“礼是不是太重了?”刘师长暗暗的想,现在的盘尼西林和医用吗啡可是在城市也是有钱都不一定买得到,更不要说八路军呆的山村了。

“我干爹对二位长官很仰慕,说了如果有时间见面的话,希望好好谈谈。刘长官,这是给您带的大倍数望远镜,这样可以离前线远一点还可以看得清楚。邓长官,这是二十条哈达门,您少抽对身体不好。”

“对我们的习惯很了解。”邓政委暗暗的想。

“对于二位长官的夫人,我干娘带来的是整套的法国化妆品和整匹的衣料,东西不多,希望二位长官不要笑话,这次没法带更多的东西。”

离开屋子,孙二虎临走前将叶奋韬的信交给了邓政委。

八路军129师的司令部由三座相邻的农家四合院组成,依势而建,错落有致。

下院是司令部办公的地方,北屋正房为会议室,西屋为师长刘伯承的办公室,东屋为警卫室,南屋为办公室。

院内有师长刘伯承,邓政委亲手栽植的丁香和紫荆树,根壮叶茂,花香宜人。

出下院门往西上五个坡就到中院,是师首长的住处兼办公室。南屋是刘、邓首长的居处。东屋为二层楼房,是警卫人员的宿舍,院子的东南角有一防空洞。

上院就是司令部作战室。

看着小黄兄妹,趁着邓政委看信的时候,刘师长问道:“说说情况吧

。”

“来之前孙二虎的干爹和我说,请刘师长检阅突击队,其余的不用说。”

“我看这样吧。”邓政委放下信:“你们和组织关系断了,关系转到我们129师,成为我们的特别武装工作队,你是队长兼指导员,活动区域在辽宁南部地区,你现在和余主任去办一下手续。”

屋里只剩下刘师长和邓政委,刘师长不解地看着老搭档:“你看看这封信就明白了。”

看着刘师长看完信,邓政委缓缓的说道:“这个人不简单。你看,前面讲了这支游击队的情况,每个人的装备就是抗战前三百块大洋,武器更是达到一千大洋,我们如何负担?战士中百分之八十都是欢喜庄的,不希望离开故乡。每个战士每天的伙食费是半块大洋的标准,我们如何养得起?让你检阅部队是为了说明他们都是精锐的战士,有威慑我们的意思但没有恶意。”

点燃一支烟,他接着说道:“这些都不是最主要的,刚才的那个小姑娘是十九岁,不符合我们结婚的标准,可他们已经办了订婚仪式。这告诉我们的是,不单单是表明了强硬的态度,更要和我们保持一个通畅的联系渠道,这是他的目的。”

“有道理,明天我看看部队就明白了。”

记者团由国民政府外事局副局长谢宝樵与新闻检查局副局长邓友德担任正副领队,国民政府宣传部还派了一名处长和一名助手,负责检查记者的稿件,就已经说明了当局的用意。

没想到的是,严明根本没给他们一点面子。

“谢局长,邓局长,我得到的命令是护送记者,至于官员由于没接到命令不能让政府官员跟随。”

“这是政府的规定,你们要遵守。”

“那请联系我的直属长官,由他们给我下命令。这里有电台,你可以随时和王胜强中将联系。”

他们得到的回答是--可以,但要签署一个不干预记者团成员一切自由行动的书面协议才行。

记者被安顿下来,明天,对,就是明天,一切就有了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