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282章 逝去的记忆

第二百八十二章 逝去的记忆

我做了这么长时间的战争报道,原因之一就是,在战争当中,宣传的力量很大。在战场上,写下你看到的,那就是真相。战争的真相就是记者看到、记录、拍摄的那部分,剩下的主要就是宣传和谎言。

所以,记者的诚实非常重要。战争中你可以接受新闻审查,这没什么理由可讲,就像美国、英国,所有国家政府在这当中都有审查,但必须是明确的审查,让公众明确知道他们看到的是不是全部。

于是,我得了教训———千万别跟要写的人走得太近,不管是写体育、娱乐、政治、经济,要是你写批评文章,如果只是个记者,他们会尊重你,可要是跟他们交上了朋友,他们就会恨你

做记者意味着在职业意义上,你基本上应该独来独往。

这里是一块神奇的土地,这里有一群普通而又伟大的人,他们又在潜移默化中培养出一代新人,这样的环境成长起来的新人,是任何力量都不能征服的。

记者白修德在中国华北的黑字独立军基地向大家报道。

中国人似乎不乐意和自己的历史发生密切关系,由此出现一个尴尬的情形:抗战将士的后人找不到亲人的遗骸,敬重抗战英烈的年轻人找不到一个可以下跪的地方。

一个纪念为国捐躯英烈的纪念碑就在黑字的一号基地内,正如这里的纪念碑所写的墓志铭写的那样。

死者是度过平凡一生的一个平凡人。

平凡,因为他既不是一个英雄,也不是一个坏蛋。

他有时任性、糊涂,但从未忘过本。

他有一盏良知的灯,它时明时暗,却从没熄灭过。

他经常疏懒,但偶尔也颇知努力。

他从不想做官,只想织一把丝,酿一盅蜜。

历史车轮,要靠一切有志气的中国人来推进。他也希望为此竭尽绵力。

这是一个平凡人的平凡志向。

他是微笑着离去的,因为他有幸看到了他活着祖国就还有希望。

历史的遗迹有些会被遗忘,有些会被人们记录下来,为了国家,为了民族而献身的民族英雄不应该被遗忘,这是后人的责任,我们应该追踪,挖掘更多的历史事实,历史真相,就象我们追根问祖。

这就是我们所看到的,记者白修德为您报道。

《泰晤士报》福尔曼向您报道,在这里,我不禁想起在天津七七事变的经历。

轰炸天津南开大学过后,日军召开了一次记者招待会为自己辩护,我一直保存着那次记者招待会的记录——

外国记者问:“为什么要轰炸南开大学?”

“诸君,这是因为这些无法无天的中国人在那里驻兵

。”

“我在那里没见过中国兵。”一名记者说。

“但那里的建筑物很坚固,中国人会加以利用。”

“你怎么知道?”

“如果我是中国的司令官,我会利用。”

“难道这成为轰炸一所世界著名学府的理由吗?”

“诸君,南开大学是一个反日基地,我们必须摧毁所有反日基地……南开大学的学生都是反日亲苏的。”

“但是,大尉,现在正放暑假,校园里没有学生。”

“诸君,我是一个军人,我告诉你们,我们正在摧毁南开大学,这是一个反日基地,所有中国的大学都是反日基地。”

“那么,日本人要摧毁所有中国的大学了……”

“请原谅,无可奉告。”……

日本人对中国各地的空袭,显然是想用恐怖手段摧毁中国人民的意志,但他们失败了。

在历史为我设定的时空里,我觉得没有任何事情比我亲历并跻身于中国人民的革命事业更好和更有意义,我爱中国,爱中国人民,中国就是我的家,是这种爱把我的工作和生活同中国的命运联系在一起。

从这里的大学里,我看到学生们热情的笑脸,坚毅的论述。

你还可以在这里看见上百人的外国教授队伍,有美国人,英国人,荷兰人,丹麦人.......

我仿佛回到某个美国大学的校园,回到了知识的怀抱,远离了战争的喧嚣

这是《纽约先驱论坛报》兰德的报道。

今天我来到一个小城,中文名字叫天下第一城。

小城位于一个狭长的山谷里,我知道深夜的街道依然是寂寞的,可是很多少时的记忆已经七零八落,偶然触及某些人和事,沉睡的记忆似是而非地从意识深深处浮出阳光刺眼的水面。

我才发觉,原来那街道两旁的白兰树和充满馥郁香气的白兰花的消失,是有它们的充足理由的。

那些芬芳,象十七岁时爱情的香气,我第一次拥抱的女孩子穿着睡衣,也是那种浓郁的芬芳,可是也是无一例外地再也不可以闻到触及了。

避免在白天沉醉,也避免在夜晚沉醉,清醒是一种很好的状态,好像这城镇里的人们一样,逃避花朵的沉醉和飘荡。

我不知道我还要在这小城的街道上来回走动到什么时候,只看见婆挲的树枝在影像里摇曳,那是很长的时间里遥远的记忆,父亲已经很苍老,我知道会不断地浮现起小时候他陪我在河里抓鱼的情景,这情景,是飘零的落叶,如同消逝的白兰花瓣,落在我内心的土地深处。虽然,那满街的白兰花树早已经消逝,在粉红色或者淡蓝色的幕布之后。

这里使我想起了美国的故乡,一个勾起我回忆的地方。虽然这里电力供应的并不充足,满城的松油火把到是另有一番情调。

我一直认为世界上绝大部分人的生活是平凡甚至平淡的,那样奇峰突起的故事臆造的成分就会很多,就非常接近于小说家之言了,这里安静的人们使我暂时忘记了战争。

当小城苏醒的时候,路上行色匆匆的人们和不时响起的叫卖声,如果不是入口处全身心警戒的士兵你会想到这是战争时期吗?

一般而言,城市是人类最大的构筑物,人类所有的想象力都通过城市表达出来了,人类的雄心壮志、构思、梦想都在城市中得以实现,同时城市又是对自然干扰最大的人工产物。

而在这里,我们看到的是对大自然干扰最小的城市发展模式。

相关的内容请等待后续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