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288章 衡阳之战

第二百八十八章 衡阳之战

日军以为在长沙会战中,已经将国军第九战区的防御系统,予以彻底的击溃。虽然没有围歼中国的主力兵团,但是中国军队在受到重挫之后,已失去再战的能力,对于日军进行长距离奔袭衡阳的作战,横山勇中将更以为把握十足。

事前,衡阳在日机猛烈的轰炸之下,衡阳市区已成一片焦土,因此横山勇中将认为,日军可以出其不意地迅速攻占衡阳,但是,横山勇中将没有想到,由方先觉将军所率领的中国第十军,却在衡阳进行一场惊天动地的阵地保卫战,差点把横山勇中将的完胜攻势,搞成凄惨的大败仗。

由方先觉将军所率领的第十军,是一支作战表现出色的部队,曾在长沙与常德的会战中,与日军进行多次正面的恶战,有着非常优异的表现。

参与衡阳防卫作战的中国军队部队,还包括了

预十师,师长葛先才将军。

第三师,师长周庆祥将军。

第一九〇师,师长容有略将军。

暂编第五十四师,师长饶少伟将军。

第十军在奉命防御衡阳之后,立刻在衡阳地区,利用山岳与河道的复杂地形,开始构建防御工事,此时美军在桂林的步兵训练中心,感到战局的发展不利,因此奉命撤退,因此将一批带不走的美军训练用装备,交给第十军使用

当时方先觉将军根本没有想到,湖南的战局会恶化的如此之快,自己的部队要孤军防守衡阳四十二天,血战到弹尽援绝的崩溃地步,这也是抗日战争中,中国部队被日军全歼的唯一军级单位。

由于薛岳将军把第九战区的残余的部队,集结在湖南与江西交界的一带,企图等日军深入之后,反击日军的侧后,但是薛岳的这个布阵,却遭到日军主力兵团向东旋转的多路围攻,因此不但无法发挥侧翼包抄日军的效用,反而让南方的衡阳阵地,出现兵力支持分配不足的危机。

日军在攻占长沙的同时,横山勇对衡阳发动长距离的奔袭突击,日军第六八师团,师团长佐久间为人与一一六师团,师团长岩永汪,沿着湘江东西两岸,分途包抄衡阳。

第六八师团的决死突击队,在六月二十六日半夜,攻占了美军在华最大的空军基地衡阳机场,得到了日皇亲自的传令嘉奖。六月二十八日,日军奔袭衡阳的两个师团,对衡阳完成钳形包围,同时日本飞机对于衡阳守军的阵地,进行毁灭性的地毯式轰炸。

日军认为单是这样的打击,以及优势的兵力与火力,衡阳已是日军的囊中之物。但是横山勇万万没有想到,镇守衡阳的第十军,阵地被毁,战志依然不为所动。中国军队对日军展开猛烈的反击,造成日本六八师团长佐久间为人受到重伤,日军的攻势为之受挫。

横山勇没有一举攻下衡阳,甚至造成东京的震动,因为此时东京的最高军政负责人首相东条英机,他身兼总参谋长、陆相、军需大臣,已经岌岌可危,面临着辞职的压力,他需要日军更大的胜利消息,才能支撑他的地位。

因此他透过私人亲信作战部长真田穰一郎少将,到达武汉,直接向中国派遣军施加压力,派遣军总司令佃俊六更是急得不断催促横山勇,以最快速度攻下衡阳,并且加派参谋长松井久太郎,直接到达衡阳前线,对衡山施加压力。

这时横山勇知道,自己在衡阳是遇到对手了,必须要小心应付。因此他在重大的压力之下,调集所有的兵力,围攻衡阳,他准备把衡阳当成决战地点,企图以围点打援的方式,吸引薛岳在湖南东部的部队前来支持,然后日军再发动多重包围,一举围歼第九战区的主力部队。

不料日军第二度的攻势,仍然无法得到明显的进展

。中日两军在衡阳阵地争夺战中,陷入了肉搏力拼的阶段,双方在充满血水的壕沟之中厮杀。每天都在焚烧腐烂的尸首,以防止瘟疫的发生。

但是日军对衡阳的攻势,只推前了两公里,仍然被第十军给挡住了。到了一九四四年七月,衡阳之战,不但是中日主要战场的决战,更是发展成为中日两国内部的政治战。

对于蒋介石与东条英机而言,衡阳作战的胜负,都关系到自己最高军政领导权的掌控。

那是因为在七月七日,美国总统罗斯福,亲自向蒋介石提出,要求蒋介石将指挥权交给史迪威,以挽回中国战场的败局。

因此,除非蒋介石能够证明,他能指挥中国军队击败日军攻势,否则蒋介石将要面临美国孤立、外援中断,以及部属叛变的危机。

而日本首相东条的情况,同样需要战胜的消息来支持,否则日本的军政领袖,已经对于他的领导与政策失去信心,东条将会被迫辞职。

但是在争取这场决战的指挥上,蒋介石无法把最有战力的部队,从缅甸战场调回,因为这是史迪威争取中国军队指挥权的本钱,史迪威使用优势兵力,在缅甸获得胜利。

而同一时候,蒋介石在华南却遭到日军猛烈的打击,所以罗斯福认为,这足以证明蒋无法应付日军的攻势,而史迪威有能力指挥军队打败日军。

在日本方面,东条英机则是将所有的军力,包括抽调关东军的二十军,以及日本本土的四十七师团,都投入了湖南的战场。

可是日军仍无法在七月攻下衡阳,同时日本又在缅甸与塞班岛遭到惨败的打击,日皇裕仁已经对于战局感到震动,东条在元老重臣集体的施压下,只有被迫辞职下台。

蒋介石此时急切希望能够解衡阳之围,至少能够救出第十军,但是,薛岳已无兵力驰援衡阳,因为他手边只剩下有限的残兵,退到湖南江西边界集结,又得不到兵力与装备的补充。

不过在七月中旬,薛岳仍然设法从湖南、江西的边界,对日军的后方发动侧击。虽然这种攻击对于日军进攻衡阳的补给线造成压力,但是薛岳的兵力不足,攻击位置又远离衡阳,因此无法对日军造成真正的威胁,对于衡阳的守军,更是没有多大的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