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294章 有力的证据

第二百九十四章 有力的证据

1944年7月25日,英国皇家空军的一架蚊式侦察机在德国慕尼黑上空执行侦查任务。由于当时德国空军已经很少有飞机敢于升空进行拦截,英国飞行员.华尔中尉一点也不紧张。

他很轻松的驾驶着飞机,只是稍微留心地面可能出现的德国高炮部队,但是,就在华尔中尉悠闲的快要完成侦查任务的时候,他突然发现很远的云层中有一架德国的飞机向它的座机接近。

华尔有些惊讶,但是并不慌乱。他加大油门掉头飞走,根据以往的经验,速度高达650公里每小时的蚊式侦察机在这个距离是可以相当从容甩掉德国所有战斗机的.

但是,华尔中尉飞了几分钟回头再看的时候,他震惊的发现德国飞机已经闪电一般飞到了他的后方一千米处。

天啦?这是什么飞机啊?它怎么能飞的这么快?华尔中尉用无线电对指挥部叫嚷了。上帝啊!它没有螺旋桨,这是什么怪物?

就在华尔中尉惊呼的时候,这架德国战斗机已经开始准备攻击了,华尔中尉惊慌的把油门加到最大,然后奋力推动操纵杆,让蚊式拼命的俯冲下去加大速度。在俯冲的过程中,经验丰富的华尔同时将飞机向左急转弯。

这是盟军飞行员对付德国战斗机的通常做法,一般的德国飞机很难追上灵活的蚊式侦察型

但是,华尔中尉惊讶的发现,后面那架飞机毫不费劲追上了它,并且连续进行了三次开火,好在这个德国飞行员显然是一个新手,他的射击技术很差,但仍然有一轮机炮擦着华尔飞机的机翼数米飞过。

华尔中尉咬牙把飞机俯冲到低空,几乎擦着树梢拉起。此时后方追击的德国飞机似乎不愿意追到那么低的高度,它转身飞走了。

华尔中尉随即以最大速度飞回后方机场,下了飞机以后他仍然惊魂不定,对待蜂拥而来的战友们高声喊到:这不是飞机,这是有翅膀的魔鬼。

华尔中尉还不知道,他遭遇的是世界军事历史上第一架实用的喷气式战斗机-梅塞施米特262就是me-262,它的外号叫做风暴鸟。

1944年7月25日,me-262进行了第一次实战,对手就是开始的英国皇家空军的华尔中尉,华尔中尉运气很好,他躲过了me-262的追击。 但是,有些人的运气就没有那么好了。

1944年7月26日,英国皇家空军飞行员德-哈维兰上尉驾驶的一架蚊式,就不走运的遭遇了另外一架me-262,这次蚊子没有能够躲过me-262的追击,它被30mm的机炮击中,在空中爆炸。这也是世界航空史中,第一个喷气式飞机击落敌机的战例。

二战中不管德国还是盟国的飞行员有一个共识,如果操作得法,一架me-262至少相当于三架盟军的主力战斗机。

me-262的最高速度高达870公里/小时,超过盟军所有战斗机150到300公里,换句话说,me-262最高速度超过盟军主力战斗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

如此高的飞行速度,让me-262具有相当的优势。

一般的盟军战斗机无法通过加速甩掉me-262的追杀,而me-262却正好相反,只要他发现盟军飞机足够早,他可以轻松以高速甩掉盟军飞机的追击。

很多战例中,一旦me-262遭遇盟军战斗机围攻或者偷袭,只要盟军第一波打击没有击中me-262。它一般都能够从容加速摆脱战斗。

只要操作得法,me-262就可以处于不败之地

。对于盟军战斗机来说,me-262是非常恐怖的对手,他们如果没有充分准备的话,根本不可能击落它。

战斗机尚且如此,低速的盟军轰炸机就更别说了,以坚固著称的盟军b-17重型轰炸机飞行员表示,他们的电动炮塔的转动速度根本无法适应me-262的高速突击,机枪手射出的子弹老是慢飞机一拍,总是射在它们的后面。也就是说,盟军重型轰炸机很难击落me-262这样的高速战机。

前线越来越多的报告摆在特拉福特-利-马洛里空军上将这位盟军空军司令的面前。

1944年9月,德国刚刚开始组建me-262的正式战斗部队,即诺沃托尼司令官飞行队拥有飞机40架,主要任务是本土防空作战,作战对象是飞入境内的盟军四发动机大型战略轰炸机。

在一次战斗中,六架战机于数分钟内接连击落15架b-17型轰炸机,me-262的大口径航炮开始显示出对大型目标的有效摧毁力,而高速飞行又提高了自身的生存性。

10月中旬开始,该部每天出动3-4架,伏击于敌轰炸机航线两侧,三十天内又击落敌机22架。

看着这一系列的消息,兰黎明乐了,这正是他想要的结果,吃晚饭的时候,他有意无意的说起这件事。

对于欧美国家的人来说,人的生命是第一位的,物质的损耗要摆在靠后的位置,只要能够挽救生命,付出高昂的代价也在所不惜。

“兰,我明天会去诺斯罗普公司谈我们新式的雷达,已经到了细节阶段,很快会签下合同。关于这个喷气式战斗机的事,相信他们也一定会感兴趣。”

“你要再准备一份详细的资料给军方,这样是很有说服力的。另外,我们的战斗直升机,重型运输直升机,多用途直升机要尽快完成测试报告。观光直升机和单人直升机要加大销售力度。”

“好了,亲爱的,我会照办的。我看你叔叔真应该让你做总经理,我做你的秘书就可以了。”

“我老叔的想法你是猜不透,等见到他,你和他谈谈就明白了,相信你会甘拜下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