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300章 张家口之战

第三百章 张家口之战

被围在昌黎县城之内的日伪军4000多人终于放下了武器,迎接他们的不是刺刀和棍棒,而是可口的饭菜和干净的衣服。总之,这是他们想都想不到的待遇。

黑字的下一个目标转向蒙古的边界,也就是绥远省,察哈尔省,热河省。对于平津这两个大城市,叶奋韬早已看做囊中之物。

驻张家口的是日军驻蒙军司令部率第118师团、独立混成第2旅团等部共2万余人,拒不撤走,并将主要兵力部署于张家口以北的张北和以西的万全及以南的沙子岭一线,主力在万全,日伪军已经准备好抗击黑字部队的进攻,守卫城墙的主要由日军督战的伪军担任。

日军如果回城驰援必须经过城西树林,除了攻打张家口的两个步兵营,一个火力营,一个保障营,两个医疗连和两个防空连之外,五个步兵营和四个火力营及其配属部队都设伏在此,这才是张救国的真正目的,他的真正意图并不是攻打张家口而是想通过攻打张家口引回想包抄他后路的七个日军大队并在此地将其全部消灭

城西树林平畴突起,四面都环绕的山坡、坡型千姿百态,东部低山,势若锦屏。中部群林耸峙,如笋如莲,如诗如画。西部山势如云,特殊的地形地貌为张救国的伏击提供了天然的屏障。

张救国把部队分别安排凸起的四周山坡上,同时配有迫击炮和步兵炮,所有诸元都以凹下的盆地为主标,重型机枪成一字排开可对坡下敌人进行强烈的火力压制,整个阵型成椭圆状,可将进入的鬼子团团围住,利用有利的地形展开攻势。

后撤回城的日军在下午5时便赶死般的来到了城西树林,伪装对于精通特种战术的黑字部队来说就是家常便饭,上万人埋伏在此犹如沙原隐泉,茫茫沙漠,滔滔流水,于世无奇。惟大漠中如此一湾,风沙中如此一静,荒凉中如此一景,高坡后如此一跌,没有丝毫的动静,鬼子无从察觉的向城西树林深入。

张救国趴在山坡上透过望远镜看去,密密麻麻的鬼子一字排开在路上浩浩荡荡的前行,看着最尾端的鬼子后卫也深入到伏击圈,他用力的抓着旁边通信兵的手臂,已是汗如泉涌疼痛难忍的士兵才轻轻的面部表情抽搐的说:“太疼了。”这时候他才发现自己太激动了。

他马上松开了手臂,张救国难以压制住兴奋的心情轻轻对旁边的通信兵说:“通知火炮营按先前标示的诸元向鬼子密集开炮,操你奶奶的小鬼子,不活了,一个也别想跑。”

尤为激动的张救国一反常态,也不知道从哪里捡了这么一句话,让发电通知的士兵都楞住了,战斗开始了。

佯动是军队在作战时经常使用的一种欺骗性战术。它通过制造假象,迷惑对手,使对方造成错觉,从而出现指挥或行动上的错误,为自己一方的进攻创造有利条件。

佯动在进攻作战时经常运用,其成功的战例不胜枚举。但是佯动在炮兵火力的运用上,成功的战例不太多。黑字的参谋部把炮火佯动作为一种成功的战法,普遍应用于战争实践,取得了良好的效果。特别是对付防御的敌军部队发起进攻时,如果成功地使用炮火佯动,更是妙不可言的感觉。

日军在张家口地区的防御工事多为钢筋混凝土建造,十分坚固,用炮火直接摧毁这些工事,非常困难。于是,钱文决定使用炮火佯动战术,用炮火将德军消灭在工事之外

进攻开始前,黑字一个火力营五十多门步兵炮开始了进攻前的炮火准备。数百发炮弹呼啸着落在日伪军阵地上。惊慌失措的日伪军士兵纷纷躲进钢筋水泥工事中隐蔽,准备在炮火延伸后跃出工事,抵抗黑字步兵的进攻。

对敌人阵地轰击了一个多小时后,钱文命令一半火炮停止射击,另一半火炮向日伪军阵地纵深转移火力。与此同时,步兵在冲击出发的堑壕内,举起数百个身着黑字军服的草人。

准备冲击的步兵一部分挥舞着草人,高喊,冲啊!杀啊!,这违背了黑字战斗的一般规律,黑字的士兵战斗时是不会大声叫喊的。另一部分用榴弹发射器轻武器向日伪军阵地猛烈射击。

日伪军误以为炮火已延伸、步兵即将开始冲锋,急忙从掩蔽部里跑出来占领前沿阵地,并向草人射击。这时,停止射击的炮火突然又开始了射击。向日伪军阵地纵深转移的火炮又迅速将火力转移回来,对刚从掩蔽部出来占领阵地的日伪军士兵实施了急袭射击,大量杀伤了日伪军的有生力量。

遭到炮火巨大杀伤后,日伪军又迅速躲进掩蔽部内,再次等待黑字步兵炮火延伸和步兵冲击。半个小时后,炮火果然进行了第二次延伸,再次诱使日伪军上当受骗,使日伪军军又一次遭到重大伤亡。

又过了半个小时左右,黑字炮火第三次延伸。炮火刚刚延伸,第一梯队的步兵就跃出临时战壕,向日伪军阵地冲去。躲在掩蔽部内的日伪军士兵被前两次炮火假转移射击打得心有余悸,再也不敢轻易走出掩蔽部。

当黑字第一梯队步兵已占领前沿阵地时,日伪军才如梦方醒,但为时已晚,不得不向后方阵地退却。两天以后,张家口被黑字部队包围而导致城外的援军救援而中埋伏。

由于成功地运用炮火佯动,给敌军以大量杀伤,为步兵的冲击行动创造了十分有利的条件,步兵可以用很短的时间就顺利突破了敌军坚固的防御阵地,大大减少了步兵的伤亡。所以,军事学院的教材中留下了薄薄的一页。

随着张家口,大同日伪军的被歼和上万人被俘,华北通向西北和中国大后方的通道打开了。

俘虏的日伪军出现在原来无人区的外围村庄,这些不花钱的劳动力在监察人员的监督下成了小城镇建设的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