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304章 范登堡之行

第三百零四章 范登堡之行

范登堡很顺利的到达重庆,在这里,作为美国公民的他见到了美国驻华大使赫尔利和美军司令魏德迈,一阵热烈的寒暄之后,针对现在的形式他们很快进入了热点话题--各界倡导的政协会议。

政协会议与国民参政会有着本质区别,承认各党派的合法地位是政协会议得以召开的前提,多个政党和政治派别的合法存在,是一个民主社会的基本政党生态。

“一个社会只有一个政党,肯定不是民主社会。

一个社会客观上有多个党存在,但法律上不给予认可,也不是民主社会。

一个社会客观上有多个党存在,法律也给予认可,但各个政党之间的地位是不平等的,有老子党和儿子党的依附与被依附关系存在,同样也不能称之为民主社会。”范登堡摇摇头。

“不是还有《五点建议》和反建议吗?我看委员长比较务实。按我们美国政府的观点,战胜日本之后中国是不能发生内战的。”

一,中国政府与各个政党共同合作,实现国内军队统一,以便迅速打败日本和解放中国。

二,中国政府与各个政党均承认蒋介石为中华民国主席及所有中国军队的统帅。

三,中国政府与各个政党拥护孙中山之三民主义,在中国建立民有、民治、民享的政府,双方将采取各种政策,促进和发展民主政治。

四,中国政府承认国内所有政党为合法政党,所有国内各政党,均予以平等、自由及合法地位

五,中国只有一个中央政府和一个军队,任何的官兵,经中央政府整编后,将根据其等级,享受与政府军队同等的待遇,其各单位军火和军需的分配,亦享受同等的待遇。

《五点建议》是完全符合当时形势,符合中国人民的利益,有利于尽早结束战争,实现国内和平,有利于结束一党专政,实现民主和自由,有利于避免内战,实现国共合作。同时,《五点建议》和美国在中国的目标暗合。

赫尔利对能使各个政党同意他认为极为合理的解决办法是感到兴高采烈,但当他将之呈送给蒋介石时,才恍然明白蒋介石是绝对不会接受《五点建议》的。所以,国民党中央于11月17日提出三条《反建议案》。

一、中国国民政府为迅速打败日本和战后重建中国,希望保证有效的统一中国的所有军队。作为战时办法,在国民参政会开会期间,立即承认各个政党为合法政党,各个政党的军队作为政府军队之一部,在薪饷、津贴、军火和其他分配方面,享受与其他军队同等待遇。

二、各个政党在爱国战争中和战后重建中国中充分支持国民政府,将其全部军队交于国民政府和国防军事委员会控制。

三、国民党的目标是所有政党亦表赞成实行孙中山的原则,建立一个民有、民治和民享的政府,并将制定政策,促进政府民主程序的进步和发展。

“我的认识不一样,这只是收缴各个政党的武装罢了。”

“说说你效力的那个军阀的情况。”

“我首先要纠正你的说法,叶奋韬先生不是军阀,他是一个大民族主义者,真正的抗日者。他的目标很简单,就是夺回被苏联侵占的土地。他对政治和主义不感兴趣,为了参加政协会议,近期要成立中华复兴党。”

“关于这个人我们以后再讲,你知道,纠正我的观点很难。”

“好吧!我要请你们想想世界大战结束后和苏联开战的结果。

一,美国将一边防止战争发展成为第三次世界大战,一边采取非常态势以备万一。它将派遣第七舰队前出至西太平洋近海,同时加强阿拉斯加的防御

。然而它不会立即参战,而会首先通过联合国等组织呼吁中苏双方军队立即停战。

二,美国必将一边对日本、韩国表明它履行保护义务的决心,一边观察形势的发展,这是因为中苏战争本质上将消耗中苏两国的国力,美国可从中渔利的地方很多。

三,美国必须严密警惕各方的动向,同时判断中苏战争是否有波及西欧各个盟国、日本、朝鲜和其它地区进而酿成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可能,此外还必须考虑中东的形势。

可以想象,一旦这场战争的发展呈现胶着状态或作战告一段落,美国会通过联合国或单独对结束战争出一臂之力,但结局很难预料。加拿大将采取大体上与美国相同的步调,然而谁也不能保证战争不发展成为第三次世界大战。

欧洲各国将寄一线希望于中苏战争,指望苏联的军事力量被牵制和消耗在亚洲方向,它们将注视中苏战争的演变。

东欧国家将在苏联的强制下努力加强战备,但它们内心期望苏联陷于困境和形势发生转变,它们内部可能出现采取反苏行动的分子,由于经济衰退,还有可能发生动乱。

估计多数非参战国家可能持反苏态度,乘战争之机向交战双方推销粮食、武器、弹药及其他物资,坐收渔翁之利。”

“我不认为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中国倾举国之力尚不能和日本一战,更不要说和苏联了。“

“你不了解这个人,通过我这几年和他相处的了解,他是一直都在准备这场战争。魏德曼将军一旦你到了那里看到军队的实力就会改变看法。不客气的说,除了重型武器,我们美国军队都不见得有这样的装备和他们士兵的战斗力。从秦皇岛,唐山,张家口之战可以看出。”

“我是坚决支持委员长的,毕竟他才是中国现在唯一的领袖,这也是美国政府当前对中国的方针。”

“看样子,我是无法说服你们了,我看我们可以先了解西伯利亚、中亚和中国在历史上的密切关系,同时我们也不可忘记这些地区长期以来一直是中苏两国的有争议地区。”

远在美国的参议员范登堡先生终于收到了小儿子从重庆发来的电报,对于这份很长的电报他安排大儿子认真进行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