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307章 多点准备

第三百零七章 多点准备

1945年,已是中国的抗战进入第八个年头,要从1931年的九一八事变算起,已经进入第十四个年头了。

战争仍在进行,社会一般生活已艰苦之极,但中国军民上下一心,没有出现厌战思潮,社会秩序,也大体稳定。

沉默的群众心里,只有一个抗战到底的想法,不管底有多远,也要走下去,全国军民,只有抗战必胜,建国必成的一个伟大期望。

这个期望,就激发出贫弱的中国人无穷的潜力、无比的忍耐,强韧坚定的民族性格发挥到最高峰。

这时期美国亚太盟军总司令麦克阿瑟已开始在西南太平洋,逐岛向日本进击,并返回菲律宾逼近日本本土,一般中国人不怎么知道,因为没有能收到的正确资讯。

在这之前,中国华北地区也成立了新战区——第十一战区,不平常地是新战区的区域,远在敌人占领区之内的北平,天津,河北省,察哈尔省,热河省,绥远省,山东省,辽宁省的一部分,现在都在黑字的基本控制下。

王胜强被任命为战区司令长官,授上将军衔。

与此同时,从美国回来的头批战斗机飞行员也开始了选拔人员和航空基本知识的授课,他们都有了起码三年的飞行经验。

在其他因素都毫无二致的情况下,交战双方的火力差不是火力单位数的差别,而是火力单位数差别的平方,就是说,一个由两架战斗机编队的机组攻打一个目标,这不仅是二对一的优势而是四对一的优势

二战时的空战一般是通过高超的飞行技术飞到对手尾后,或抢占高度,通过简单的瞄准镜瞄准对手,一般先每几发子弹后就有一发曳光弹以修正弹道。当然,那些王牌飞行员的方法就多了,可以做到在任何相对角度上攻击,也可以不使用曳光弹以隐蔽自己。

当时就是靠目视估计弹着点,不光二战时的战斗机如此,就是我们的喷气战斗机也要靠目视估计,需要控制飞机绕到敌机后面去,瞄准敌机尾巴才能开火。不过空战开火距离会很近,甚至有在几十米内开炮的战例,此时机炮弹道为直线,在瞄准镜中目标也很大,瞄准并不难,难的是控制飞机占领开火位置。

25mm机炮炮弹威力很大,敌机只要中上几发就会给击落。

飞机使用简单的光学瞄准器,不知道敌机的位置,也无法无法计算出弹道,那么可以推测的是瞄准点是不变的,应该在飞机的正前方,也许稍微偏高或者偏低点,但无论如何相对于飞机是固定的。

将目标套在光环里,也就是让敌机处在正前方,假设距离足够近,比如100米以内,而且敌我飞机均保持稳定的飞行姿态,弹道是直线,那么射出的弹药的确会击中目标,这和地面的射击没有两样。

可惜空战的时候,敌机多半不会那么乖,被咬住后应该拼命作机动,而追击的飞机也同样做着机动,射出的弹药在位于通过目标而又垂直于本机轴线的平面上的落点根本就不在飞机的正前方,偏离的距离和方位由飞机的飞行姿态确定。

对于这样一种固定的直线瞄准器,如何判断弹着点?完全靠经验吗?靠曳光弹比较可信,但问题是曳光弹的重量可能和真实的弹药不同,而轨迹不同,不知道其误差是否可以忽略不计。

总之,和地面射击的直线瞄准概念完全不同,机动飞行上面的瞄准需要解决的是如何判断弹着点,并将这个弹着点压在目标上,而不是直线瞄准。

基本战术意义

1,执行任务当时的天气情况,不论是大雨还大晴天,根据任务的不同都会提供想不到的条件

2,执行任务中若有编队,须听从长机的命令,严格遵守编队纪律

3,执行任务中千万不要老是保持一个方向和一个角度飞行,也不要只做一种机动动作。

4,执行任务中和敌人接触后千万不要盲目的死盯一个目标,不要轻易飞出本编队防御或者护航的范围。

5,执行任务中不要去惹并不在你任务清单上的目标。

6,执行任务中如果被敌人咬住自己做规避动作的时候,尽量不要往高空飞,这样会更加暴露你自己。要尽量使用地形来躲避。

7,执行任务中咬住敌机,但是千万不要要飞过敌机,飞过就意味着被咬,被击落。

战机上面发射的炮弹会在空中形成一个面,假如敌机与这个面相切而炮弹的密度又足够,那么敌机就会被击中。而战机要解决的,主要是测距的问题。因为战斗机上面的武器需要调整汇聚点距离,超过或者不足这个汇聚点都会降低击中敌方的机率。同时,这个汇聚点也受到炮弹的抛物线影响,原则上,口径越大的武器下坠越明显。

在二战大部分的时间内,飞行员依靠瞄准具上面的环来估算敌方的距离。

这个环的大小是根据敌方飞机的典型翼展定下的,当敌方的双翼刚好被环套住,一般就是最佳的开火距离。根据具体情况,飞行员也可以依靠自己的经验和喜好在这个基础上作补偿。

抢占6点钟位是缠斗目标的一种,但并非在所有场合都应该尽力抢占对方的6点钟位,这个需要根据己方飞机和对手的不同而采取相应的战术,比如二战中后期的美国空军飞行员所主要使用的就是可以最大发挥他们速度优势的高低差射击的战术。

高度对战机的灵活性影响很大,越高空气越稀薄,战机机动性越差,转弯也就越困难,一般来说适合各种半径转弯的空中缠斗的高度在3500m-4500m之间。

航校的课一旦开始就不会停下来,叶奋韬给出的人数指标是两万人的合格人员。

姚水光来到了二连浩特,这是距离外蒙首府乌兰巴托最近的中国边城,他的看似简单的任务开始了,同行的有喀尔喀亲王那彦图之子祺诚武和喀尔喀车臣汗部郡王多尔济帕拉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