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309章 冰美人

第三百零九章 冰美人

“李大记者,来看冰美人?”

“主要是采访狙击手的生活,不是专门看一个人。”

“明白,您随意。”训练基地门口的哨兵好像恍然大悟般的笑着。

狙击手--这个独特的名称所带给人们的是一种冷酷而又浪漫的联想,对手把他们称作战场上的幽灵,无声无息地,杀人于无形。

没有人敢否认他们的存在,却也没有人知道他们藏身何处,作为敌人防不胜防,避无可避,狙击手的特定称谓总是暗含着黑暗中隐隐的杀机。

摘自李强著《我和狙击手有个约会》。

在一个迷人的春天,她出生在平谷附近的的一个山谷里的小村庄。

孩童时代,她是一个聪明好学而又具有独立精神的小姑娘,那时她的世界充满了美好,可是活泼可爱的小姑娘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有一天自己会举起枪来杀人。

10岁的时候,由于父母从猎人变成生意人加上祖籍山东,他们全家搬到了平谷县城附近的山东庄镇生活,她平静地度过了自己的上学时代。

中学毕业后,那个时候已经算得上是镇子里的文化人了,她憧憬着有一天能到北平上大学。

也就是在那时,她爱上了射击运动,她迷恋于那安静后突然的爆发,迷恋于子弹无可阻挡的飞驰,迷恋于击中目标后那种战胜自我的喜悦,她常常和哥哥,也就是现在的孤狼一起去山上打猎。

沉稳坚韧的性格、聪慧和刻苦使她很快成长为一名神枪手,日本鬼子来的时候,冰美人已经16岁了,长的亭亭玉立、风华正茂,但她美丽柔弱的外表下是一颗坚强不屈的心。

摘自李强著《我的狙击手老婆》。

“孤狼,要不是日本鬼子来,你们的日子不是挺好的吗?”

“可不是,无忧无虑的,自由自在的

。”

“你还和我没说她为什么没有笑容,这样漂亮的姑娘,花季的年纪,应该满脸笑容,是不是是狙击手的缘故?”

十字线后清冷的目光如刀锋般冰寒凌厉,瞬间的软弱、刹那的同情,闪逝的迟疑都可能使自己的眉心成为对手的靶心,场场是你死我活的争斗,枪枪是生命与生命的较量。

没有经历过那样的生死对峙,任何人都没有资格责备狙击手的残酷血腥,没有资格批判狙击手的冷血无情。

战争要求他们,面对死亡不动声色,即使瞄准镜后对手的**飞溅,即使战友甚至亲人在身边倒下......

摘自李强著《我和狙击手有个约会》。

一次狙击任务结束了,短暂的休息时刻擦拭着那一枝生命之枪,慢慢地,寒光褪尽,心灵深处的温情一点点地浮上眼角眉梢--亲人、爱人、第一次猎鹿的喜悦。

亲人的轻斥、美好的家园,或许还有小孩子们学步的傻样子......淡淡的微笑,澎湃的心潮--然而举起枪,一切就都复归平静,平静地等待,平静地杀人,平静地面对随时随地可能到来的死亡,一个杰出的女狙击手,她那冰与火交融的灵魂总在爱与恨的湍流里激荡。

摘自李强著《我的狙击手老婆》。

“我家住在一个大院子里,四代同堂,共有29口人。

1938年5月9日午后,100多个日本鬼子冲进镇子,我的父亲、叔叔和两个堂伯伯、一个哥哥、一个姐夫、一个侄儿共7人惨死在鬼子的屠刀下。

第二天日上午,我家死难的亲人还未来得及掩埋,在汉奸的指引下,日军又进村了,当时,全家还剩下22人,除我和小妹上山打猎没回来,留在家里的一大半是女眷。其中,老祖母已80多岁,侄女小的只有岁把。

鬼子窜入我家,见几乎尽是女性,兽性大作,但遭到拼命反抗,鬼子恼羞成怒,将我祖母、母亲等18人全部推到附近一口深水塘边中,还用竹篙、土块扑打,直至淹死为止,只有抱在手上没被捆绑的小外甥女毛毛,侥幸得救,我姐夫后来因全家遭此横祸,疯癫了近一年

等我和妹妹回到家,镇子里一片狼藉,到处是尸体,数十家房屋烧成火海,烧红了半边天,大火后到处是烧焦了的断墙残壁,成了一片废墟....”

“别说了,对不起,我让你想起了往事。我明白了,从那时开始,冰美人流干了眼泪才变成现在的样子。”

“后来我们来到黑字进入突击队,我妹妹训练刻苦,每天都要十个小时,文化学习也达到了大学课程,加上先天的射击优势才被二虎队长招进护卫队。

不过,通过学习,我们已经变的理智了,这也是叶叔的影响。他说得好,日本人是畜生,我们不是。”

“像这样的情况还有很多...”

“这里也有很多这样遭遇的人,所以才对鬼子和汉奸这样做,这是我们以前没有俘虏的原因,只要不放下武器一定是击毙。”

“现在不是可以允许鬼子汉奸投降了?”

“还是叶叔那句话,他们是畜生,我们不是,大家脑子有个转变的过程。再说,现在鬼子汉奸的战斗力比以前差多了,以前的意思还有保护战士的意思,开始那时候的日本兵是宁死也不投降的。”

“说实话,我是看上你妹妹了,不知道她看不看上我。”

“大记者,这是你的事。不过,我看还行。你记得吗?从涉县回来过鬼子封锁沟的时候,你下到满是泥水的沟里帮着队员们弄组合浮桥,我妹妹盯着你看的眼神。还有,你念祭奠词那份真情流露,从我对妹妹的了解,我看你有希望。”

孤狼点上一支烟:“我还有个主意,你让我妹妹教你打枪,本身她也是狙击教官。话说回来,我是看你真的对我妹妹,以前还真的没人像你这样大胆的接近她。”

“谢谢,我相信我们早晚是一家人,我要让笑容重新出现在她的脸上。”

“不容易,看你的了。我是多想小时候她那灿烂的笑容,那是多好,她可是我们全家的开心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