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331章 战争靠什么

第三百三十一章 战争靠什么

“黎明,你回来以后我们就好了。从现在起,你开始进行总参谋部的领导工作。再有挂个衔,第十一战区参谋长,各项事宜开始准备。”

“先谈谈战术,就是苏联人的战术,基本就是大纵深作战。总结的目的是以以后的研究应对。”

苏军战役中的各次大纵深作战的攻击纵深从60公里到250公里不等,这些大纵深作战任务主要由快速兵团担任,而快速兵团能否成功完成任务则取决于其编成中的坦克兵们的作战表现。

苏军作战思想中对于坦克兵运用部分最关键的一点是:战役开始后必须尽快对敌人的战役全纵深实施打击。为了实现这样的作战设想,突击步兵师在担任主要方向的攻击作战任务时会加强以坦克旅,步兵师则利用这个坦克旅组成先遣分队完成对敌人战术防御地幅的突破作战。

一旦苏军指挥员确信敌人的防御已经开始瓦解,就算步兵师的战术突破作战还没结束,他们也会立即将更大规模的坦克兵团从突破口投入作战,让他们进入敌人后方执行大纵深突破作战。

所有担任纵深突破任务的苏军快速兵团的组织结构和人员、装备的编制都经过精心设计,以便他们一步步地可靠地突破到敌人后方,事实上他们也确实做到了这点

在他们可能需要任何支援之前,坦克军可以在敌后100公里的纵深内作战,坦克集团军或骑机集群可以在敌后200公里的纵深内作战。另外苏军作战条例也允许他们不必确保与后续步兵集团军或诸兵种合成集团军的可靠联系,快速兵团应专注于上级赋予的作战任务。

在这样的思想指导下,可以用坦克旅和先遣分队完成对维敌军的合围,也可以用坦克军完成对敌军的合围,还可以用坦克集团军和骑机集群完成对敌后250公里的非前线部队的合围。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坦克集团军和骑机集群即使在完成对敌军的纵深突破后仍有足够的战斗力继续推进150-200公里。加在一起应该在450公里左右,这是极限。

从苏军战役中每昼夜平均推进速度的变化情况可以看出,平均推进速度的降低是由于撤回快速兵团休整的缘故。不过,快速兵团在回撤以前创造的良好的局面还是让后面的步兵集团军和诸兵种合成集团军又推进了200公里。

苏军为了让纵深突破部队能突击的更深入建立了坦克集团军——这个专门的大规模坦克兵的组织结构。同时,骑机混合集群也被证明是装甲兵大集群在恶劣地形上的良好替代品。

这些部队是不会再战术突破阶段就投入战斗的,他们只应当被赋予具有战役或战略价值的攻击目标。正是这些部队的的存在才使得苏军能够同时在敌人防御体系的全纵深上展开突破。

其实还有一个苏军可以运用到大纵深作战中的战法,但是他们却从来没有效地运用过,这就是空中遮断作战。

事实上,在整个卫国战争中,苏军用在美国空军意义上的空中遮断作战的出击架次只占总作战飞机出击架次的5%。

另一个苏军具有但却没有运用的大纵深作战能力就是大规模的空降作战。

不得不承认,苏军取得大纵深突破作战的成功与德军古板落后的防御部署和防御作战条例有密切的关系。

也许德军将领们实际上知道该如何建立纵深防御体系,不过主动后撤缩短战线,将兵力节约出来组成战役预备队的行为希特勒显然不会同意

。希特勒也不会同意在防御纵深购构筑工事建立第二道防线的。

客观地说,希特勒关于第二道防线的决定并没有给德军造成多大的伤害,因为德国本来就严重缺乏兵员,甚至连构建战术防御地内第二道防线的兵力都没有,他们既缺乏兵力也缺乏工程上的准备。

就技术而言,我还是认同战争之初,毛子怎么做都是错这一点,整支部队都像是四处漏水的破船一样,任何措施都没用,就是上帝下凡也别指望能打出什么漂亮仗来,猛烈地反突击着实是犯傻行为,但是恐怕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可用。

依托工事和阵地层层坚守,那也要有工事和阵地才行,问题是,根本没有那个时间和精力去干这事,任何指望建立庞大的多层次防御阵地的设想都是不现实的,谁来都一样,反倒是苏军猛烈的反突击给德军造成了极大的麻烦,也仅仅是麻烦而已,如果苏军一味的撤退的话,哪里是个头呢?

德军后期拼命地撤退指望修建一条坚固的战线,可是一跑下来就没个完,最后在冰天雪地或无人问津的荒野里被杀光拉到。

我相信苏军素质更为低劣的时候如果一味的逃跑的话,恐怕德国人用不了到了11月就拿下莫斯科了。

而且俄国人的性格也不允许他们这么做,无论是斯大林个人,还是俄国人全体,他们的进攻意识总是高的离谱,并对防御和撤退深恶痛绝,只要有半星可能,他们都会发动进攻。

跟这种进攻意识过于高昂的对手作战,德国人心里也很没底的,各处开花的反突击和骚扰渗透对德军的挫伤同样不可小视。

最关键的就是,一支军队的风格就是这样,毛子们的进攻意识一直保持了下来,初期的反突击损失着实惊人,但是这种反突击的战斗精神却贯穿了战争的始终,最终牛皮哄哄的汉斯们还是在毛子没日没夜的突击下献出了自己的土地,尊严和女人。

现代战争的新模式是:机械化,信息化,空中化,立体化和非对称作战,就是俗称的五大模式。这是美国通过大量的战争实践和长期的科学研究得出的结论,应当是当今打遍天下无敌手的战争模式。

总结的讲,我们的认识就是现代战争打的不是勇气和人口,而是工业制造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