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337章 火之情怀

第三百三十七章 火之情怀

战后的德国国民生产总值不到战前的一半,各大城乡居民面对的是堆积如山、多达数亿立方米的瓦砾和废墟,劫后余生的人们面临的首要问题是生存。

妇女们担负起克服物资短缺以及清理废墟垃圾的重担,因为男人大多命丧疆场,幸存的德军则半数以上被关押在战俘营。

战争结束后,波兰、匈牙利等东欧国家纷纷驱逐境内的德裔少数民族,共有1000多万人,德国国内人口激增。

一些人不能忍受痛苦,出现了严重的精神崩溃和价值观念的丧失,买不起香烟的人跟在外国军人和外国人身后捡他们扔掉的烟头,而一些德国姑娘与盟国士兵勾搭,换取巧克力和尼龙袜或者美军的干粮包,以贴补家用。

1945年10月,从北极和西伯利亚入侵的寒潮开始席卷德国,气温逐渐下降。

可是?德国人几乎所有家庭都没有暖气,没有电,严寒的威胁越来越严重,生命变得如此脆弱。

到了1946年1月,温度骤然降至零下20度,而一般人在没有取暖情况下的极限承受度也才零下15度,暴雪和风吹成的雪堆使某些地方的交通完全中断。

德国北部和西部的所有河流和运河全被封冻,不能通航,战后投入使用的有限的交通运输业中断了,这使得1946年1月初的工业生产减少了四分之一,而煤的供应停止,使得许多企业、工厂、学校以及其他国家设施被迫临时关门。

被称为面包篮子的东部德国地区已被苏联占领,不再向美英法占领的西部德国输出粮食,更加剧了食品供应的紧张形势。

最为致命的是煤的短缺,让德国可供取暖的煤极度缺乏,面对现实,科隆的红衣主教正式宣布,凡是有煤的地方,偷煤不再是罪孽,有些人希望逃离这个国家,但这往哪里逃呢?

取暖的燃料根本就不够,到处是手脚肿胀、缺胳膊短腿、暴露着伤口的人群,无目标地四处流窜,汉堡作家诺斯萨克写道,大约五分之一的婴儿在出生第一年就死去

在柏林,很多人不得不吃草和树皮充饥,进口粮食缺乏必需的外汇,德国的钱都给了战胜国,德国在国外的所有资产都被没收了,大量的工业设施也被拆迁。

室内温度最高也是零下五度,人们没有任何煤炭!每天电力供应最多只有两个小时,人们个个饿得半死,一位美军记者向纽约本部汇报说。

据测算,这样的情况在长达4个月的漫长冬季里,全德国死亡人数将至少10万,冻伤、浮肿、患上软骨病、肺结核者达数百万,整个惨状就像是经历了一场瘟疫,运尸的手推车会每天推送出大批死尸。

美国官员威廉-克莱顿在给华盛顿的报告中说,数百万人正在慢慢饿死。

一位美国记者则写道:“德国人一天喝三次汤就够了,但是,你能眼看着人们饿死吗?看着狗群追逐将死但是尚未完全咽气的人的尸骨吗?”

寒冷的冬季,也使黑市兴隆起来,由于粮食不足,人们只好从价格更高的黑市中获取生活必需品,盟国驻军军官及其夫人们也兴致勃勃地参加黑市交易,这使得黑市更加兴旺。

军队的消费合作社成为黑市最大的供应商,香烟、咖啡、肥皂、罐头等等,成了交易品,在美军的监督和控制下,在柏林和法兰克福建立起了两个官方的易货中心。

黑市使德国社会、经济更加危急,甚至有人预言德国会变成一个农业国,而英法等西欧国家也受到严寒袭击自顾不暇,这使原本凋敝的西欧经济濒临全面崩溃,就像丘吉尔曾形容英法德意等国的状况说的--欧洲现在怎样?它是一座瓦砾堆,一个尸骨收容所,一个滋生瘟疫和憎恨的温床。

所有人当时被巨大的恐惧笼罩,害怕德国乃至西欧从此会彻底毁灭,如果真是如此,斯大林就能在东欧快速扩展和渗透他的统治权力,之后把西欧全部吞入他的势力范围,再加上德国等西欧老百姓对过渡政府的不满和反抗有增无减,毁灭论的观点在社会传开

“克里特,乔治,你们这样说德国这个国家要灭亡了?汉斯为什么没和我说起?”

“情况很不乐观。汉斯那方面还是德国人所谓的高傲害了他。英国那边也不太好,但还能维持。”

“你们等一下。莹妹,马上通知,黎明,上官云学,英娟,苏紫放下手头的工作到这里来。另外,告诉汉斯,安娜,今天无论如何要到我这里来一趟,多晚我都等着。”

“云学兄,我们现在储存了多少方便面?多少军大衣?”

“七千万包。五百万件。”

“英娟,苏紫,我们现在储存了多少肉类罐头?多少军毯?”

“一千九百万筒。一百八十万条。”

“黎明,我们现在还能开出多少艘船?”

“十几艘,如果紧急,可以到二十艘。”

“诸位,马上开始把这几样东西搭配装船,别忘了,还有必要的药品和我们的白酒。对了,装上相当数量的香烟,我可知道烟鬼们没烟抽的感觉。装满一艘马上开船,目的地汉堡。其中百分之五的物资将交到英国驻军的手里,老朋友,你和乔治你负责安排一下现在,马上行动。

美子,等到汉斯和安娜来的时候你和变色龙,一剪梅他们守住门口,任何原因都不允许他们出去。”

他制止了要站起身来的克里特和范登堡:“不用着急,我们还有事情要谈。”

汉斯和安娜的心情坏极了,放下贾莹的电话,安娜说道:“亲爱的,叶让我们今天无论如何去一趟,说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我告诉她我们马上出发。”

“还能有什么?又是该死的生意。马上打电话装好船运走,早到一天不知能救多少人。”

匆匆赶到叶奋韬私宅的汉斯夫妇明显感到了不同,平常从不关闭的大门在他们进去以后关闭了,叶奋韬的贴身护卫跟了进去,平时不离叶奋韬左右的甲贺美子也站在了客厅的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