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347章 贝加尔湖

第三百四十七章 贝加尔湖

贝加尔湖是西伯利亚的名湖,在东西伯利亚南部,地理位置上属于亚洲。

离贝加尔湖最近的较大城市是伊尔库斯克,如果从这里乘车出发,宽阔的柏油路铺于起伏的丘陵之间,古老的乡村,欧式的建筑物,在不远处展现出宽阔的安加拉河

突然,在转弯处的后面,仿佛一大块掉下来的天空落在地上,当你以为是什么怪物而惊讶瞬息后发现:与地平线连成一片的平静、蔚蓝的水面正反射着阳光。在遥远的地方呈现出一片白色,像撒上薄薄的一层雪。

海,一望无际的海,你于兴奋中脱口而出!贝加尔不愧于大海的称呼,贝加尔一词源于布里亚特人的语言,意为天然之海。

是的,自古以来,无论土著人,17世纪来到这贝加尔湖畔的是鞑靼人,还是到此一游的外国人,面对它那雄伟的、超乎自然的神秘和壮丽,无不躬身赞叹,称之曰:圣海、圣湖、圣水。

不管是蒙昧人,也不管是相当开化的人,尽管在些人心里首先触发起的是一种神秘感,而在另一些人心灵中激起的则是美感和科学的情感,但他们对贝加尔湖的膜拜赞叹却是同样的竭诚和感人。

贝加尔湖西距伊尔库茨克60公里,四周崇山峻岭,面积3.15万平方公里,为世界第八大湖。

湖面海拔456米,形状狭长如弯月,南北长636公里,平均宽度为48公里。

平均深30米,最深达1830米,实际湖盆深度应为4800米-6400米,不过所有最深部分都充满淤泥,因而不计算在内,为世界湖泊最深记录。

贝加尔湖也是世界上支流最多的湖泊,它接纳了大小554条河溪,大河有安加拉河和色楞格河。

同时也是世界上储水量最多的淡水湖,储水约为2.36万立方公里,占地球液态淡水的22%,比世界面积最大的淡水湖苏必利尔湖的储水量大一倍,比北美五大湖的储水总量还多,堪称世界最大的水库。

贝加尔湖水量动态变化平衡,平均每年收入和支出量相等,都是70立方公里。假如贝加尔湖是空的,全球所有大小河溪的水都向它流进来,大约需要一年时间才能灌满。

世界一些著名的大湖几乎都是在逐年减少水量,可它却在逐年增加,面积也在缓慢而持续地扩大。如果有一天554条注入的大小河溪全部干涸,它也能保持安加拉河流淌400年

贝加尔湖享有西伯利亚明眸的美称,它是怎么形成的呢?

据推测,大约在2000万年前,这里曾发生过强烈的地震,地壳岩层发生了大断裂,一大块土地塌落下去,形成了巨大的盆地,这里所有的动物、植物都葬身地下,只有急流的河川没有消失,向着盆地飞奔而来,形成了瀑布,不断地注入盆地。

它有色楞格河等336条大小河川千百万年源源不断地注入贝加尔湖,只有安加拉河源于贝加尔湖,向北流去,奔向叶尼塞河。

因此大自然作为世间完整的、惟一的造物主也有它自己的宠儿:大自然在创造它时特别倾心尽力,特别精益求精,从而赋矛它特别的权力。贝加尔湖,毫无疑问,正是这样的宠儿。

贝加尔湖确实有很多美丽的地方,但又令人难以说出哪儿最美。在东岸,奇维尔奎湾像王冠上珍贵的钻石一样绚丽夺目。

从湖的一侧驶向奇维尔奎湾,可看到许多覆盖着稀少树木的小岛,它们像卫兵似的保卫着湖湾的安全。湾里的水并不深,夏天在克鲁塔亚港湾还可以游泳。

在西岸,佩先纳亚港湾像马掌一样钉在深灰色岩群之间。港湾两侧矗立着大大小小的悬崖峭壁。这里是非常适合疗养、度假的地方。在这里,可以看到被称为贝加尔湖自然奇观之一的高跷树。

树的根从地表拱生着,成年人可以自由地从根下穿来穿去。它们生长在沙土山坡上,大风从树根下刮走了土壤,而树根为了使树生存下来,却越来越深地扎入贫脊的土壤中,这是树的顽强和聪明。

湖岸群山环抱,溪涧错落,原始森林带苍翠茂密,湖山相映,水树相亲,风景格外奇丽,被伟家契诃夫誉为瑞士、顿河和芬兰的神妙结合。

贝加尔湖就像一弯月牙,在冰天雪地的西伯利亚版图上从西南向东北方向延伸。一提起贝加尔湖,似乎就是一个冷字,其实不然,初冬时的贝加尔湖虽然冷,但绝不苦,漫漫白雾笼罩着湖面,宛若美丽的姑娘蒙上羞涩的面纱,分外妖娆。湖水清澈见底,连水下40米深处的鱼和石头都清晰可见。

“志武,救国,文强,你们看到这篇文章时是不是感觉太美了?可这里也有感伤,汉苏武在这里经历了十九年的孤独岁月,证明了我中华民族百折不挠之精神

。我只有一个要求,你能不能让我们全家在当年汉将军霍去病饮马长啸的地方吃上那里的炖鱼呢?”

“保证完成任务,我会在湖边恭候您的到来。”

“那好,这个方向我可就交给你们两个了。”

朝进东门营,暮上河阳桥。

落日照大旗,马鸣风萧萧。

平沙列万幕,部伍各见招。

中天悬明月,令严夜寂寥。

悲笳数声动,壮士惨不骄。

借问大将谁,恐是霍骠姚。

“叶叔,您的这首诗让我想起我上学时读过的一首短歌。它代表我们此时的心情。”张救国接过话题。

北走出雁门,西行渡临洮。

问君何所往,饮马长城濠。

旧隶羽林籍,新佐霍骠姚。

长揖请论事,军门夜横刀。

一麾入虏穴,义激天为高。

飞鸟不敢下,边秋气萧条。

安边主将略,汗血诸军劳。

男儿重知己,慨然生死交。

生死且不顾,论功徒尔曹。

“好一个

男儿重知己,慨然生死交。

生死且不顾,论功徒尔曹。

我和你们叶叔等着那一天,可不能让我们空欢喜一场。”贾莹难得严肃一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