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383章 乌兰巴托

第三百八十三章 乌兰巴托

1947年3月12日,乌兰巴托,一座曾经辉煌不已的塞外古城,如今却笼罩在一片血雨腥风前的阴云之中。(《界》xian??jie.me《说》网)【.b.?新.】

蒙古圣山脚下阴森飘扬的苏军军旗,广场上荷枪实弹的士兵,大街上川流不息的军车,随处可见的防御工事和不远处清晰可见的炮火,这一切都清楚地说明了一个令人恐惧的事实,战火终于就要燃烧到这座城市了。

在地图上看,乌兰巴托被由横穿全市的图拉河分成南北两部分,色勒博河曲北向南将乌兰巴托市区分为河东、河西两部分。

乌兰巴托南北两面是连绵起伏的群山,清澈的图拉河从城南的博格多山脚下自东向西缓缓流过,东西两面为广阔的草原。

最初,苏蒙混合骑兵机械化集群伊萨-亚历山德维奇-普利耶夫上将指挥的两个苏军机械化师和蒙古骑兵部队两个师,一个机械化团都部署在图拉河以北地区。

同时,两个师还有少数兵力和其它蒙古部队一道并肩在图拉河西岸的平原作战。

当天,中华军和蒙古内卫旅炮兵的炮火不仅仅落在了苏军第26,27师士兵们的头上,还一直蔓延到了整个城市内--这也是此次大战时期最猛烈的炮击之一。

一名名叫托普-舒尔茨的苏军少尉回忆了当时的情景:“天空笼罩着厚厚的烟雾,东面的地平线上升起了成千上万道礼花,在晨曦中显得格外耀眼,如果忘记这可怖的战争,这是多么壮丽的景色啊!

它们齐齐地穿破夜空,划着美丽的弧线向北岸阵地飘去,可惜这不是节日的烟火,而是中华军的斯大林管风琴!所有阵地顿时陷入一片火光之中,血红的色彩映亮了阴沉的夜空。”

围困乌兰巴托的是蒙古第1内卫旅和中华军第16装甲旅的第326,327重火力营,第425,426牵引火炮营,第226机步营,第125坦克营的联合部队,他们马上将矛头转向南北两山之间盆地的东区,北区和南区。

3月13日,正当苏军第26师牢牢坚守自己的阵地时,在他们东南面的第27师防线上的地段已被击穿,经过几乎2天2夜的血战,第1蒙古内卫旅的步兵占领图拉河以南地区。

3月15日在坦克和飞机的支援下,蒙古第1内卫旅步兵摧毁了防守部队最后仅存的一点战斗力,成功撕开了在图拉河北部的防线。

在工兵部队的紧张工作下,两座浮桥架了起来,现在,他们终于开辟了一条进入乌兰巴托市区的主要通道。

苏军马上意识到所面临的危险性,经过几小时的拼死反击,蒙古第1内卫旅的势头终于被抑制,短暂的危机暂时平息。

但是从长远来看,苏军也不得不被迫后撤,紧缩防御圈。

尽管损失惨重,乌兰巴托苏蒙守军目前还是顶住了蒙古第1内卫旅的压力,然而形势还是非常严峻。

一名苏联第26师的老兵回忆道:“我们打得不坏,但是中国人可以随时补充损失的人员和装备,对我们来说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一想到这点就会让人产生强烈的挫败感,这真令人沮丧。”

这名士兵的话可以说是一语中的。

1947年3月20日,由尼古拉耶夫-谢尔基诺-哈力夫中将指挥的苏军第28,29师从赛音山达发动了代号为一号的解围作战,其先锋第28师在经过短暂炮火装备的情况下突进了乌兰巴托以东蒙古第2内卫旅的战线。

虽然中华军情报部门事先知道哈力夫中将会从赛音山达增援,但结果苏军不计伤亡的行动完全达到了突然性和快速突破的效果。

200辆坦克的集团坦克冲锋使反攻的次日就将蒙古第2内卫旅击退了32公里远!

在突破取得成功后,援军先头部队还给乌兰巴托发来一封令人振奋的电文--我们正在路上,坚持住!

面对苏军增援部队的突破,蒙古第1内卫旅对此进行了大规模心理战。

例如,他们向守军广播道:“有人正在赶来,但是我们也会杀他。”和“蒙古兄弟是一家,杀死俄国佬。”等等。

虽然这些攻心战术对于蒙古士兵,尤其是未经历战火的新兵却打击不小,但是却没有丝毫影响到俄国人的士气,直到最后一刻他们都深信自己会被友军解救。

守军们对于援军报予的希望也越来越大。

3月25日,苏军第28师的先锋部队已经在3天内已经切入了40-48公里的崎岖地带,并且成功夺取了图拉河南岸东部的部分地段,现在他们离乌兰巴托剩下一半的路程了。

蒙古第1内卫旅旅长乌梁腾格尔少将向纳来哈机场发出了要求猛烈轰炸的电报,配属蒙古内卫部队的中华军一个攻击机大队向苏联援军发起了更猛烈的攻击。

乌兰巴托市内面临的补给危机已达到顶峰,现在守军主要的口粮就是一点马肉和稀汤。

虽然在乌兰巴托被围前已经有一些骑兵的战马被带出城外,但是仍然有超过20000匹马留了下来,这已经成了守军的一个重要的肉食来源。

凄惨的屠宰场面随处可见:商店内部,花园还有狭窄的街道上,到处都能听见马匹被屠宰时悲哀的嘶鸣,到处都能看到被宰割后血淋淋的马的残体。

而那些蜷缩在城内的地下室,防空洞和地底坑道中的平民们也在忍受着无尽的饥饿和恐惧。

在外围的战斗仍然在激烈的进行着,现在蒙古第1内卫部队将所有的突破能力都放到了包围圈的北面城区——这里聚集了苏军1个高射炮团,1个步兵团和第25师大约一半的残余兵力,他们面对的是由自行火炮,坦克,牵引火炮和工兵支援的中华军第16装甲旅的大部。

一位名叫王杰的《纪事报》记者这样描述到:“一片红色和紫色的天空笼罩着蒙古人的圣山,大炮的轰隆和机枪的撕鸣,混杂着盘旋的飞机引擎声,充斥着城市的每一处角落。

躲在临时路障后面或小心翼翼从一个阵地转移至另一个阵地的苏军士兵,在残余俄国坦克的支援下,一次又一次地向我突击部队反击,乌兰巴托的每一个保卫者都清楚这场战斗的重要性,因此他们始终坚定不移的多次冲向优势火力的敌人。”

激战在继续,守军补给状况也在持续恶化中。

3月30日,在向西伯利亚军区的电文中陈述到:“炮兵弹药已经全部告罄……燃油也所剩无几……伤员情况十分严重。”

与此同时,中华军攻击机大队以不间断的行动将赛音山达的苏联援军炸的尸横遍野。

随即,中华军第125坦克营,第226机步营配合蒙古内卫第2内卫旅对苏军残余部队展开了无情的追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