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387章 要改变方针

第三百八十七章 要改变方针

中华军和苏联的战争爆发前,海参威只作了对海和对空防御准备。该城的陆上防御配系从1942年2月起开始建立,由三个防御地区组成,即由前进防御地区、主要防御地区、后方防御地区所组成,但在中华军前出到该城的接近地时即3月30日,工事构筑仍未全部完成。

海参威的原有守备部队约有43000多人,野战炮和海岸炮约150门,海上防御则由海岸炮兵和在旅顺的舰艇承担。

中华军第5装甲旅于1947年3月15通过黑龙江突入远东地区占领双城子后,企图于3月30、31日或4月初从行进间攻占海参崴及附近地区。但守备部队在舰炮和航空兵的支援下粉碎了中华军的企图。

在最初的几次战斗中,城市的保卫者们表现了无比英勇顽强的精神。

在杜万科伊地区的几次战斗中,海军陆战队队员克拉斯诺谢利斯基中士,奥金佐夫上士,帕尔申中士和齐布利科少尉在营级政治指导员菲利琴科夫少校的率领下建立了不朽的功绩,在付出150人牺牲的掩护下,他们用宝贵的生命阻止了中华军坦克的进攻。

4月4日,保卫海参崴的陆,海,空军统一编入防区。

4月9日,堪察加防卫部队和库页岛所有部队也编入这一防区。

太平洋舰队司令奥克佳-布里斯基海军中将任防区司令,苏联第16集团军切列米索夫中将为分管陆上防御的副司令。

现在整个防区约有16万人,570门火炮,防空配系中有160门高射炮和300挺高射机枪。

海参崴及附近的三个机场上还驻有90—100架残存的飞机。

太平洋舰队的基本兵力已于4月初转移到堪察加半岛沿岸各港口。但有1艘战列舰、3艘巡洋舰及其它一些小型舰艇仍定期巡视这一带海域。

为了便于指挥,防区划分为四个防御地境,每个防御地境设一个师级指挥长。

有15000多名居民自愿参加民兵,其中的大部分由市防御委员会主席鲍里索夫派去加强部队

委员会并在陆,海,空军全体苏联官兵中广泛宣传苏联英勇保卫者的光荣传统,反复说明坚守城市和海军基地的重要意义。

中华军参谋部从行进间攻占海参崴的企图失败后,对该城发动了三次猛烈进攻。

第一次发生在4月11—21日。集中两个装甲旅,沿海边公路向东南方向实施主要突击,并从侧面的谷地实施辅助突击。经过激烈战斗,只在个别地段上突入前进防御地带不到十公里。

由于远东第2方面军马克西姆-阿列克谢耶维奇-普尔卡耶夫大将已经撤到堪察加半岛并被撤职,4月19日起海参威防区直接隶属苏联最高统帅部大本营。

此次进攻中华军人员和技术装备损失巨大,于4月21日转入有计划的围攻,并向此处调来生力军和更多牵引重炮。

苏军利用短暂的平静时机进一步加强城市防御。守备部队增加了从堪察加经海路调来的步兵第388师和9个补充营。

5月5日,中华军发起第二次进攻,投入三个装甲旅,275门155mm牵引火炮,650辆坦克,两个轰炸机大队162架飞机。

其中两个旅的兵力越过山地向南湾实施主要突击。一个旅的兵力沿铁路线实施辅助突击。

人员相近,技术装备的数量上几乎超过苏军三倍。尽管苏军英勇抵抗,中华军仍然顽强的楔入苏军防区。

5月10日,面临中华军突破南湾的危险局面。苏军统帅部采取了紧急措施,加强防区部队。

5月15日,一支舰艇队,包括2艘巡洋舰、3艘驱逐舰从堪察加给海参威运来了独立步兵第79旅,决定登陆后次日该旅实施反冲击,阻止了中华军的进攻。

5月18—20日,步兵第345师和1个坦克营乘运输船和战斗舰艇赶来。

5月25日,步兵第386师也赶到。

防区部队,在战斗舰艇和航空兵的火力支援下,实施反突击,击退了主要方向上的中华军,消除了中华军突破的威胁

驻扎在堪察加机场上的航空兵群,从5月7日一21日共出动1130架次。防区部队在舰队的舰艇和航空兵的支援下实施一系列反突击,并在个别地段上把中华军击退1—4公里。

其潜艇和鱼雷艇也在沿岸附近积极活动,把苏军给养、弹药、武器装备和补充人员仍源源不断地从高加索各港运到海参威。

仅1947年5月这一个月,水面舰艇和潜艇就向海参崴运去53500多名补充人员,15000多吨物资,并后送25000多名伤病员。

到1947年6月初,防区内已有165000人,600门火炮和追击炮。但只剩下38辆坦克和53架完好的飞机。

从有组织的战争初次发生起,对有准备的防御工事发动的正面攻击通常就是失败的,这个事实在军事史书中醒目地写着,所有将领都可以看到。

更为切题的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堑壕战——以后战争的这一阶段对此进行了几乎丝毫不差的模仿。

第一次世界大战已经为正面进攻盖棺定论,表明它是不能成功的,除非付出大量伤亡的代价,以致于所谓的胜利者一词变得带有嘲讽意味,因为在前线上两军对垒时与死神的约会中,没有任何赢家。

但是,人们并没有汲取这一教训。正是那些目睹过或者研究过第一次世界大战堑壕战的人们,在以后战争中又一次下令这样干。

结果是相同的--人员损失惨重,战术或战略上的效益却很小。

从战斗中所领教到的一点是,高明的将帅们与下令争夺山岭的将帅们那样行事。

高明的统帅不重蹈前人的覆辙。他们不把部队投入敌人严阵以待的战斗。恰恰相反,高明的统帅们出其不意,专攻敌人力量虚弱和组织薄弱的地方。

“建文,明白吗?我们没有虚荣心,也没有时间限制。”兰黎明看着盛建文。

盛建文狠狠地点了一下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