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402章 中亚目标

第四百零二章 中亚目标

现在,中亚这些地区被分割成如下五个苏联的加盟共和国。

哈萨克加盟共和国(人口一千二百万)成立于一九二○年。

吉尔吉斯加盟共和国(人口三百万)成立于一九二六年。

塔吉克加盟共和国(人口二百五十万)成立于一九二四年。

乌兹别克加盟共和国(人口一千万)成立于一九二四年。

土库曼加盟共和国(人口二百万)成立于一九一七年。

中亚的主要城市的人口如下。

塔什干:一百三十八万人。

阿拉木图:七十三万人。

卡拉干达:五十万人。

伏龙芝:四十三万人

杜尚别:三十七万人。

阿什哈巴德:二十五万人。

中华军兵力及部署情况

北方攻击群是张勇中将的第25,26,27装甲旅,共有3个装甲旅和30个独立肃清小队,11.6万人。

所谓的独立肃清小队是由孙二虎中将的狙击大队的狙击手和狙击大队自己训练的突击队员组成的清理顽固小股敌人的编制,一个小队35人。

主要装备有900辆主战坦克,2700辆步兵战车,4900辆装甲输送车,360门105mm自行火炮,360门155mm牵引火炮,180门227mm火箭炮。180架攻击直升机,230架多用途直升机。

出发地为通过塔城,第一目标为卡拉干达,下一个目标是阿斯塔纳。

南部攻击群是雷鸣中将的第22,23,24装甲旅,共有3个装甲旅和30个独立肃清小队,11..6万人。

出发地为通过伊犁,第一攻击目标为阿拉木图,下一个目标是塔拉兹,进而是塔什干。

盛建武上将率领第20,21装甲旅在奎屯作为预备队。

此外,驻扎在奎屯的航空兵第一飞行集群负责支援陆军,大本营预备队的三个运输机大队在兰州负责向新疆地区运输和保障军火。

这样中华军的进攻总兵力达到30余万人,火炮,火箭炮,迫击炮约2800门,坦克和自行火炮2700辆,各型飞机1900架。

苏军兵力及部署情况

在北部,是苏军第25集团军,指挥官是伊万-米哈伊洛维奇-奇斯佳科夫上将。

在南部,是第35集团军,指挥官是尼卡诺尔-德米特里耶维奇-扎赫瓦塔耶夫中将。

在后面,是作为预备队的第65集团军,指挥官是帕维尔-伊万诺维奇-巴托夫上将

由于都是普通的集团军,没有加强的编制。一个集团军一般有4-6个步兵师,有的还有1-2个骑兵师,1-2个坦克旅。人员在5-8万人不等,坦克和自行火炮不超过300辆,各型火炮不超过2000门。

可以这样认为,中华军一个装甲旅在装备上强过苏军一个普通集团军数倍,只是人数少,是百分之五十的水平。

战斗在南翼首先打响,雷鸣中将的第25装甲旅沿着公路在多用途直升机的引领下攻势凌厉,不到五天已兵临阿拉木图的城下,苏军坦克几乎消耗殆尽。

不得已,苏军将作为总预备队的中亚军区的近卫第3坦克集团军调入这一方向。

这种形式让雷鸣中将相信,只要把他的预备队第22装甲旅投入进攻,就能取得胜利。

总参谋部及时进行了分析,他们对有红旗,近卫字样的部队格外注意,总参谋部通报盛建武上将下令雷鸣中将停止进攻。

与此同时,奎屯机场一个轰炸机大队和两个攻击机中队在一个大队战斗机的掩护下直奔阿拉木图。

天气变坏了,无论是苏军还是中华军,飞行都被禁止了。

由于先前中华军空军对地面目标的攻击是如此有效,反而在某种程度上降低了中华军地面部队的作战意志,空军报怨道地面部队越来越依赖于空军的支援,在缺乏这种支援的情况下,他们的进攻热情就会大大降低。

而地面部队也报怨空军的支援不够及时,对此王胜强上将回答道--步兵必须明白空军的每次出击都需要时间准备,飞机必须要加油装弹,而飞行员也需要有起码的休息时间,而且为了获得最大的效果,空军必须把兵力集中在最重要的地段。

在参战者的耳边,数百辆坦克发动机和履带汇成一片的轰鸣持续了一天。

在他们就被黑色的浓烟所遮蔽,大量被击中的坦克像火把一样熊熊燃烧,连瓢泼的大雨都没有办法熄灭它们,恶战中的杜尚别城外流淌着鲜血,蔓延着烈火,撕碎着钢铁

战争的魔影光怪陆离,一些苏联坦克被中华军坦克穿甲弹击穿后引发了弹药殉爆,炮塔被掀起后旋转着飞向天空。

在失控后撞成一团的坦克间,逃出来的坦克手被压成肉泥,烧死的坦克手焦黑变形的尸体横布草原,侥幸存活下来的则躲进最近的壕沟内,寻找回到己方阵地的机会。

有时候,在一个壕沟里,还会同时出现双方的幸存者,一个负伤的中华军军官就在这种情况下遭遇了两个坦克被击毁的苏联坦克手。但生死挣扎中的双方都没有了继续互相残害的劲头,只是互相对视了一会,然后就分开了。

以大量友车被击毁为代价,一些苏联坦克冲击到距离中华军坦克100-200米甚至几乎面对面。

中华军坦克手从光学仪器中就能清楚地看到拴在苏军坦克上的双手柄锯土木工具,看到出现在反坦克炮护板上的苏军炮手红红的紧张的面孔。

但也有苏联坦克因为冲得太猛,又没有及时观察周围的情况,结果错失对已经近在眼前的中华军坦克开火的机会。

在苏军坦克的不断冲击下,中华军坦克手的神经也几乎崩溃。中华军一个坦克车长后来描绘道:我们也快顶不住了,这是我第一次和这么多敌人战斗!可怕的战斗!他们似乎要围起来将我咬死。

中华军装甲步兵和搭载在坦克上的苏军布兵也卷入了坦克之间的搏杀。在中华军第175营和第351营阵地上,105mm自行火炮,不断对逼近的苏军坦克进行直瞄射击。

中华军步兵则用反坦克火箭筒近距离击毁落网的苏联坦克,负责掩护的步兵并和从坦克上跳下来的苏军士兵厮打成一团。

而当中华军坦克反冲过来时,一些苏军坦克搭载兵甚至排成战斗队形,顶着对方密集射来的榴弹冲锋然后大片倒下。

但在苏军轻武器的射击下,也有中华军坦克的观瞄装置被打坏,一个中华军坦克炮手的眼睛还因此受伤。

但即使在如此残酷而混乱的战斗中,中华军士兵还维持着某些近乎迂腐的规则:一个被击伤的苏联军官丢掉手枪,并展示了医护人员标志后,中华军士兵就停止了对他的射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