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411章 感怀

第四百一十一章 感怀

1947年8月15日,中华军开始其对没有可供使用预备队的伊尔库斯克发起攻击

由于苏军正在准备大规模的反攻,因而将所有可供使用之预备队集中在新西伯利亚和克拉斯诺亚尔斯克,中华军最初之进攻企图将两个苏联军队集团分离开来,即切断苏联伊尔库斯克和外部之间的联系。

之后数天双方爆发激战,此外,苏联伊尔库斯克以西的部队在中华军空军猛烈地打击下缓慢的后撤,并不断阻击中华军尝试突破伊尔库斯克以西防线的行动。

中华军经过激战后,最终在1947年8月24日攻占安加拉河以西所有地区。

8月25日,中华军占领安加尔斯克,但苏军的抵抗仍然顽强,战事的结果未分胜负。

据报道,斯大林询问朱可夫是否可以坚守伊尔库斯克,并命令他诚实地回答,朱可夫回答说这是可以的,但必须要有预备队的增援。

8月28日,中华军第13装甲旅攻占了横渡安加拉河在伊尔库斯克以北的一座铁路桥和一座公路桥。

安加拉河是伊尔库斯克城前最后一个天然障碍,这里距离伊尔库斯克城市中心小于15公里。

中华军在公路桥渡河后,由于遭到苏联第53集团军的强大反攻而被迫后退,但牢牢控制了桥头堡。

在伊尔库斯克西北的铁路桥,中华军顺利到达伊尔库斯克城区以外,这里距离伊尔库斯克城市中心不多于20公里。

中华军将领已可以通过双筒望远镜看出伊尔库斯克的一些主要建筑物,此时的苏军严重地筋疲力竭,一些旅只剩下150至200名步兵,只是一个连的足额兵力。

在南面的主要公路桥附近,攻势在1947年8月18日展开,中华军第11装甲旅尝试攻克桥对岸的桥头堡。

由于参战的中华军为避免遭受许多损失,中华军在最初的攻势中每天只前进5至10公里。

此外,再加上中华军受到位于河中小岛上苏联第17集团军一个团的侧击,令进展进一步迟缓。

但是张救国中将仍然能继续展开攻势,他率领其部队展开攻击,于1947年8月22日攻占桥对面的诺格尔斯克区并包围了驻守在此地的一个苏军第17集团军的一个师

8月26日,中华军的坦克攻占卡希拉区,这里能控制全城所有的的主要道路。

作为回应,苏军在转天作出强大反击,苏联第17集团军达尼洛夫中将是仓促召集编成内的第173师,第9坦克旅,两个独立坦克团及训练和军校单位的学员在附近阻击中华军的进攻。

防御工事里,坚决的苏联守军,包括士兵和平民死守不退,没办法,攻击部队只好在南面调来107mm四管火箭炮对守军予以毁灭。

由于遇到苏军的密集防御,在遭到苏军第173师,第105近卫摩托化团的抵抗和苏联第17集团军第9坦克旅的侧击后,中华军的攻势在4天后才奏效,并付出了伤亡1000多人,损失十几辆坦克的代价。

张救国中将在其著作-《东线战斗生涯回忆》中将8月底的苏军比喻为头昏眼花的拳击手,他们摇摇欲坠的站着但是已经失去了击倒对方的力量。

苏军已经精疲力尽,只有五分之一的车辆仍然可被正常使用,步兵师只有五分之一到三分之一的兵力,严重的后勤补给问题妨碍运送各种装备到前线。

考虑迫使苏联剩余守军投降是艰苦的努力,但派遣坦克进入如此大规模的城市而没有步兵支援仍是非常危险的,要付出高昂的代价。

当时质量和数量上占优的中华军空军仍牢牢掌握制空权,两个攻击机大队共飞行了537架次并击毁了440辆各类车辆和装甲目标,并摧毁了15个火炮阵地。

1947年8月30日,当中华军于接近设在已成废墟的百货商场内的司令部时,马纳加罗夫上将投降了。

111000名劳累、染病及饥饿的苏军士兵被俘虏,这其中包括3000名罗马尼亚士兵,他们来自罗马尼亚第20步兵师、第10骑兵师及沃伊上校的特别支队。

中华军在伊尔库斯克的攻势停止了,张救国在他的日记中写道:“对伊尔库斯克的攻势停止了,我们胜利了,苏军俘虏大约有十二万人。”

根据中华军纪录片-伊尔库斯克战役指出,超过11000名苏军士兵在正式投降时拒绝放下武器投降,大概他们认为因战斗而死亡是优于在中华军集中营缓慢地死去

他们躲藏在地下室和下水道继续抵制,但在1947年10月初,剩余的小型和孤立的包围圈亦投降。

根据中华军的情报文件中显示,在这时期共有7418人被打死,2646人被俘。

令中华军惊喜及斯大林失望的是,俘虏中包括8名将军,斯大林在克里姆林宫的办公室里极为愤怒地说道:“这些人本来可以摆脱所有的痛苦并保有不朽的荣誉,但他宁愿做一个可耻的罪人。”

苏联传媒当时没有公布伊尔库斯克战役的任何消息。

直至1947年12月底,才在媒体上承认失败。

这标志着苏联政府首次承认其武装力量在中苏战争中失败,这是苏联军事二战后第一次遭到重大挫折。

在伊尔库斯克的惨败对苏联而言在规模上算不得空前的,但战略意义上均是无与伦比的,这意味着贝加尔湖以东地区整体的陷落。

叶奋韬站在贝加尔湖的岸边,他心情澎湃。

从岸上看去,湖水有时湛蓝,有时碧绿,有时呈蓝色,有时呈灰色、白色。

如果在不同的时间看湖水,它就以不同的色彩和姿态迎接你。

湖水有时像大海一样,波涛汹涌,一浪接一浪拍打湖岸。

有时又像西湖一样恬静,微微地泛着涟漪。

湖水的波纹或大或小,或圆或平,变幻无穷。

远处水天相连的地方,有时浑然一体,分不清水和天。

有时蓝白分明,可以清楚地看到远山。

海鸥非常多,成群成片,这种雪白的水鸟,一会儿冲上天空,一会儿落在水面,在水上自由自在地飘浮着

远处传来蒙古传统的呼麦,那是人类最心底的歌唱。

白云飘渺毡包安祥,马头琴荡出片片悠扬。

清清河水滋养千里牧场,油油碧草爱抚肥美的牛羊。

大地凝听着滴露细碎的柔肠,英雄的传说伴着马奶酒袅袅飘香。

秋风送来第一捧苍凉,远山暮霭铺陈出苍苍莽莽。

粗犷与柔情同时登场,沉浮起落 回旋着阵阵悲怆。

骏马嘶鸣疾驰的背影,踏破奄奄黄昏暖融融的残阳。

飞瀑轰鸣河水激昂,群狼啸聚起伏短长。

吐纳混元空谷鸣响,万马奔腾长空浩荡,烈酒烈焰浇洒出烈烈刚强。

马蹄铮铮大地震颤,雁阵翻飞唳声高亢。

猎猎旌旗长驱突闯,雄鹰直击九天虹光,穿云劈雾开创乾坤朗朗。

闷雷重击低沉的压抑,狂风席卷凌厉的怒吼。

金铁齐鸣刀剑相交,声浪滚滚山倾水倒,英雄豪气在奔腾的草原熊熊燃烧。

篝火映红溢满胜利的脸庞,狂歌热舞灵魂贲张,**颂念缭绕的梵音传唱。

瀚海山巅浑然一腔,苍穹在上天籁共响,草原上回荡着淋漓的酣畅。

唯有。

唯有草原上的王者。

还独自在旷野仰头凝视长空深处的天狼。

“诸位,我们要在这里建一栋房子,我们的孩子就可以世世代代来这里了。”

所有的人重重的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