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413章 孤胆英雄排二

第四百一十三章 孤胆英雄排二

突然,领头坦克的乘员都听到他们坦克的旁边有坦克的声音,麦加利中尉的t-10坦克全速超过了他们。

随后传来当天的最后一次无线电通讯:“王勇,自己小心!我去占领石桥!尽量跟在我后面。”随后,麦加利中尉的t-10坦克高速驶向石桥,消失不见了。

王勇少尉刚要继续前进,就在那时一辆t-34-85出现在燃烧着的m-4坦克的后面,这辆苏军坦克缓慢驶向石桥,试图封锁剩下的t-10坦克的逃跑路线。

炮手还未接到命令就本能地将一枚穿甲弹推进炮膛并瞄准了t-34-85开火,炮弹击中苏联坦克炮塔和外壳之间

t-34-85冒烟了,但还是驶上了石桥,t-10的第二枚炮弹正好使t-34-85停在石桥远侧,堵塞了t-10的路线。

王勇少尉命令驾驶员向前行驶到被击毁的t-34-85那里,把它推到一边,道路被扫清了。

t-10驶到桥上:“我们做到了。”王勇想。

此时,一名苏军士兵跑到桥下,一根长电缆从手里的黑色的盒子中连出来,片刻之后,不可想象的各种巨声回响。

片刻的黑暗之后,他们看到坦克的后部抵达坚硬的地面时桥倒了,但剩下的两辆t-10坦克还在对岸。

王勇少尉的t-10坦克驶上隘路。苏军在拐弯处架起了一门76mm反坦克炮。

王勇少尉看到大炮后,大声对驾驶员喊道:“李欣,加大油门!”

驾驶员李欣下士踩下加速踏板,t-10坦克的引擎巨大的加速能力拯救了全体乘员。

反坦克炮不能使用了,它的炮管撞上t-10坦克的前坡并被压的向下弯曲,大炮被t-10坦克的外壳碾碎。

反坦克炮不过如此!t-10坦克的引擎轰鸣着。

李欣下士降低速度,t-10以更慢的速度前进,他们想要找出麦加利中尉在哪,还要帮助被困在损坏的石桥另一边的同伴。

突然,t-10坦克前方大约30m道路到了尽头。

那里,中华军工兵炸开了一条宽阔的反坦克战壕,同时把已有的平行与小河的战壕延伸了。

t-10坦克小心地驶到战壕那里,这时乘员才发现了麦加利中尉的t-10坦克,炮塔已经变形的不成样子。

王勇少尉的乘员只能找到一种解释:也就是穿过石桥驶过隘路后,麦加利中尉和他的坦克没有转向南方而是不得不沿战斗群在夜间走过的旧路返回

同时,工兵在路上设置障碍降低了苏军追击的速度,而这条新的反坦克战壕正是使麦加利中尉毁灭的原因。

在王勇少尉还在担心另一辆t-10坦克的乘员时,他的坦克陷入猛烈的炮火之中。

“左边来的反坦克炮火。”

t-10坦克已经在公路上,没有掩护也没有火力支援。

突然,李欣下士叫道:“右边!”

右边两三名苏军士兵向t-10坦克跑过来,李欣下士开始旋转炮塔,无线电通讯员包强向右尽量旋转坦克机枪向苏军的方向射击,同时王勇少尉打开舱盖扔手榴弹。

因为坦克不能转向,李欣下士开始慢慢倒退。

他必须避免履带从驱动轮上向里脱落,因为那意味着坦克停止以及全体人员的死亡。

在李欣下士的小心操控下,t-10坦克来到一条不熟悉的公路的分叉口,路上布满了小弹坑,但坦克还是能够通行的。

t-10坦克驶上这条公路。

突然,乘员们看到前面路上被埋了,看起来显然是匆匆忙忙地,那是10m宽的苏军地雷带。

好像这还不够,t-10坦克又被从后面击中了,幸运的是,它还在行驶。

驾驶员李欣下士将t-10坦克退后一点停了下来,然后又向前开去,坦克的前面又出现了地雷。

最后时刻,李欣下士急剧左拐让t-10坦克在泥泞的路上转了半圈滑向苏军地雷。

地面发出卡嗒卡嗒的声音,但地雷没有爆炸,地雷向左右滑出公路,掉入战壕,最后的障碍被清除了。

不久,他们找到了自己的坦克连。

战斗结束了,王勇少尉不可能再次尝试通过石桥进攻

他的t-10坦克还能够使用,但燃料和弹药几乎用光了。

此外,步兵已经归建,不再能够为t-10坦克提供掩护了。

通过麦加利中尉所在坦克排对抵御强大的苏联步兵和坦克部队的贡献,这个排被授予孤胆英雄排的光荣称号,并被永远保留番号。

这个小型的坦克战斗群转移到纳尔瓦村,同时,中华军第10装甲旅的坦克战斗群来到附近。

随着中华军第10,11,12装甲旅的主力部队到来,苏军又开始了大溃退。

1948年6月25日,王勇上尉和他的坦克连在鄂木斯克火车站击毁41辆苏联坦克,他本人击毁了13辆苏军坦克。

两个月以后,王勇中校带领的第202坦克营第一个冲向被包围的苏联城市新西伯利亚。

中华军的战术非常明确,趁苏军陷入慌乱之际,从正面加快进击,其战术精妙之处在于形成了一整套花样百出的打法。

先迂回包抄,将苏军围起来,然后逐一分割,大饼换小饼,慢慢嚼,直至引蛇出洞。等你走投无路,想方设法突围时再来个半路伏击,快速的突击队总是行动的先锋。

苏军的意志被完全击垮了。

一般到了战役后期,一个团的苏军加上炮兵部队配合都冲不开中华军一个机步连驻守的阵地,中华军只要再派一个机步连,就能将它打得落花流水,直至灭得一个不剩。

现在的苏军俘虏已不是一个两个,而是成群结队。

这种东西少了稀罕,多了还嫌,可你问他们为什么不抵抗到底,他们会一脸尴尬地告诉你:凭良心说,苏联士兵不愿这么做!

这些苏联俘虏个个面黄肌瘦,有的只剩一条沾满泥水的短裤,一副肮脏不堪的样子,昔日的威风已荡然无存。

但他们想不到的是,迎接他们的是丰富的食品和干净的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