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416章 勋章和认识

第四百一十六章 勋章 和认识

以下是《纪事报》的描述。

之后,卡洛斯少校命令所有t-10坦克集中到村北路口,一字排开向西南方向警戒,第470牵引火炮营的车辆和牵引火炮则迅速穿村而过,向北驶去。

不久,远处西南方尘土飞扬,苏军大部队的坦克、卡车、弹药车和机械化步兵浩浩荡荡地开了过来,25门105mm坦克炮调整了角度,一齐开炮,远处的公路立刻变成了一片火海。

15分钟后苏军撤退,只剩下一片狼藉的苏军各式车辆残骸,散落在道路和树林间冒着黑烟。

战斗结束后,卡洛斯少校草草清点了一下,又击毁了至少26辆不同型号的坦克和驱逐战车,其它车辆则更多……

纳瓦霍夫村强袭战之所以出现这样的结果,卡洛斯少校和部下的训练有素、配合默契固然重要。

但是苏联坦克兵仗着自以为数量上的优势轻敌大意和卡洛斯少校能够根据有限的情报迅速作出正确的判断也是左右战况的重要因素。

他因此次战绩于1947年7月27日成为中华军第5名中华魂一级勋章获得者,同时晋升上校。

6月13日的波村之战,苏军共损失37辆坦克和30辆其它战斗车辆,其中23辆坦克,20辆战斗车辆是这个小型战斗群包办的。

王勇少尉直到战斗结束后一个星期才清楚遗留下来的两辆t-10坦克的乘员的命运

当麦加利中尉的坦克到达反坦克战壕,所有的乘员都受了伤,遭到了保卫战壕的苏军的袭击。

当横穿公路的时候麦加利中尉已经受了很重的伤,鲜血已经流满了整个座椅。于是,他把手枪举到前额自杀了。

其他的乘员冲出已经损坏的坦克在战壕中用手枪和冲锋枪保护自己。

安家盛军士的t-10坦克在石桥上被拦截了,炮塔被一发炮弹直接命中。军士和他的炮手被击毙,其他人成功逃脱。

坦克乘员不得不放弃他们的坦克,他们来到开阔地的侧面,穿越小河,也来到了反坦克战壕,他们同样用轻型武器保护自己。

短暂交火之后,乘员中有三人成功地安全来到石桥另一边,他们希望徒步突围。

当他们商讨怎么做时,他们遭到了20mm机关炮的射击。王家琪下士受了致命伤,其余两人抵达了中华军阵地,并且都在这次战斗中活下来了。

斯科沃夫村战斗是惨烈的一天,中华军以8名坦克乘员的死亡以及两辆t-10坦克的损失结束,苏军在交战中损失了8辆t-34-85坦克,6门反坦克炮,两门20mm机关炮以及多辆车辆。

除了获得孤胆英雄排的集体荣誉,麦加利中尉和王勇少尉被授予中华魂一级勋章,其余人授予中华魂二级勋章。

在颁发勋章的仪式上,一个只有七岁的男孩在一位悲伤却没有眼泪的中华军上尉军衔的少妇的身边,当喊道麦加利中尉的名字,整个大厅都听到那个男孩稚气的声音在大声的喊着:“到,听候长官下一步命令。”这是麦加利中尉的儿子。

这一刻,在场所有的军人向这个稚气的孩子庄严地敬礼,此时,在场的人看到了真正的中华魂,麦加利少尉不死的战斗之魂。

这是《纪事报》每日战况报道栏目记者李强的报道,请关注更多相关的报道。

第102坦克营指挥官苗成林中校,没有能力增援麦加利中尉的部队

他接到了旅部的命令,营所有可用的t-10坦克和受到重创的第337自行火炮营以及第440牵引火炮营三连的部队组建成一个战斗群,他将用这些军队控制从斯科沃夫村到雅夫勒卡村之间的区域,坚决抵挡苏军的渗透部队,等待主力到来。

这将是图伦整个防御线的关键。

稍后第10装甲旅第535工兵营二连的部队和高巧伟少校麾下的第821医务连也将置于他的指挥之下。

整个战斗期间,苗成林中校利用有限的兵力,防止了苏军一个近卫步兵师和一个坦克团的攻击,稳定了防线。

1948年4月20日,他接替在空袭中牺牲的张云天少将出任第10装甲旅指挥官,并晋升少将军衔。

1948年8月,作为中华军先锋装甲旅的第10装甲旅,将对新西伯利亚的苏军发起猛烈地攻击。

尽管天气不佳,但中华军第二飞行集群指挥官詹姆斯-沃德中将仍决定出动全部轰炸机和空军部队对苏军后方铁路线进行攻击,攻击的效果是十分明显的。

七月二十五日,苏军西伯利亚军区近卫第7集团军米哈伊尔-斯捷潘诺维奇-舒米洛夫上将向苏联最高统帅部发电:“一切撤出后贝加尔军区部队的努力都失败了。”

中华军的包围圈合拢了,苏联远东军区和后贝加尔军区已经是囊中之物。

中华军的各类勋章是这样规定的。

中华魂-颁给陆军作战部队,分一级,二级,三级。

华夏魂-颁给空军作战部队,分一级,二级,三级。

民族魂-未来准备颁发给海军作战部队,分一级,二级,三级。

大汉魂-颁发给各军种王牌战斗英雄,各兵种标准不同,分为特级,一级,二级,三级。

牡丹勋章-颁给各级情报人员,分一级,二级,三级

君子兰勋章-颁给各级后勤保障部门,分一级,二级,三级。

美国作家海明威说过:一个人可以被消灭,但是不会被打败。

对应海明威这句的,是一句中国古话:“三军可以夺帅,匹夫不可以夺志”。

这一中一外的两句话,都想说明一个道理:一个民族真正的失败,不是军事上的失败,而是精神上的消亡。

中国人不少文化底蕴,那么缺了什么呢?

那是尚武精神。

这个原因世所共知——自武将赵匡胤拥兵自立为帝,成为宋太祖后,恐人效法自己篡位模式,遂实行崇文抑武国策,富贵须从书中求,汉人便远离了尚武精神,变得愈加文弱。

为什么唐朝能将华夏文明置顶,而文化登峰造极的宋朝却把华夏文明送入虎狼之师的口中?

比之大唐,宋朝衰究其全面原因,至少有三大失策:

1,中央集权下的文官政治内耗严重。

2,儒家收紧,进而接受理学改造,国民精神全面雌化。

3,中原文化与外族文化的融合被割断。

所有这些失策,都是赵氏家族防内不防外小算盘的得意之作。

宋军的功能主要不是抵御外敌而是吓唬国内百姓。宋文化及其经济成果被后人津津乐道,甚至一度与盛唐等量齐观,但是,单项成就毕竟不能弥补政治与精神的损失。

就民族之势而论,有钱有文化的宋人活得并不滋润,甚至很窝囊。

汉魂失血于宋代是不争的事实。血之不存,魂将安附?华夏文明于宋代被牧马人吞没,实属三大失策自取之祸。

摘自首次颁奖勋章仪式叶奋韬的讲话-《纪事报》记者李颖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