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425章 讲话记录

第四百二十五章 讲话记录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今日中国之崛起,若言是全体国民之力,则此力之肇始,非在近年,乃在百年以前。百年以来国民救亡图存意志不竭不息,方有百年中国历艰难困苦终于巍然屹立。

而国民意志之接力及薪火相传,有赖先生。

先生者,不唯指教人知识的人,更指言传身教以处世立身之道的人

生于乱世,颠沛流离于战火年代,先生们不求苟全性命、不求闻达,为国传承与担当,像庇护小鸡的老母鸡一样,以弱身御强世,对学生教之导之帮之扶之惜之爱之,提供学问坐标系和人格营养,示范风骨与风度,为后辈的成长赢得时间、空间和方向感。

1934年北平学生为反对政府对日不抵抗政策,组织请愿团赴南京,燕京大学学生宣布罢课。

处分学生吗?司徒雷登校长召开全校大会说:“如果此次燕大学生没有参加请愿,那说明这些年来我的教育就完全失败了。”深明大义如斯。

路易-艾黎,这位1927年就来到中国的新西兰人,1942年后与英国记者乔治-何克在陕西双石铺创办了培黎工艺学校,两年后迁至甘肃山丹,近600名学生半工半读,让他们手脑并用,创造分析。

他在此9年,为学校经费卖过汽车,为学生温饱动用了母亲的1万美元退休金,为保护学生跟驻军吵,为中国培养了一批工程技术人才。

赵元任陪罗素的一年讲学,徐志摩陪泰戈尔的五城演讲,杜威26个月的200多场讲演,燕卜荪在北大和西南联大的数年教书,都丰富了中国当时先生的内涵。

中国大学最美的第一个时期的标志是,要美在气象更新,美在人材辈出,也美在先生辈出。

教育者,养成人格之事业也。蔡元培先生语告诉我们,作为先生们,要少专家,多杂家,即在多个领域都是专家。

更要擅长个性教学法,有知识,更有情趣。

有性格,更讲人格和品格。

教学相长,更倾力爱护学生。

不独守三尺讲台,更在广阔的社会舞台上展示大国民风范。

学贯中西,更想回中国致用。

热心时政,更能为国家担当

跟有血有肉的先生们相比,作为思想资源和社会武器的两位先生影响力更大更广-德先生(民主)和赛先生(科学)。

大家知道二位先生是1919年由陈独秀先生通过《新青年》引进的。

《新青年》云:“我们现在认定只有这两位先生,可以救治中国政治上,道德上,学术上,思想上一切的黑暗。”

“若因为拥护这两位先生,一切政府的压迫,社会的攻击笑骂,就是断头流血,都不推辞。”

先生们以不同的方式拥护和争取着德先生和赛先生,并将他俩传给一代代学生。

赛先生在今天比德先生更有地位,但德先生也落到实处,才是国家和公众的福祉。

说到底,先生们所有的努力,就是让这个国家每个人的心里,都住着德先生和赛先生,并真正地享受到这个国家的美好,这个世界的尊重。

我说的先生,也许是小学教员,也许是大学教授,也许是躲在课本背后的无名英雄。

先生,也许是学术大家,也许没有什么大学问,也许小节有亏,但大节不乱。

先生,纵你已成人,他已过世,他仍对你有影响,你仍尊其为先生。

云山苍苍,江水泱泱,先生之风,山高水长。

百年看先生,徒见其背影,国家要进步,先生多多益善。

摘自在中华教师联合会上的讲话。

义父是一个在战略上可以给予知道的人,其中充满着对人的关怀,这使得每个中华军的战士感到生命的尊严,甚至他的敌人也不例外。

朱可夫会决定将擅长快速攻击的我军拖入静态的消耗战中,实际上是以刻板的教条的思想看待战争。

在战争中,战略战术是可以互相转变的,不能机械地认为某种策略就一定是战术或战略,要以当时的实际情况而定

政府官员的撤退会导致普通民众的恐慌,很多平民会尝试逃离,蜂拥登上火车及阻塞出城的道路,这时我们不要攻击。要记住,任何针对平民的袭击都是犯罪。

一些历史着作称,二战时斯大林对德军闪电进攻缺乏足够的心理和实战上的准备,显得猝不及防。

这一说法与事实不符。苏联内务人民委员会组建的契卡战斗小组,负责守卫重要的目标,非不得已,不要进入巷战。

一般情况下,我们攻占的地方,苏联人为了日后开展地下抵抗运动,还会有秘密军火库,并事先在重要地点埋设地雷。甚至在教堂内都设置了爆炸装置。

军队会被旷日持久的巷战耗得精疲力尽,战争提前结束就不会有希望,这样士兵的生命就无法保全。

对照资料,大家普遍认为,二战时,德军在距离莫斯科城32公里处进攻受阻,不过已经成功拿下莫斯科近郊,毗邻洛布尼亚的克拉斯纳亚-波里亚纳镇。

但最后付出巨大的代价,这只是一种虚荣心在作怪。我们没有非要攻取的目标,如果存在巨大牺牲的风险,我们宁愿放弃。至少我没有这样的虚荣心,我希望你们也没有。

古德里安将军曾将兵败归咎于俄罗斯的严冬。他说,如果不是严寒的阻遏,德国人11月份就在克宫里饮酒庆功了。

由于冰雪天气,坦克会深陷雪地,大炮也因燃油被冻无法开动,攻击力大打折扣。

所以,我要求参谋部制定作战计划时,要按苏联地区天气的事实情况,在并不太冷的气候条件下进行的作战。

准确的说,不要超过十月中旬。

在不同的时间内,我军曾攻占城市的百分九十的地区,然而苏军仍然进行激烈的抵抗。

这要求你们按实际情况,在避免伤亡的情况下作战。一定要记住,无论我们如何尊重荣誉,但人的生命是首先要考虑的因素。

摘自对中华军装甲旅旅级指挥官以上的全体会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