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430章 缺的是人才

第四百三十章 缺的是人才

“这里有一个问题,如果装甲部队遇到河流,障碍怎么办?”刘将军问道。

“我们的工兵对待长江这样的河流,可以在五个小时之内架设一座可以通过七十吨级车辆的能力,一天之内可以架设三条,远东渡过黑龙江就是例子。”

“我关心各个方向指挥官的协调问题。”白将军深有感触。

“不执行命令和迟误战机就地枪决,宪兵有这个权利,哪怕他是一个将军。我们这里没有派别,就是我也不例外,军法大于一切。”

“叶先生怎么没有来?”

“老叔不参合军事上的事,从来都是参谋部制定了计划,他签字生效。他自己说,外行不参合内行的事。”

“倒是很放心?”

“有军法,到时谁说了也不算,包括我老叔本人在内

。”

“清除队我倒很感兴趣,为什么占领一个机场只要两个小队,好像是一小队35人吧。”

“对此,刘将军和邓将军已经见过了。”

“建生兄,这里面的两个10人的狙击小队在只是轻武器的情况下,1000人也攻不上来。抗战时期,一个狙击小队就可以封锁日军一个县城。”刘将军解释道。

“对付我们的狙击手只有两个方法--对方的高水平狙击手,密集炮火覆盖,我们狙击手都是至少800米的控制范围。”

“这不太可能吧?”

“事实就是这样。”

二月份的天很冷,几人走出作战指挥中心的时候不禁打了一个冷战,只有兰黎明好像没有感觉天气的问题。

出来时天已经黑了,兰黎明陪着三个人回到叶奋韬的私宅。

宽大的客厅里,叶奋韬和张治中谈话甚欢,不时发出爽朗的笑声。

贾莹已经准备好了丰盛的晚餐。

“诸位,我代表二哥欢迎大家,没有什么像样的菜,都是家常菜,大家多担待。尤其是几位夫人更要多多包涵。”

“叶夫人,瞧您说的。我这个乡下人可是开了眼界。”张治中的夫人洪希厚站了起来。

“大姐,瞧您说的,都说的我不好意思了。”

“以后你们姐俩有的是时间。来,我们大家敬叶先生,多谢款待。”

“文白兄客气了。在座的,白将军那是诸葛再世,刘将军是军神级的人物,邓先生是我最佩服的政治家。多谢各位赏光,给我和中华军天大的面子,我们共同干了这杯。”

“邓先生怎么是你最佩服的政治家?”刚刚坐下的贾莹不解的问。

“这个你甭问,他的政治谋略无人可及,时间长了就明白了

。”

“奋韬兄,这个可不敢当。看看你手下的这些表面上看起来文质彬彬的悍将,谁有你这样的福气。”

“我只是说说我的战略,具体怎样布置我可不会。”

“我老叔已经虚伪了,过分的谦虚就是虚伪。

认为战争是为了在战斗中消灭敌人主力的观点继续影响——在许多情况中还指导了我们的思维,直到今天仍旧是这样。

第二次布匿战争中伟大的罗马军队统帅西庇阿不理睬敌军,而是出其不意地攻占敌军大本营、今天的卡塔赫纳,从而削弱了迦太基对西班牙的控制。

在1814年的拿破仑战争末期,盟军避开他的军队,而攻陷巴黎,从而使法国人民丧失信心,放弃努力,迫使拿破仑投降。

1864年底和1865年初,谢尔曼的军队很少打仗,但是却向佐治亚州和南北卡罗来纳州进军,从而破坏了南方人民打仗的意志,使许多叛军士兵纷纷开小差回家。

我们现在能够给战略或指挥战争的目的下定义了,这就是缩小抵抗的可能性。

这就是我老叔与众不同的地方,总是看到问题的实质。”

“如果我军出现在敌人必须迅速前往保卫的地点,那么敌人的精力很可能分散,并且很可能削弱其它地点的防御力量,或者将其放弃,因而促成自己战败,或者使自己失败无疑。

这就是刚才的作战计划的精髓,好像麦克阿瑟在太平洋那样,多出跳过重兵城市,辅以集中轰炸。不,是以轰炸为主,包围歼灭为辅。加之以诱降,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

“黎明,看到了吗?建生兄不愧为小诸葛。”

叶奋韬环顾了桌上的人们,这些时代的精英只要一个提醒就能明白:“建生兄,我有一个想法,不知您能不能屈就。”

“提不上,您请讲。”

“首先和诸位说一个大家想不到的事,戴笠现在是我的手下,现在负责整个东南亚的情报工作

。”

“这......。”

“建生兄,我想请您组织几个装甲旅的兵力。当然,300辆主战坦克,200辆步兵战车,1000辆装甲输送车,60辆自行105mm榴弹炮,100门155mm榴弹炮,30门227mm十二管自行火箭炮,这些装备都是要事先给您预备好。”

“白将军,最近研究的水陆两栖坦克生产定型之后优先给您。”

“奋韬兄,您下一步是要收复东南亚我们祖先的领土。”

“只是委屈您大材小用了。”

“哪里话?为了这个国家我可以做任何事。”

“您要在广西建一个训练基地,头批各独立部队和各一个营的装备和您一起回去。”

“您不怕我拿了装备干别的事?”

“不相信您我就不说了。”

“哈,哈,哈....”

“建生兄,你放心,我已经也是中华军的人了,我受奋韬兄之邀出任黑字军事大学的校长,我会给你配上空地一体的将才。”

“我还真想不到。文白兄,你我兄弟为祖国而战真是痛快。”

“飞行员还要在这里训练,等广西建好合适的机场再进驻。”

“没问题,我保证半年建好标准的机场。”

“好,我们说定了。刘将军,邓先生,不是我....。”

“奋韬兄,我明白,这让我思想很挣扎,要容我们一些时间。”

“为了我们这个苦难的民族,我是希望所有的中国人为她做一些事情。我倒是什么都不缺,但是实在是缺乏各类人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