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436章 远东陆地战结束

第四百三十六章 远东陆地战结束

在港口战斗结束后,中华军第5,6装甲旅即开始准备征服整个堪察加半岛,随着战斗的延伸,半岛上只剩下最后的要塞--帕拉纳镇。

该要塞原由苏军海岸团负责防御,可现在约有三个步兵师、一个骑兵师的大部和三个海军陆战队营。

中华军兵力为两个装甲旅和一个飞行集群,并对这次攻击进行了充分的准备

中华军遇到的第一个攻击目标是城南的机场。

1948年月27日拂晓,中华军对帕拉纳南郊的机场发动攻击,中华军军炮兵对事先标定的苏军堡垒发起空前猛烈的射击。

同时,远道而来的中华军空军也纷纷扑向既定的目标。这是一场惨烈残酷的攻坚战,苏军凭借坚固的阵地进行了异常顽强的抵抗,并一再发动反击。

强勇中将后来回忆道:“无论是大型据点,还是小型碉堡,苏军常常打到最后一人一弹为止。”

“双方都是寸土必争,每一个碉堡和每一条堑壕,都要经过浴血苦战。”

4月29日,中华军第5装甲旅的第260机步营攻克了帕拉那河以南的斯大林堡垒。

在这时,中华军的攻势就停留在这里,因为此时,半岛中部,南部的野战机场已经都被苏军炸毁,在这个巨大的堡垒,苏军死伤枕藉。

一位参加过卫国战争的苏军伤兵,依在堡垒的墙壁上,用粘满鲜血的手摸着被炸毁的残垣断壁,用剩下的一口气说:“斯大林堡垒,现在我可以无愧的去了。”随即倒地死去。

5月7日,中华军终于面对了西南流向的帕拉那河。

此时对岸的苏军已伤亡惨重,守护城南机场的一个师,有的连仅剩下七八个人了,苏军的忍耐力已达到极限。

河对岸的小镇,呈现倒收敛三角形,恰好像中华军的坦克进攻队形,城西还有一座完好的飞机场。

由于空中支援时断时续,为了最后夺取帕拉纳镇,强勇中将改强攻为奇袭。

5月9日凌晨,第五装甲旅派一个机步营在工兵营的帮助下,在苏军认为根本不可能发起进攻的地点--靠近河流入海口的地方,秘密渡过帕拉那河,从西面突然袭击苏军机场背后。

然后他指挥中华军主力在猛烈的炮轰之后发起大规模进攻,使城内苏军陷于腹背受敌的困境

帕拉纳,这个鄂霍茨克海沿岸的一小块地域,这个不大的地方曾经见证堪察加半岛苏军最后的挣扎,也留下了一段难以忘却的战斗经历。

1948年3月10日开始,中华军对堪察加半岛上的苏军发起了全面歼灭的战役。

除鄂霍茨克沿海小镇帕拉纳之外,其余所有堪察加半岛上的苏军都被中华军消灭。

斯大林不允许苏军向中华军投降,激战在所难免,苏军遭到重创,节节败退,已退无可退。

强勇中将又一次要求守军投降但仍被拒绝。

1948年5月20日,苏军变成反冲锋式防御作战,这一时期战斗激烈和惨烈,每当中华军占领一个堡垒,苏联骑兵就高喊着乌拉发起一次次的反冲锋。

苏军在几次战斗中顶住了中华军的猛烈进攻,巩固了防御,地面进攻陷于停顿。

苏军几乎所有部队都进行着战斗,但是遭受中华军的沉重打击,伤亡惨重。

半岛中央的野战机场在抢修着,帕拉纳镇西的机场,中华军的兵力已经加强到一个坦克营,两个机步营,一个自行榴弹炮营。

强勇中将已经没有必要强攻,堪察加半岛是一个独立的作战区域,没有什么时间的限制,他在等待空军的消息。

1948年6月20日,从堪察加半岛中央机场起飞的攻击机一个中队,将每架飞机上的四枚50公斤炸弹投到苏军阵地的上方,然后就是25mm机关炮的密集弹雨。

三个小时以后,第二批攻击机到达,重复着上一个过程。

三天之后,剩下的苏军精神即将崩溃。

又过了一天,苏联勘察加防区司令格涅奇科少将宣布投降。

勘察加半岛战役期间,中华军共投入总兵力为77000人,其中死亡1850人,受伤7501人,歼灭苏军总计75000多人,俘虏35000多人

1947年10月17日,原苏联师级政委格奥尔基-尼古拉耶维奇-日连科夫少将成立了乌拉尔-西伯利亚民族联合委员会。

在中华军的支持下,他开始在战俘队伍里招兵买马,正如他所预料的那样有大批战俘保证参加民族联合军。

中苏战争开始阶段,有32.4万苏联士兵被中华军俘虏。

成千上万的士兵为了避免牢狱之苦,加上各地平民们为了避免死于饥荒,便加入民族联合军。

很快,到1947年底,人数已经有大约十万人,其中有俄罗斯人,白俄罗斯人,拉脱维亚人,哈萨克人,哥萨克人,鞑靼人……

中华军是按标准给与的伙食,对苏军士兵来说,比苏军的伙食要好得多。

日连科夫除了手中的伙食配给,他手里还有一个真正致命的秘密武器--白酒。

也许对有的人没觉得这是非有不可的东西,但对苏联人来说,没有酒是.....

作为政委的日连科夫少将口才相当好,对普通士兵的心理也是了解的...

加上苏联根本没有战俘这个概念,只有--逃兵,祖国的叛徒和人民的敌人。

同时,苏联刑法典第58条也规定将被俘苏军战士的家属交法庭审判,同时将这些家属流放到边远地区。

大动荡年代人们为各自理想而战,不足为奇。

但是意识形态之争末了总会被事实证明相比于文化传统和种群延续发展而言,是那么短暂而啼笑皆非。

主义常变换,人要有盼头有尊严地好好活着才是真章。

于是,加入民族联合军的人每个人签下了一份发对斯大林的保证书。

现在,你可以叛变了,回到苏联贝利亚一定会和你谈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