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439章 对抗体系形成

第四百三十九章 对抗体系形成

马莫诺夫中将指挥残部依然在库页岛北部最后的城市亚历山德罗夫斯克顽强抵抗,有时战斗还相当激烈。

齐文强中将找到两名苏军战俘,给了他们很多干粮,还配备了一部最新式的报话机,然后让他们给马莫诺夫中将带去劝降信。

这两名战俘将劝降信设法交给了马莫诺夫中将的传令兵,但到了规定的时间期限,苏军仍未投降。

这两战俘为中华军的人道主义待遇所感动,竟留在苏军防线里,通过报话机为中华军炮火指引目标,一直到30日才返回中华军战线。

1948年5月1日,马莫诺夫中将终于宣布投降,此时的苏军,弹药和物资已经消耗殆尽。

苏军在库页岛那样被几乎完全孤立的岛屿上进行的抗登陆战,以六万之众,依托工事抗击了十几万中华军整整两个月之久。

若非后来苏军储备的弹药和物资消耗殆尽,恐怕中华军的胜利还没有这么迅速,马莫诺夫中将也因为以其谋略,坚韧,领导并组织了库页岛的抗登陆战,甚至赢得了中华军所有作战指挥员对他的尊敬。

叶奋韬亲自宴请了这个真正的军人,并邀请他担任黑字军事大学战术系的首席教授。

马莫诺夫中将看到中华军对待苏军战俘的态度,很后悔这样拼死抵抗导致几万人丧生

至此,原中国蒙古地区,原苏联远东地区,后贝加尔地区,西伯利亚东部地区除了少数苏军游击队以外,都已经在中华军的掌握之中。

战争期间,官方关于苏军作战损失的通报。

1947年11月26日,莫斯科宣布:“在6个月的战争中我们有35万人被打死,37.8万人失踪,而受伤者达102万之众。”

在整个1947年下半年,各条战线的苏军共损失:步兵武器147万件,坦克和自行火炮5500辆,75mm以上口径火炮7500门,各种口径迫击炮18500门,各型飞机8300架,载重汽车31800辆。

中华军死亡4.2万人,失踪7521人,受伤达12.3万人,合计减员为五个装甲旅的人数。

此外,中华军损失各型飞机,包括非战斗损失415架,主战坦克和自行火炮268辆,155mm火炮37门,各型迫击炮135门,各种车辆12535辆。

可以说,中华军取得了压倒性的胜利。

乌拉尔联邦是叶奋韬的一个战略部署,这样可以避免世界舆论的指责。

同时,通过它,一步步向西推进,逐步挤压苏联的活动空间。

时间紧迫,联邦必须尽快组建自己的部队。

当时,中华军已经给了日连科夫少将90个苏军标准野战营和其他一些分队的装备,这些部队以后通常被用来对付游击队,执行镇压屠杀抵抗者的任务。

在中华军中还有大约30万为中华军修建机场,基础设施,工程的苏军战俘。

中华军允许身着俄式制服的部队,他们的名称也可以突出了它们的民族个性。

很快,拥有3个标准师的乌拉尔民族联合军建立起来。

其中第101师由原苏军坦克师师长尼古拉耶夫-布尼亚琴科上校任师长,辖有16000人,包括三个机步旅,一个坦克团,一个炮兵团、一个反坦克炮兵营、一个工兵营

第102师师长是原苏军旅级政委谢尔盖-兹韦列夫上校。

第103师师长是原苏军少将、步兵军军长奥德耶维奇-瓦洛夫担任。

此外,还有几个武器修理厂。

在建立后的一个月,先后进行了三次规模较大的讨伐清剿活动。

一,阿穆尔州方面的清剿。

第102师在第103师的配合下,集中兵力在海兰泡以北地区对苏游击队进行了清剿,大小战斗几十次,营一级规模的战斗四至五次。

二,滨海州方面的清剿。

原苏联阿穆尔州的苏军游击活动并未因民族军的清剿而减弱,滨海州的苏军游击队以乌苏里斯克附近地区为根据地,活动日益频繁。

民族军痛感兵力不足,于是又增调第101和第102师至远东地区。

从1947年12月开始,民族军以第101,102,103师的兵力,对乌苏里斯克、苏城附近和乌苏里铁路沿线的游击队开始了讨伐,直至1948年2月。

三,后贝加尔州方面的清剿。

打散的苏军组成游击队在额尔古纳河与石勒喀三角地域力量发展迅速,多次击败了民族军部队的进攻,游击队发展到7500人左右,只是没有重武器。

他们经常对阿穆尔铁路的莫戈恰至齐洛夫斯科耶一段铁路,并包围了民族军的守备队,对民族军造成了严重威胁。

1948年1月,民族军主力全部开抵后贝加尔地区并对苏军游击队进行了讨伐。

与此同时,日连科夫少将把80多名驾机叛逃或投降的苏联飞行员组成了一个由原苏联空军上校维克托-马尔采夫指挥的飞行战斗团。

该战斗群有3个航空大队和1个航空训练大队并开始开始参加了民族军的作战行动

1948年1月19日,乌拉尔联邦民族军的空军正式成立。

组建了由原苏军少校拉尼-贝奇科夫指挥的战斗机大队,,包括11架mig-3,3架mig--7战斗机。

原苏军中校安德烈-安基列夫斯基指挥的轰炸攻击机大队,包括12架yak-4,5架la-5飞机。

另外,还组建了一个飞机修理厂,一个运输机大队、一个高射炮团。

在乌拉尔联邦成立大会上,日连科夫少将的讲话让叶奋韬印象深刻。

我们不应忘记,人的生命、自由和尊严是最高价值,在这些价值里显现了人的神圣形象。

人民创造国家是为了巩固和发展这些价值,而绝非是为了在世界地图上蛮横地扩大自己的国家。

如果一个国家所建立的政权危害生命、剥夺自由和损害尊严——它们都是最崇高的、并且是每个人都珍惜的财富,那么又为何需要这样的国家呢?

今日,乌拉尔联邦的建立就是要还人类这个本来的面目。

在临时首都克拉斯诺亚尔斯克的大会上,宣布了领导机构和相应的组织结构框架。

新成立的乌拉尔联邦定都新西伯利亚,鉴于属于未解放的领土,日连科夫号召所有乌拉尔山脉以东的各个民族掀起民族解放运动。

与此同时,中国蒙古自治区,中国远东自治区,中国兴安岭自治区,中国极地自治区,中国贝加尔自治区,中国库页特区,中国堪察加特区的地方政府相继成立。

这些新成立的中国各地方政府第一年,即1948年年度,将向中国中央政府缴纳相当于一千万美元的专项款项,用于中国西南几省的军事建设项目。

随即,以李宗仁,白崇禧,龙云,卢汉为代表的中国西南各省人士表示了热烈的欢迎。

通过范登堡的努力,新成立的乌拉尔联邦也得到了美,英等五十多个国家的承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