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443章 等待的机会出现

第四百四十三章 等待的机会出现

1946年3月底,据谈判双方宣布:经过交换意见,已取得了充分的进展,决定由范穆克去荷兰向他的政府请示,为了有利于商谈,同意由三名共和派代表陪同他前往。

荷兰国内的意见分歧很大。

一方面,工党政府支持范穆克的观点。

但另一方面,他也遭到右翼的严厉批评。

特别是议会两院的一个专门委员会的成员,最近在范波尔主席的领导下,到印尼作了一次实地调查,他们强烈反对承认共和国。

他们认为共和国是日本炮制出来的,其领导人只能代表爪哇一部分人的意见。

根据他们的看法,共和派人士的态度,远不能代表整个印尼公众的意见。

该委员会还严厉地批评了英国的政策。他们认为,英国的政策以避免干预当地政治为幌子,实际上却大大有利于共和国。

一些被日本人拘留过的荷兰官员曾告诉他们说,在日本投降的时候,日本人是愿意接受他们的命令的,而那时印尼人比较好对付。

如果对所有身体好的拘留者发给日本武器,并让他们担任行政管理工作的话,那么他们就能维护法律和秩序,就不会出现当前这种局面了。

在那种情况下,温和的民族主义运动将会得到充分的承认,而极端分子和匪徒也必然会受到镇压。

委员会宣称,被拘留者曾猛烈批评布里斯班的荷兰当局和海军上将路易斯-蒙巴顿勋爵,因为在日本投降后,蒙巴顿马上命令他们回到集中营,这样就不让他们执行自己的计划。

针对这一点,报告继续说,可以认为这些被日本人囚禁多年而折磨得体质虚弱的官员们,过高地估计了他们自己的力量,实际上他们是不可能担任这样的工作的。

而且由于他们一直遭到囚禁,他们没有充分了解已经发展起来的民族运动的力量

但是就委员会来说,它倾向于不重视这些反对意见。

委员会对英国军队占用荷兰侨民的家具和其他财产的行为,也颇为不满。

成千上万的被拘留者仍在印度尼西亚人手中,这一局势使荷兰人的情绪很激忿。

有一个在这个时期来到梭罗的外国记者描写一个关着六百名妇女和儿童的集中营说:这个集中营的条件令人吃惊,这与其说是出于故意虐待,不如说它表明当局的极度疏忽和缺乏监督。

被拘留者处于半饥饿的状态,每天只给两顿极少量的饭菜。他们中的许多人都得了痢疾和脚气病,有迹象表明,在几个星期内,这些人都将因饥饿和浮肿病而丧失生命。

这里的卫生条件还是原始的,有理由相信,在梭罗的其他集中营,条件十分相似或甚至更糟,同时内地还有许多集中营,那里的被拘留者听任当地的不负责任的一伙人任意摆布。……

不能不得出这样的结论:一些民族主义头子企图把这些不幸的妇女和儿童当作手段来迫使英国表态,并可能是想影响荷兰人在即将举行的谈判中的态度。

这种对文明原则肆无忌惮的破坏,应该受到最强烈的谴责。

另一个外国记者报道了一个设在附近的集中营说:在辛科坎集中营,有许多人患痢疾和脚气病。人们睡在没有垫子的潮湿的水泥地上。衣服被敝不堪。

其中儿童的处境最为悲惨,他们靠着墙根蹲着,设法把干饭做成的褐色小饼捣碎,以便下咽。

当我们到达那里时,他们高兴得象疯了似的,相信我们是去解救他们的。

在对日战争结束了那么长的时间以后,荷兰侨民却仍然被拘留在这样骇人听闻的情况下,自然使荷兰人愤怒极了。

再则,即使那些从拘留营中释放出来的在爪哇拥有产业的荷兰人,也发现他们自己已沦于贫困,因为共和派没收了他们的种植园和矿山,对欧洲的贸易已不复存在。

但是,为了被拘留者本身的利益,为了挽救荷兰经济利益的前途,需要和平解决关于宪法的争论

荷兰海外领地大臣洛格曼认为,印度尼西亚民族主义的存在是一个不能否认的因素,它或多或少地影响着爪哇的每个有声望的人。

在政府和议会下院的支持下,范穆克在1946年5月初回到巴达维亚。虽然三位共和派代表对荷兰的访问似乎没有什么结果,但是范穆克仍能在5月19日向沙里尔提出新的建议。

新的建议明确地在事实上承认共和国是印尼联邦的一部分,但这种承认只给予爪哇的不在盟国控制下的那些地区。

新的建议还坚持了荷兰的主张,即印尼必须仍旧在女王的统治之下,作为王国的一部分。

这样的建议仍然不能为印度尼西亚人所接受。于是在6月17日,沙里尔向范穆克提出了另一套办法,提议商谈一项条约,规定荷兰在事实上承认共和国管辖爪哇、马都拉和苏门答腊。

荷兰在印度尼西亚自由邦的建立过程中保证合作。自由邦将和荷兰结成联盟。停止敌对行动,并保持现有的军事阵地。外省的代表参加谈判。那些不愿意参加自由邦的地区,与荷兰和自由邦建立特殊关系。在三年内举行公民投票,以决定这种特殊关系的条件。

沙里尔的建议将取消荷兰的统治权,使印度尼西亚成为一个完全独立的国家,尽管印尼同荷兰结成联盟。

这些建议远远超过了荷兰当时所准备作出的让步。

苏加诺总统发表了广播演说,号召人民自己动员起来反对荷兰,但并没有使形势缓和。

而当时中国政府为印度尼西亚人在万丹地区对中国侨民发动袭击而提出的抗议,又使问题进一步复杂化。

在上述事件中,六百名华人被杀害,成千上万的华人无家可归。

世界其实不知道,以叶奋韬为首的黑字高层等待的就是这个消息。

随即,中华军新闻发言人发表了措辞严厉的声明--凡是迫害中国海外华侨的行为视为对中华军的宣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