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453章 顽强的苏联英雄

第四百五十三章 顽强的苏联英雄

6月1日,这个包围圈内的最后一个野战机场陷落

在最后一架苏联飞机从机场紧急起飞前,巴托夫上将来到飞机旁,将他的日记交给飞行员:“也许外面的人用得着它。”

6月5日,苏军统帅部无奈地电告被围部队:救援部队力量已耗尽,你部只能自行突围。

心情极为沮丧的巴托夫上将最后决定把突围的时间定于6日晚上23时,因为那时气温低地面坚硬,比较有利于行军,同时晚上能见度极差,有利于苏军隐蔽自己的行动。

6月6日有大雾,能见度仅10-20米,巴托夫上将是这样拟定他的突围计划的。

苏军分成两个梯队,第一个梯队由第65集团军的第622步兵师和第57集团军的第556师组成,他们的任务是在中华军的防线上打出一个缺口,然后由第623师,第624师和第57集团军的第558师组成的第二梯队将随后跟进,他们同时也担负起后卫的重任。

苏军的突围方向指向以东的伊西利库尔以和苏军驻防的第32集团军第320师会合。

为了注意保密,巴托夫上将取消了任何炮火准备,而且宣布他将随同苏军后卫部队一起行动:“祝大家走运,我们包围圈外见!”

在场的苏军军官们肃然地向巴托夫上将敬礼,他们知道将军这个决定意味着什么。

最让巴托夫上将感到痛苦的是他不得不下令将2000多名重伤员留下来,他们将和少数志愿陪同他们的军医一起等待中华军士兵的到来,他们的前途将任何?

在饱餐了所有剩余食物以后,苏联官兵们都在紧张地等待着,显然苏军士兵没有受到中华军劝降攻势的影响,想到长久的等待已经过去,马上就要生死一搏,苏军上下显得士气高昂。

突围的时间到了,车辆开始轰鸣,在步兵的行列中,连排长们几乎同时发出了同样的命令:“全体上刺刀!”

23:00整,在夜幕的掩护下第一批苏军踏上了突围的道路。由于异常恶劣的天气,苏军几乎未受阻挡地通过了中华军的防线。

在7日黎明前,先头连抵达苏军第205师的防线,一路上该连未发一弹,未折一人

苏联第205师的弗拉米尔上尉回忆当时的情景:“我们的哨兵发现有人接近,就大声喝问-谁,回答他的是一阵欢呼声:“是我们,我们到家了。”然后我们发现一整连的苏联士兵在我们面前出现了。

当时的情景是十分感人的,在经受了如此大的磨难后,双方终于会师了,即使那些身经百战,铁铮铮的汉子也禁不住抱头痛哭!

这是唯一建制突围出来的连队,第205师是防守伊西姆的苏军部队。

但如此大规模的突围行动要完全掩人耳目是不可能的,很快中华军发现了苏军的行动,他们立刻开火了。

苏军所原定的突围方向是向东方向,因为那里离苏军防线最近。虽然由于能见度太差,中华军空军没法进行轰炸,但中华军炮兵却向原先已标好的区域倾泄大量炮火。

于是,苏军突围的行列开始渐渐向西北方偏离,在黑暗中原先不同部队的苏军逐渐地混杂在一起,到天亮时突围的苏军中连以上的建制已经几乎不复存在了。

苏军官兵在几乎没膝的道路上挣扎地前进,中华军炮弹不断在苏军行列中爆炸,越来越多的人倒了下去,但其他人坚定地向前走着。

经过一夜在泥泞道路的野外行军,苏军体力消耗之大可想而知,现在支撑着他们的只有一个信念:就是爬也要爬回自己的防线去!

张勇中将没有在苏军的突围方向设置阻击线,苏军通过防线时仅遭遇集中的炮火袭击,都以为已经安全脱险,个个朝天鸣枪,欢呼雀跃。

6月7日早上大约7点,在突围的苏军到达一片开阔地时,后面的中华军坦克追兵出现了。

t-10坦克排成密集的队形冲进了苏军拥挤的行军纵队中,肆意碾压着已经散开队形的苏联人,将车辆撞翻,从拖车和马车上碾压过去,象压碎一个个火柴盒,车上的苏军伤员和马匹都被碾在坦克履带下面。

中华军坦克都尽量不开火射击,以免误伤身边的坦克,而步兵战车和装甲输送车跟在后面,追逐着逃散的苏军士兵,机关炮和重机枪的声音响彻战场。

战斗到这时,已经不能称为战斗了,这已经变成了单方面的屠杀

。苏联军官们只能依靠自己的主动性,随手召集起周围不管是那个单位的士兵,来抵挡中华军的屠杀。

7日中午时分,在中华军炮火和坦克履带下余生的苏军残部来到了伊西利库尔的外围小河边。

这条宽达100米的河是苏军突围路上最后一道障碍,只要过去就可以暂时到达安全地带了。

但河上没有任何桥梁。这时中华军的炮弹开始在河岸上爆炸了,苏军官兵只有一个选择:游过去!

尽管气温是5度,但俄国人还是争先恐后的跳入河中,开始向对岸游去。

从古今中外的战史看,在这种前有大河,后有追兵的情况下,军队是非常容易瓦解的,但此时俄国人特有的纪律性挽救了他们,许多苏军军官们自发地站了出来维持岸边的秩序,他们大声鼓励士兵们:“坚持住,过河就到家了。”

在他们的指挥下,苏联士兵们开始了渡河,他们有的带着简陋的救生工具,有的互相帮助,会游泳的帮助不会游的,强壮的帮助体弱的,甚至伤员也大多被强壮的士兵抬着游过河去,尽管如此仍有许多人因体力不支,沉入了河底,至少有数百人淹死。

下午,他们在下游发现了一段河水较浅的地段,于是许多人比较容易地从那里渡过河去。

傍晚,中华军赶到伊西利库尔城外围。

被围的近苏军官兵中,最后有3万人脱险,但包括巴托夫上将在内的剩下人员都长眠在草原之上。

战斗结束了,沿着苏军突围的路径,俄国人尸横遍野。

张勇中将战后也来到战场,眼前的情景使他十分震惊。

他在战后回忆中叙述道:“我在战争中见过数不清的血腥场面,但很少见过在如此小的区域里有那么多俄国人的尸体。”

在众多的尸体中,中华军士兵找到了巴托夫上将的尸体,他手中仍紧握着一支步枪,他的勇敢赢得了对手的尊敬,张勇中将亲自下令以全副军礼厚葬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