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455章 狙击手孤狼

第四百五十五章 狙击手孤狼

由于有一个清除队被全歼,孙二虎中将感觉自己很没有面子,于是,得到任务通报的孤狼和白无常各率领一支10人的狙击小队钻进密林,在夜幕的掩护下急行三十公里,终于来到一片沼泽地前。

他掏出军用地图研究了一番然后对大家说:“这片沼泽地对面有一片白桦林,树林后面是一个大沼泽,穿过那里就进入了我们的控制范围。因为机械化部队没法通过大沼泽,双方都没有在这里大规模布防

。但是大家仍要小心。”

队员们用木棍在泥地里探着路,足足走了两个小时才看见了远处的白桦林,而此刻,大家都已筋疲力尽。

离白桦林还有五十米远,可以看到清晨的阳光洒落林中格外美丽。

突然间,那树林里像是有一面小镜子反了一下光。

“卧倒!”孤狼大喝一声,队员神速卧倒,有两人却晚了半步,只听“砰!砰”两声枪响,两人头部中弹,倒了下去。

孤狼快速向前掷出一颗烟雾弹,黑烟在树林边上弥漫开来。

队员们紧随他,从烟雾中冲进了白桦林。

“是苏联狙击手,大家散开各自为战。”孤狼冷静地下了命令。

只一眨眼的工夫,密林中就响起了震耳的枪声,队员们和敌人交上了火。

狙击手都是神枪手,决不浪费一颗子弹,每开一枪,几乎就有一条生命宣告结束。

不一会儿,孤狼就干掉了五个隐藏的敌人,他屏住呼吸,小心地移动着,观察着敌情。

作为曾经的猎人,直觉告诉他,头顶有一支枪正向他瞄准,他急忙侧翻出去,躲在另一棵树后。

“砰”的一声,刚才靠着的树干上多了个弹洞,附近的树梢上有亮光一闪,孤狼知道那是敌人正在调整反光镜。

他向着闪光处开了一枪,击碎了反光镜,可敌人不动声色,对手冷静得可怕。

孤狼果断地将最后一颗烟雾弹扔了出去,烟雾升腾中他滚翻到敌人藏身的树下,选了一个隐蔽的角度,举起枪静静等待黑烟消退。

浓烟渐渐散去,孤狼猛然发现树上那支枪正瞄向自己的额头,敌人的判断很准确,他猜到自己要冲到树下。

可惜他晚了半步,孤狼扣动了扳机,打中他的右眼,那人从树上倒栽了下来。

枪声越来越稀疏,渐渐归于寂静,敌人尸横遍地,狙击队员也倒下了十七个,但是第二队的队长白无常还生死未卜

就在此时,树林深处接连传来两声枪响,孤狼心头一紧,循着枪声快步摸去。

没错,是白无常。

他躺在血泊中,胸口中了一枪。

“老白,挺住,你一定要挺住!”孤狼的眼里涌出了热泪。

白无常艰难地睁开眼,断断续续地说:“他……他是一头沉默的……狼,你千万要……要……小心!”

孤狼含泪点头,坚定地说:“放心,我会干掉他!”

白无常笑了笑说:“他受了伤,跑……跑不远。孤狼,你是……最好的,我相信你!”白无常闭上了眼睛,他死了。

孤狼示意剩下的两个受伤的队员原地待命,呼叫支援。

他循着草地上的一线血迹,悄然摸出了树林。

外面是一座小石丘,只有几堆乱石,没有人影。

突然,他敏锐地捕捉到,一个微弱的光点正在他的太阳穴上晃动,他本能地弹身而起,向右侧一块巨石后面扑去。

枪响了,他的左大腿一阵剧痛,已被子弹打穿,孤狼躲在大石背后,疼得呼哧直喘。

凭着这一枪,孤狼判断敌人藏在前方那块巨石后面,但从石缝中看过去,那人毫无动静。

腿上血流如注,他只好取出止血药敷上,用绷带包扎好,然后忍着腿上的疼痛,抠去石缝里的泥土,挖出一个小洞,形成一个射击孔,凝神以待。

敌人躲在一块孤立的巨石后,孤狼也一样,两人相距有五十米,孤狼耐心地等待着,只要敌人离开那块石头,他就有把握将其击毙。

没想到敌人出奇的冷静,三个小时过去了仍然纹丝不动,就连一向以冷静著称的孤狼都开始怀疑敌人是否还在那石头后面

孤狼从身上摸出一个小小的橡胶手套,吹成手掌那么大,绑在枪口上,让它像只真手一样在石头边上爬动。

只听“砰”的一声,橡胶手套的两根手指被齐根打断,敌人枪法奇准,不但没走,还在时刻监视着他。

两人默默僵持着,孤狼明白这回遇到了真正的狙击高手了。

夜色降临,敌人没动,孤狼也没动,他不敢合眼,牢牢地盯着那块巨石,可敌人就像死了一样毫无动静。

一天一夜过去,两个人仍在僵持,谁先从石头后走出来,就意味着选择死亡。

“轰隆隆!”天空乌云密布,电闪雷鸣,下起了瓢泼大雨,雨水淋在伤口上,刺痛难忍,孤狼咬牙忍住。

他相信敌人同样也在受着煎熬,只要那家伙忍不住就会悄悄摸上来,那就是他唯一的机会了。

但是,敌人仍然一动不动,就跟死了一样。

孤狼心中暗暗吃惊,这到底是怎样的一个敌人,竟有如此惊人的耐力!

第二个夜晚又来临了,敌人仍是纹丝不动。

孤狼的信心开始动摇,一阵极度的疲惫感涌来。

“不能睡!”他警告自己,然而眼皮子完全不听使唤。

这时候,他的手无意中摸到了胸前,碰到一个硬东西。

“乌云”他猛然惊醒,从怀里摸出一枚金色的心形像章。

尽管夜色下看不分明,乌云却又出现在他的面前了,她俏生生地站在白桦树下,就像一朵美丽的郁金香……在那乌兰巴托空军基地的小河边,乌云亲自为他戴上了这枚像章,送他上了战场。

“孤狼,为了孩子们一定活着回来。”她眼含热泪的嘱托就像烙铁一样烙在了他的心里。

“为了乌云和孩子们,我要活着回去

!”孤狼心中涌起一股热流,顿时睡意全消。

他脱下衣服塞进钢盔,黑夜中看起来,钢盔就像一个人头,他将这人头物绑在枪托上缓缓地从巨石背后探出,猛一下又缩回来,一连试探了三次,第四次,人头物完全露在了石头外面。

果然,对面的枪响了,钢盔被打出一个窟窿,孤狼很快地发出了一声惨叫。

敌人并没有冲过来,仍是按兵不动。

太阳出来了,敌人还是没有出来,孤狼已经有点沉不住气,这个俄国佬实在太冷静了!他几乎忍不住想冲过去,看看敌人是不是在睡觉!

突然间,对面的大石后面探出一个人影。

孤狼的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儿,他把枪口对着石缝瞄向了人影。

“假人!”他吃了一惊,扣动扳机的手指猛然停住,那是一个非常逼真的头,然而以五十米的距离来说,这个头显得大了点。

这个假头一连伸了五次,孤狼一动不动。

终于,从石头的另一侧缓缓探出一顶钢盔,一个人无声地站起,孤狼毫不犹豫地扣动了扳机,那人直挺挺地倒下了。

孤狼挺着枪走了过去,俄国人脸色苍白地倒在地上,额头上被打出一个洞。

孤狼蹲下身,俄国人手中握着一面镜框,镜框里是一个蓝眼睛的姑娘,面带微笑,站在清澈的小河边。

孤狼心中一阵刺痛,他想到了乌云,也许这个俄国姑娘,也像乌云一样盼着她的心上人能活着回去。

他终于明白,这个俄国人为什么用惊人的毅力和他僵持了两天两夜,他的心里,该有多么强烈的求生欲望!然而命运却注定要让他永远留在这片土地上。

“你已经很努力了!”孤狼轻轻地合上了俄国人的眼睛,把镜框放在他的胸口上,站起身,然后庄严的敬了个军礼。

这真是一个值得尊敬的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