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461章 战犯态度

第四百六十一章 战犯态度

让我们回到抗战结束时期的中国,在各方敦促下,1948年初,上海军事法庭初审日本战犯、侵华日军总司令冈村宁次,对战犯冈村宁次的审判开始了。

对冈村宁次的判决书如下:被告冈村宁次无罪,理由如下。

本案被告于民国33年(1944年1)11月26日接任中国派遣军总司令官。所有长沙、徐州各会战中日军之暴行,以及酒井隆在港粤,松井石根、谷寿夫等在南京的大屠杀事件等,均系被告就任以前发生之事,与被告无涉

近日本政府正式宣告投降,该被告乃息戈就范,率百万大军听命纳降。

综上论述,被告既无触犯战规或其他违反国际公法之行为。应予谕知无罪,以期平允。

判决宣布后,一时间舆论哗然。这一判决结果不仅使旁听的记者们大出意外,就连冈村宁次本人也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法庭秩序顿时大乱,旁听席上一片愤怒的嘘声、抗议声,群起诘责,大呼不公。

冈村宁次本要向石美瑜等人鞠躬致谢,见此情景,竟呆立被告席上,不知所措,被一法官趁混乱之机,将其引至后门,让其走脱。

这场最无耻、最丑恶的一幕闹剧,就这样定格在中国现代史上。

随即,黑字《纪事报》开始连续发表关于日军暴行的署名文章和文摘。

我看到的是两岸烧焦的船,像晒鱼一般的摊摆着,河里的死尸,简直使船只不能通过,只要船身往河里一动,前后左右都翻出死尸来,腐烂的肉浆,会将船身四周粘着。

草草掩埋的尸体,数十人或百余人共墓一穴,到处都有,现在经过,犹闻臭气,骸骨且有被雨水冲露在外面的,真是悲惨。

秋风秋雨的重阳刚过,云愁雾惨,草木萧萧,听一个身杀七刀尚能幸存的再生者指画着当年悲剧的演出,觉芦岸浅汀之间,犹森森有鬼气。

摘自《一个女人的见闻》《纪事报》战地记者李颖的文章。

烧杀抢掠,屠城灭族,这是人类在前现代的蒙昧时期才做的事,我们已经很难用人类的思想来理解日军在20世纪所进行的这种人性倒退一千年的习惯性大屠杀。

战争是人类最大的暴力,但在刀光剑影中,我们仍然可以找到糟糕的战争和更糟糕的战争之间的区别。

德国军队列队穿过香榭丽舍大道,这是糟糕的战争,但巴黎至少还有埃菲尔铁塔、卢浮宫仍然站立在它们原来的位置。

日军进中华门,南京遂成一片焦土,浮尸满江,这,是最糟糕的战争

摘自《良知》原北洋大学教授吴永昌的文章。

在他拍摄的这些镜头中,日军的坦克和大炮正疯狂地炮击南京城,机关枪正对着成群的市民进行扫射,城内也到处是残垣断壁,以及受日军侮辱的中国妇女,被汽油烧焦的尸体惨不忍睹,街道上、水塘中到处是被日军血腥屠杀的平民。

1937年12月21日,他在在南京鼓楼医院拍摄了许多被日军残害的市民,他们中有些人成了控诉南京大屠杀活的证据。

他拍摄的一名正在被救治的病人,是当年怀有6个月身孕的李秀英,因反抗日本兵**,她身中37刀。幸存下来的李秀英曾在战后多次参加和平集会,控诉日军的暴行。

他除了拍摄日军的暴行外,同时也记录了德国人京特和丹麦人辛德贝尔救援难民的事迹。

1938年2月16日,在一个寒冷的日子里,他偕同刚认识不久的丹麦人辛德贝尔,驱车到江南水泥厂和栖霞寺一带。在江南水泥厂,他在这里见到了京特和辛德贝尔难民营中的一万多中国难民。他还前往距水泥厂仅5里的栖霞古寺。

在往返途中,他见到一幅幅凄惨的画面,并将这些令人悲痛的场面拍摄下来:沿太平门至龙潭的公路干线,在10英里和12英里距离之间有80%的农民房屋被烧。逃到乡间的城市老妇被打死。反绑的中国士兵被日军处决后扔进水塘。四川籍士兵的尸体横陈路上……他将这一切都摄入了镜头。

摘自《记者马吉》《纪事报》记者李强的文章。

在当时看起来出格的是,期间,《纪事报》有一幅题为--青天白日下的漫画,用蒋介石和冈村宁次胳膊挽着胳膊,两人笑逐颜开地合穿一条连裆裤来讽刺这一判决。

总部设在兰州的中华复兴党,天下第一城的中华复兴联盟随即发表声明,痛斥国民政府的无耻行为,特别指出汤恩伯是个该死的人。

中华国术联合会发表声明,将在适当的时机手刃冈村宁次。

“莹妹,这都哪冒出来的?都口气好大

。”

“又,终于有你不知道的事了。中华复兴党是老大,老二弄的,当时我想和你说,老二说没必要,说你对政治不感兴趣,结果没告诉你就给你挂了个永远名誉主席的头衔。

复兴党和复兴联盟是一码事,就是复兴联盟可以允许外国人加入,现在外籍人士有几千人。

国术联合会,说白了就是晶晶,小梅她们断剑的新形式,也是允许外籍人士加入,名义上是研究各国武道。”

“怪不得把汤恩伯不放在眼里。得,我不搀和还乐得清闲。”

“这是什么政党,什么组织,什么报纸竟敢这样做。齐五,你要对我说明。”

“总裁,据可靠情报,他们背后是中华军的支持,叶奋韬是永远名誉主席...”

“达令,算了吧!我来解释。齐五,你先下去吧。”蒋夫人对毛人凤使了个眼色。

我在重庆要见的第三个人是在军统局长戴笠的陪同下见到的蒋夫人。

首先,我表达了对她在美国国会的演讲的敬佩之情,她谨慎的回应。

谈话中,我暗示黑字永远都会是中国的武装,不管以后和何种形式存在,干任何事都不会对中国造成伤害,随后不经意的说到是寒冷的天气。

聪明的蒋夫人以叶先生作为北方人冬天喜欢吃羊肉火锅作为回应而蒙古大草原的牛羊是世界上最美味的。

我则以叶先生只对美食感兴趣,尤其是炖鱼希望要尝遍所有中国北方地方湖鱼的不同烹调方式。

蒋夫人以北海(贝加尔湖)的湖鱼最有味道回应。

至此,在座的所有人已经充分的理解了我此行最重要的目的。

随后,戴局长和姚水光再送我回酒店后结伴离去,他们好像还有很多话要说。

摘自范登堡著《我的中国岁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