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467章 成为一家人

第四百六十七章 成为一家人

记者--

后方安宁的世界也因战争而坍塌,战争利刃不仅切断了传统两性关系的纽带,还对情感交流和性行为的初衷、内容及影响进行彻底的颠覆,有的行为变得更为神秘、隐蔽,有的甚至走向了传统意义的反面--互相利用与侵害。

在战争硝烟未弥漫到的大后方,在留守女性占大多数的场所里,生活还在继续,情感与欲望并没有消失。

战争利刃不仅切断了传统两性关系的纽带,还对情感交流和性行为进行彻底的颠覆

战争在欧洲爆发时,在已婚或已经历爱情生活的青壮年男性群体当中毫无例外地弥漫着消极情绪。

1939年二战前夕在法国的全民军事总动员,当时的媒体报道称-走上前线的士兵们毫无保家卫国的热情,厌战情绪笼罩下,人们议论纷纷。各国的征兵海报内容基本一致,身材、面貌姣好的女人号召男人去参军,或者张开双臂拥抱英雄们。

法国总结了第一次大战动员的经验,采用大量富有性挑逗作用的宣传画激励士兵,比如军方首次在全国范围内印发一种以红磨坊歌舞女郎为主体形象的征兵告示-穿贴身超短裙,戴蕾丝手套与发套,胸部半裸的金发女郎绽放着诱惑的笑容。以为当兵可以获得性感的金发女郎的欢心。

叶奋韬--

然而,军方在对战争前景和战士生活进行无限夸张的同时,却对士兵产生精神危机的可能性置若罔闻,使前线战士渐渐体味到被欺骗的感觉,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战斗力。

我们不会这样做,我们有我们的办法。

记者--

1939年10月,年方23岁,法国一个身处预备役部队的士兵居斯塔夫-佛切尔这样记录道--1917年第一次大战的时候,我还是个完全不谙世事的婴儿,而逃不脱命运魔咒的我竟亲眼见证了第二次大战的爆发,我还没有结婚,也没有女人喜欢我,我希望成为士兵的我能够吸引更多女孩的目光。

而当我们继续翻阅他的回忆录时,却发现事实并没有他想象当中的美好--青年时光,本应无忧无虑,而在前线,一切都如此不同,我似乎一下老了十年……来自四面八方的兄弟们都讨论着他们的女人,而我只能和一个来自昂热的老鳏夫讨论小山鸠,因为我们拥有一个共同话题,就是打猎……妈妈在信中问我是否快乐,我却不敢告诉她这里的真实生活。

叶奋韬--

虽然我告诉你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但有时候,话题太沉重。 这件事还是和我的夫人贾莹交流比较好,你们女人之间说话方便,你肯定会得到满意的答复。这样,我们换个话题。

“说道您的家庭,您有四个夫人,您能说说吗?我没有一点打探隐私的意思

。”

“这个没关系。有两个人你见不到,她们现在工作很忙。一个是现在的天津特别市的市长,一个是我们安全局的负责人,她们就是以前黑字断剑的主要负责人。至于怎样成为我的夫人,还要问贾莹。”

“她们的事我听说过,天津日本特务机关长,军统叛徒裴继三就是她们的杰作。”

“还有好多,你可以直接问她们,晚上她们会回来吃饭。”

“是的,您的一个夫人,就是这位美子小姐和那些日本忍者也是她们的杰作,不,应该是您的杰作。”

“都是过去的事了。”

“您作为长辈,我想知道我有多少弟弟妹妹?”

“这个有点说不出口,整整一个班,12个。最大的13岁,最小的只有3岁。”

“叶叔,我这样叫您可以吗?”

“当然。”

“想起您在美国国会的演讲,那是一篇逻辑严谨符合西方人审美观念的好文。我总结了几点要表达的,您看对不对?”

1,文化是一个民族赖以生存的基础,烧毁图书馆那是一个标志。

2,自由是这个世界人人向往的东西,没有任何思想或势力可以阻拦。

3,民主是解决这些问题的钥匙,当然,要是真的民主。

4,美国和世界各国人民应该坚定地站在中国人民一边,坚决支持中华军收复国土。

5,中国强大以后对世界是一个贡献而不是一个威胁。

“看不出来,小丫头还真有一套。好了,吃晚饭,然后再谈。”

“来吧!丫头,你让二哥认可了。我告诉你,在家里吃就是认可这个人,到外面盛情招待就是表示以后是比较远的朋友

。”

“那我太荣幸了。”

叶奋韬一家人加上护卫正好是一桌,加上女记者也是正好。

突然,这个女记者愣愣的看着护卫变色龙,只把变色龙看的不好意思起来。

“丫头,没事吧?”贾莹不解的问道。

“老姑,这个人是不是以前在咖啡馆里杀过人?”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肯定有,应该还有别的地方,他以前是我们断剑的。”霍晶接过了话题。

“那次我遇上了,他和同伴杀那两个黑字二十六友的叛徒....”

“怎么了?那都好几年了,你能认出他?”

“那个时候他真是太潇洒了,我当时和父母就在离那张桌子不远的地方喝咖啡。”

“真是的,变色龙,你杀人都是潇洒的?”霍晶面带严肃心里乐开了花。

“小姑奶奶,哪有?就是动作快了点,走得很从容。”

“怪不得,那就是帅。小妹妹,是不是他在旁边很有安全感?”

“当然,其实从那一天起,我才对黑字特别感兴趣。于是,我开始搜集所有黑字能找到的资料。”

“你看这样吧。你在这里住几天,这样可以让变色龙好好给你讲讲断剑的故事。”

“那太好了,叶叔,您看呢?”

“我没意见,我们家地方大。变色龙他们都有单独的房间,我把他们看成家庭的成员。”

“那好。我采访您之后,再采访他们。”

“刚才你有一个要点我在美国演讲中说到的你没有讲到,就是我话里坚定的决心和中华军为中华民族必须要完成的使命是至死不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