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493章 西南之大溃退

第四百九十三章 西南之大溃退

3月14日,已经愤怒的白建生将军在东海岸的芽庄基地召开了紧急军事会议,由于14号公路被切断,他作出了第1战术区、第2战术区全面反击的决定。

但是这个决定已经太晚了,第三战术区驻守昆嵩的部队,为了避免被合围,早已在3月7日开始已经就向东南撤退。3月中旬以后,中国西南联合军在第三战术区的全部军事行动,已经变成了逃跑与溃散,并且丢失了300辆坦克和装甲车辆。

很快,军长张文鸿将军驻波莱古的第2战术区司令部在3月16日已经溃退到芽庄。

随后,芽庄机场已经也被越盟军队的火力控制,第48军部队则丢掉了一切重装备,迅速沿海岸线继续向北方溃败,并且被沿路不断出没的越盟特工团和地方游击队用步枪、手榴弹、地雷和陷阱无情杀戮。

曾在1947年成功击败过越南坦克部队的第48军第2装甲旅两个坦克营则在狭窄的7号公路上全军覆没。

到4月7日,归仁、绥和、芽庄、大叨、金兰等重镇已经全部不战而弃,根据幸存者的回忆,第48军成千上万的溃兵和他们的家属的尸体,把13号公路变成了历史上最长的死亡公路

在西方史学家的论述中,往往将军长张文鸿将军做出的全面撤退决定说成是为交趾南方战场迅速崩溃的根本原因,这事实上是毫无理由的:当时第48军主力已经被南方的战场进攻行动牵制在西贡附近和西宁省,而第48军的12万人,在兵力分散并且数量处于劣势的情况下,根本不可能通过反攻再重新打通14号公路——如果说战略失误的责任在军长张文鸿,那么不如说他撤退的太晚了,在他有可能通过放弃一些地盘收缩防线、建立战略预备队的时候,他没有这么做。

到了他意识到这个问题严重性的时候,战局已经无可挽回了。

对此,中华军给予的评价则是:“如果这是一盘棋的话,那么军长张文鸿已经输了,在所有的战线上,张文鸿被将了军。”

随着邦美蜀的失守和通往南方的道路被切断,在紧邻北纬17度线的第一战术区,中国西南联合军的灾难再一次降临了:在越盟总参谋部西原战役顺利进行后,南部战场的越盟黎仲讯中将开始实施其主持制定的顺化——岘港战役计划。

承担主攻任务的越盟第2军共有3个步兵师,他们还得到了第203坦克旅、第5军区独立师和一些地方部队的支援,总兵力11万人左右,数量与第48军的5个装甲旅和1个混成装甲旅基本相同。

但是,在越南军队发起进攻先,中国西南联合军已经于3月19日按白建生将军在芽庄做出的决定,撤出广治和越南故都顺化。

这时,由于已经得知北山陆路被切断,剩下的中国西南联合军迅速瓦解了,在战役开始前就已经完全丧失了与越南军队作战的勇气。

从老挝和越南边境出发的越盟中路军在21日战役发起后,迅速向东进击并击溃了沿1号公路向东逃跑的中国西南联合军第1装甲旅及其附属部队。

中国西南联合军在该战区的机械化部队主力第1装甲旅,在撤出后不久又收到了返回顺化的奇怪命令,于是该旅再次北上,由于缺乏空军的支援,他们的138辆坦克和接近300辆装甲车辆很快就被越盟军队袭击。

越盟军队于23日攻克富禄,切断了击败他们继续东逃的退路

25日,从北纬17度线南下的越盟北路进攻部队,在第574坦克团支援下迅速拿下了已经被游击队基本控制的顺化并攻占了整个承天省。

越盟第5军区独立师作为南线进攻力量,则向东到达海岸线后,击败了正在向岘港收缩的中国西南联合军第2装甲旅并于3月22日攻占广义,彻底切断了他们的陆路。

随后,该师尾随撤退的中国西南联合军溃军攻占了三歧,25日已从南面完成了对岘港的合围。

岘港作为南越北部最大的城市和最大的军事基地、最重要的港口,城外有坚固的防御工事,并且随时可以得到海军和驻岘港机场空军的火力支援,但是混在难民中进入这个城市的中国西南联合军部队,不但彻底丢掉了重型装备,而且已彻底失去了指挥和建制。

3月26日,了解到前线情况的白建生将军,电令第一战术区司令部,要求其组织部队固守岘港,经过两天的尝试,第一战术区司令兼第48军军长张文鸿,对溃散到岘港的第1、2、3装甲旅失去了信心:这些一个月前还装备精良的士兵现在蓬头垢面、赤手空拳,不少人甚至连鞋子也没有,为了在难民中为自己和家眷搞到一点吃的,他们象笼子里的老鼠一样偷盗、抢劫甚至用仅有的武器自相残杀。

3月29日晨,已经绝望的军长张文鸿为了逃离岘港,不得不跳入大海,在海浪中吃力的游到等候他的巡逻艇上,险些溺毙。

按照战地记者的记录:“此后整整两天,他呆在船上,眼看着自己引以为豪的这支军队的残兵们,正在交趾南方第二大城市纵火抢掠。”

根据越盟方面的统计,他们在战斗一共歼灭第48军1万余人,而该军剩余的部队,则无疑混进滞留在岘港的200万难民中消失了。

就这样,拥有11万人兵力、装备105mm以上火炮200门、坦克装甲车辆440辆的第48军很快在顺化——岘港战役被消灭,他们在溃散之前甚至没有经过什么激烈地战斗,而他们瓦解的速度却比任何军队还要快。

3月30日,越盟军队进入岘港,残余的中国西南联合军未进行任何有组织的抵抗,按照越盟军队的资料,除了先期调回的第三装甲旅一部,第48军大约只有20000人回到了西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