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497章 对苏最后一战之不计代价

第四百九十七章 对苏最后一战之不计代价

叶奋韬只是看似漫不经心的说了一句:“没有可争论的,不计代价,这个牺牲可以接受。”

兰黎明,王胜强表情严肃的看着他,眼中的表情很复杂

“严明,二虎,散会后不要走。”兰黎明严肃的说道。

1949年8月29日,晨曦之中的苏联塞米帕拉汀斯克大草原,在一个50米高的塔架上,吊起一只形同圣诞树玻璃球的巨球,他就是被美国人称作乔1号,被苏联人叫做南瓜的苏制原子弹。

数秒之后,它就化作了一朵巨大的彩色蘑菇云。

尘落云散,从观察掩体中转出一个秃顶男子,他就是大名鼎鼎的前苏联内务部人民委员会秘密警察头子贝利亚。

近十万古拉格监狱囚犯在他的指挥下参与了苏联第一颗原子弹的制造工程。

然而,贝利亚对发展苏联核武器的功劳绝不仅仅于此,他手下的间谍窃取美国原子弹设计图纸才是他最得意之举。

实际上,乔1号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剽窃之作,它的每一个细节都与4年前将日本长崎夷为平地的美国原子弹一模一样。

但源于克格勃档案馆的有关资料却落入美国专业刊物《原子科学家新闻简报》手中,这个秘密终于得以大白于天下。

档案表明,仅在1942—1949年,贝利亚收到的有关原子弹的情报就有300份,苏联间谍立足柏林、伦敦和纽约,窃取有科学家奥本海默负责的,地处美国洛斯阿拉莫斯原子弹中心的情报。

第一份情报1941年10月抵达克里姆林宫,这是英国核物理学家呼吁丘吉尔制造核武器的一份备忘录的拷贝。

它使苏联一片惊慌,斯大林则认为这是假情报。

直到1942年来自美国同样内容的情报以及希特勒军队大兵压境逼近黑海海岸的形势,才引起克里姆林宫主人对这个神秘武器的重视。

就在这一年,贝利亚创建了特别军事技术侦察部。

1943年,苏联高级间谍克瓦斯尼可夫和萨姆约诺夫,化名特温打入纽约。同时,他们在加拿大成立了名为后方的地下组织

据驻伦敦技术间谍部前部长巴科夫斯基回忆,仅在英国就约有10名英国科学家向克里姆林宫提供情报,对这些人的名字克格勃一直守口如瓶。

当西方间谍的核谍报日益增多时,斯大林下令前苏联也开始研究铀的问题。

1943年初,他任命物理学家、爱国青年库尔恰托夫为苏维埃原子弹项目负责人。

与美国人的白手起家不同的是库尔恰托夫手上已掌握了贝利亚的间谍们弄来的西方核研究的精髓。

信使们将这些秘密资料运往莫斯科,然后转往距莫斯科400公里的萨鲁核武器制造场。

在严格保密的情况下,苏联科学家开始仿制原子弹部件。

最初,苏联人对美国人的复杂计算无法检验,到1944年底,苏联研究人员所提炼出的金属铀不足3公斤,库尔恰托夫就像一位高级教师,他先给专家们布置任务,然后打开保险箱将他们的结果与间谍们窃来的秘密文件对照,他的结论往往是可惜不对,请再试试。

据美国专家估计,苏联由于窃得了美国部分技术资料,库尔恰托夫等人至少节省了两年时间和2.5亿卢布的财力。

1945年元月和六月,美籍德国移民福克斯从奥本海默的原子弹试验场窃取了原子弹小男孩的尺寸、炸弹的引信结构装置、所有的数学计算、设计图纸等重要情报随即转给前苏联。

库尔恰托夫立刻撤销了自己的设计,走捷径制造钚原子弹。

当时,尽管美、英两国对这类间谍活动有所打击,如1946年英国情报机关破获了一个核武器间谍组织,逮捕了13名间谍。

1948年,福克斯被捕,但主要间谍仍得以潜伏。

据克格勃老手巴利夫斯基披露,美国的核武器情报主要来源除福克斯外,当时还有一位高级科学家,假名珀苏斯,但此人至今未被识破。

苏联不仅窃取了美国的核情报,而且从德国萨克森维斯姆矿业股份公司弄到36吨铀作核原料

1946年圣诞节,苏联试验的铀控连锁反应成功。同时,古拉格监狱的7万名囚犯在乌拉尔山后的切尔扬宾斯基挖掘修建了巨大的核反应堆。

当这个原子反应堆终于在1948年6月10日竣工时,苏联原子弹研制人员面临最棘手的困难,即4个月后,必须将储铀罐打开,而且须将有高度放射性的钚和焙砂分开,美国人为完成此举准备了防射线服及遥控机械手。

苏联人虽搞到了遥控机械手的图纸,但当时其电子工业还比较落后,无法仿造。

这样,完成这项使命几乎就成了一条死亡之命令,来完成这项死亡使命的必然是古拉格监狱的那些倒霉囚犯。

一些当时的工作人员回忆,贝利亚凶神般的在试验厅里踱来踱去,他怀疑一切,只要谁有一丁点差错,他就会被斥责为破坏、叛徒。

随着1949年8月29日一声巨响,苏联打破了美国的核垄断,两个超级大国的核竞争终于站到了同一条起跑线上。

作为穿越人士,这些大事都是一清二楚的,所以,叶奋韬罕见的提出了不惜伤亡和牺牲也要将整个乌拉尔山脉占领,其目的不言而喻。

不过话说回来,有了原子弹,国家就会强盛和强大起来?这不就是最大的国家和民族利益吗?这是从纯武器的角度看问题的。

国家的强大,民族的兴盛,除了原子弹和其他武器外,还应当有更重要的东西,那就是人民生活的日益改善和富裕,发展生产的物质基础的日益扩大和雄厚,人民的日益向心和同德。

如果不是这样,如果只有经济的日益衰退,只有抵挡不了任何灾害的人民的日益贫穷,原子弹,或者比原子弹更强大的武器能救得了这个国家和民族,能救得了他们的主义吗?

只不过,这几个穿越人士认识的很清楚,没有运载工具,即使有了原子弹,作用也有限。但是,那个时代唯武器论的观点对人的心理会产生不可估量的影响。

正如兰黎明说的--只要有了足够数量的铀,我保证一年就可以做成现在威力最大的原子弹。到时候,中华军作战概念还要回到零伤亡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