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510章 西南的最终方案

第五百一十章 西南的最终方案

“建生兄,当个学生有什么感受。”

“文白兄,大开眼界,都研究到这个地步了,怪不得老毛子....”

“这只是开始,后勤在学校是一个专门的系,也算是一个大系和战略,战术,指挥,参谋都是一样的。说实话,你这次在安南可对不起奋韬兄,这样的装备,训练打成这样....”

“说起来真是打我的老脸,我这也在想问题在哪里?”

“我都想了,那几个前线指挥官都得枪毙,就是人的问题。”

“我就这几个人....”

“你啊!还是派系的老脑筋。军队是国家的,不是哪个党,哪个人的私有财产。说起来,你的第7军打得过中华军一个装甲旅吗?你先别不服气,看看对苏战斗战报.....”

“这个....”

“奋韬兄是不好意思,你的观念不转变说什么也没用,想想孙立人,郑洞国为什么走?还不是派系,回去真要好好反省反省

。和你透个底,奋韬兄让德公主持并加大力度,你可不能小心眼。”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老观念真的要不得。”

“我们学校研究过,你指定的战略没有问题,就是战场指挥官没有空地一体的战略战术素养,不会运用空军那就是拼消耗。再有,寸土不让也不行,这样必定乱成一锅粥.....”

“是啊!我已经命令南部所有部队固守,北方的压过去,现在倒是稳定了。”

“我是和你通通气,黎明已经和我们进行了广泛的探讨,奋韬兄的大度和他处的时间长了就明白了。”

“我明白,败军之将不足言勇,一切都是德公安排。我呀,好好在这里学习一个月,到时可要麻烦你这个校长了。”

“各位前辈,安南的问题必须提到了日事议程,经过充分研究做出以下部署。”兰黎明看着大家说道。

1,中国第3军的5个整编混成旅负责芽庄市以南的区域。

2,中国第48军的5个整编混成旅负责清化市以南,芽庄市以北的区域。

3,中国第7军的5个整编混成旅负责清化市以北的区域,中国宪兵一个团驻扎河内。

4,中华军增调300辆主战坦克,500辆装甲车,100架攻击机,30架多用途直升机,50艘内河巡逻艇。

5,中华军为各个装甲旅配备足够的40mm火箭筒,火焰喷射器,81mm和60mm迫击炮。

6,云南,广西,贵州增调武装民团成建制随装甲旅行动。

7,加紧武装华侨义勇军并扩大规模。

8,云南方面的中国第57军尽快完成满编作战准备并作为整个预备队

。为此,增调两个攻击机中队,一个直升机中队的装备。

“德邻兄,我想请您牵个头负责南边的事,诸位可有意见?”

“没意见,我白建生第一个举双手欢迎。”

“德邻兄,请说说安排吧!我这里也准备好了,这批学生可以安排一部分。”

“文白兄稍安勿躁。各位,我是这样安排的,建生还是总参谋长,负责筹划总体。前线指挥官我想,第7军孙立人,第48军郑洞国,这两位是我请回来的。本来,混成旅是孙立人创立的,这种编制适合东南亚战场。还有,我在这里郑重承诺,前线指挥官可以任命所有下级直到排级指挥官。再有,奋韬兄,我想找你要三员猛将,不知可行否?”

“可以,不知道谁让德邻兄如此看重?”

“第一个,中华军总预备队第32装甲旅旅长黄强建少将,就是她妹妹是孙二虎中将的夫人,请他担任第3军军长,负责阻断陆地上外界对安南军的支持。

第二个,中华军突击队第一大队大队长龙建强少将,就是中华军的第一近战猛将。

第三个,中华军副总参谋长隋建刚中将,海空军全才,这样空军和沿海可以有把握了。”

“这个没问题,黎明安排一下。”叶奋韬有深意的看着兰黎明。

“德公,没问题。剩下的一艘护航航母,加上一艘驱逐舰,两艘护卫舰都开到南海去,再配一些武装商船,我看就差不多了。”

“为了庆祝,我有一个小小的礼物相送。”

“奋韬兄的礼物小不了。”

“我准备为南方诸省建一座像样的兵工厂,尤其是各种武器的弹药。重型装备生产在适当的时候也会照此办理。”

“这太重了吧?”

“广西,云南,贵州乃至江西自然资源丰富,就地冶炼就地制造,中国南方便将可保无忧。”

“德邻兄,这样南边的事这样就有把握了

。”

“好家伙,这都没法讲了。”

“德邻兄,不白给,我可是商人,先记账,慢慢还。”

叶奋韬私宅的宽大会客厅里笑成一片。

“德公,这不是把全部家当都交出去了吗?”回到中华军招待宾馆的白建生有些抱怨的对李宗仁说道。

“我这是为了战争胜利。钢7军等等,这次打我们的脸还不够疼,坦克,装甲车丢失了上千辆,部队打成这样,就是几十万头猪也不能这样....”

“德邻兄,建生兄,我是不请自到....”

随着声音,张治中走了进来,三个人寒暄后坐了下来。

“二位,我没听到你们说什么但我猜得到,还是派系那一套。我先声明,没人让我来,我是不放心。对奋韬兄不要猜疑,凭他现在的实力没必要,只是现在北方腾不出来手。再说了,他是大民族主义者,对政治根本没兴趣,让他当总统他也不会当。据我所知,这些仗打完了,他就会享清福,辞掉一切官职。”

“文白兄,这个我知道,但是没实力在中国就没分量。”

“德公,你也是糊涂,我就一句话--军队是国家的,不是私党,私人的。再说,打国仗不是你我心中的志向吗?”

“我要是不答应条件,后面的什么也得不到。”

“德公,这样说不应该。据我所知,那是怕这些装备落在中国之外。你想想,对整个西南来说得到的还少吗?说实话,倒是想让黄少将,龙少将留下,我肯定,打完仗他们和他们带的人肯定回去,没人会留在西南。说到底,还是没明白模块化军队的意思,有时间再说吧。我今天来是希望二位不要有党派之见,派系之见,好好打好这一仗。”

“文白兄,这个没话说。”

“行,没白来。作为老朋友,我说的话都是肺腑之言,奋韬兄远远超过我们的时代,我们的思维是远远不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