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528章 后勤之有侥幸因素

第五百二十八章 后勤之有侥幸因素

这样,供普军使用的是6条铁路,另外3条则分给其南部各德意志联邦,因而一般是不多于两个军的部队共用一条铁路。

在实际运输中,作战部队享有优先权,共用一条铁路的两个军,其作战部队接连运走,而运输部队和补给部队则应在稍晚的时候跟上去,这样安排是合乎逻辑的,但却意味着后勤部门还在对法战争开始前就已经同部队脱了节。

更严重的是,铁路运兵的负担过重,很难再前送补给品,而当载运给养的列车终于在8月3日开始运行时,线路很快就被阻塞,结果,同1866年一样,补给勤务部门对部队在集中地域的吃饭问题甚至无法着手加以解决。

于是,普军总参谋部曾下令在科隆、科布伦次、宾根、美因兹和萨尔路易斯建立野战食堂,由平时仓库提供食物,并在荷兰、比利时采购补给品,沿莱茵河向下输送,但是,由于部队已经远离自己的运输单位,这些补给品无法前送。

当人们向毛奇提出意见时,他回答说,军需官们应约束自己只做最必需的事情,不要给铁路当局添麻烦,在这种情况下,陆军指挥官们不得不自行其是。

他们征用运输工具(每军400辆大车),并大量采购给养,因为他们担心重受1866年的遭遇,而总参谋部又已证明不能解决士兵们的吃饭问题,后来事实果然如此

尽管乡村富裕,人民也愿意作出牺牲,但部队在这种时候还靠户主供养,其食物短缺现象很快就发展起来是不足为奇的。

当德军于8月5日开始进入法国时,其第1集团军以f铁路作为交通线,第2集团军有a、c、b和d四条线路,后一条同第3集团军共用,第3集团军则依靠d、e两条线路。

但是,这些安排在很大程度上已经不起作用,因为源源不断来自后方的大量补给品已使铁路终点站,特别是位于帕拉丁纳特境内的第2集团军各终点站甚至还在军队展开完成之前就开始阻塞。

特别是进军开始后,铁路很快被抛在后面,部队同铁路的联系完全断绝。

例如第1集团军的铁路终点站直到8月6日斯皮切仑会战之后才推进到萨尔路易斯,仍在德国境内。

第2集团军的铁路终点站于8月11日推进到萨尔节蒙德,4天以后进至蓬塔木松,直到战局的运动战阶段即将结束才离开该地。

第3集团军的铁路终点站在曼海姆,它最终也只推进到马斯拉图。

这样,1866年那种铁路离军队过远,以至对战局不能起任何作用的局面又再次出现,唯一的区别是,普鲁士人从上次战争中吸取了教训,对修筑一条绕过梅斯要塞的应急线路预有准备,并得以一举建成,使原来的设想迅速实现。

类似1866年的那种铁路阻塞现象重新出现,这一事实说明德国的铁路组织仍然有待改进,但在快速推进铁路终点站方面碰到的困难,并不是因为缺乏先见之明才造成的。

从1857年到1870年的无数备忘录中可以看出,毛奇曾认真研究战时破坏铁路和重建铁路的可能性。

1859年,他下令建立了第一批铁道兵部队,以承担军事艺术这些新的方面的任务,建立这种部队的意图,是让它们进行铁路小修和建造小型桥梁,大规模的工程仍由地方专家负责

铁道兵组成工兵的一部分,他们还要负责铁路的修复和警卫,后一项任务虽然到1862年形式上取消了,但实际上指挥官们常常拒绝为此派出别的部队。

在1866年战争中,普军有3个铁道兵分队,每个分队由一名指挥官和50至100名官兵组成,包括10至20名专业技术人员,这些铁道兵分队配属给3个野战集团军,它们工作得都还不错,但同任务的繁重性比起来显得力量非常不足,特别是缺乏劳动力来完成柏林-戈利兹线路,以及修筑绕过约瑟夫斯塔特和科尼格拉兹要塞的应急线路,所有的补给品只能从德累斯顿-戈利兹-赖兴贝格-图尔瑙这唯一的一条线路输送,其结果可想而知。

1870年,铁道兵分队已增加到5个(包括巴伐利亚的1个),每个分队略多于200人,由一名高级技术人员指挥,他同时还充当兵站总监在铁路问题上的顾问。

但是,在战局初期,情况表明这些准备工作与其说是不充分,不如说是不合实际需要,尽管铁道兵训练有素,装备良好,但对于阻挡去路的法国要塞,特别是土尔要塞,却完全无能为力。

不错,正如有位历史家所说,要攻破土尔及其他要塞,只是一个时间和集中兵力的问题,但尽管如此,或者也许是正因为如此,这一目的直到9月25日,当法国正规军实际上已不再存在,而毛奇的部队已逼近巴黎的大门时才告达成。

普军没有把攻陷土尔摆在较优先的战略地位,这一事实本身就说明,他们认为不需要有多少铁路也满可以完成任务。

经过一个有些混乱的开端之后,普法之战发展成为有史以来最壮观的战局之一,在斯皮切仑会战之后,又打了弗罗希维勒会战和维昂维尔-马拉图尔会战,紧接着巴赞及16万法军就被围困在梅斯。

德国第2集团军在取得这一胜利后即一分为二:4个军留在后面包围梅斯,其余3个军被指定组成默兹集团军,开往西北以协助同集中在色当一带的另一部分法军作战。

随后在8月18日,又打了格拉维洛特战役和圣普莱瓦战役。

9月1日,拿破仑第三在色当被围,两天后投降。

至此,通向巴黎的道路就打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