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530章 后勤之战争总是意想不到

第五百三十章 后勤之战争总是意想不到

我们已经知道,毛奇将兵力快速展开于莱茵河上,是靠了将部队与其运输车辆分开才实现的,结果,到战局开始进行时,运输车队还未到达集中地域,因而不能履行其职责。

由于马车队的运行速度较之步行的部队快不了多少,特别是车辆还应往返于前线和铁路终点站之间,或至少停留在原地以待补充,后勤车队同作战部队之间的间隔是不易弥合的。

因此,在开往国境线的期间,德军不得不依靠户主供养和就地采购来解决补给问题,这就引起同地方居民的摩擦,并造成他们的苦难。

越过德法边界以后,辎重车队仍未能赶上作战部队,例如第3集团军的辎重车队直到8月中旬才抵达前线,这时已经打过了几次会战,并赢得了胜利,德军已经渡过默兹河了。

在深入法国境内的进军中,德国各部队面临的补给问题是很不相同的。

在右翼,向梅斯开进的第1和第2集团军,其行程不是很远,因而同铁路终点站尚能维持合理的距离,但这些车站因过于拥挤,不能发挥多大作用,结果尽管每天应有3列为第2集团军输送补给品的列车开到,但两个集团军都不得不主要依靠就地征粮维持给养,并以缴获的法国补给品作为补充。

当德军处于运动中时,这样做颇能解决问题,但是,一当作战行动停顿于梅斯周围时,就碰到了巨大的困难,现在,离铁路终点站的距离已增加到约40英里,其中一部分路程是狭窄的山路。

在这些山路上,交通极为拥挤,下雨后路况恶化,由于缺乏劳力,无法进行修理,当部队终于在梅斯周围驻扎下来时,又要求他们交出一部分车辆支援围攻巴黎的兵力,这样做至少对解决后者的补给问题有某种帮助,因为象通常一样,该处筹措饲料极为困难,马匹已大量死亡。

前面已经提到,由于有周密的准备,得以将铁路迅速修至雷米利,但这一工作仍然归于无效,因为交通过于拥挤,往往还在相当靠后的车站上,只要有劳力和空间,就不得不把补给品卸下车来

卸载给养时,根本没有考虑有无储存设施,而是任其腐烂,加之没有劳力进行掩埋,地方居民不愿执行这一任务,也无必要工具,以致很快就弄得臭气冲天。

正当这些困难刚刚开始克服时,第1集团军和默兹集团军,在色当会战后,遵照毛奇的命令,着手把缴获的铁路车辆送往后方,结果却使雷米利车站更加拥挤。

总之,第1和第2集团军在围攻梅斯期间的补给,比前一阶段和下面将要介绍的后一阶段都更加困难得多。

此时,在德国进军的右翼,第3集团军却没有碰到这些困难,因为它完全依靠就地征粮维持军需,当该集团军的补给辎重刚刚赶上部队时,就出现了一个意外的战机:据报麦克马洪的军队正停留在德军后方兰斯和默兹河之间,或者不要正规组织的物资补给而迅速插入阿登高原以分割敌人,或者等待后勤形势的好转而冒放跑敌人的危险,面临这样的抉择,第3集团军决定立即行动,原已下令宣布8月27日为休息日,现在即刻取消。

部队接到指示,依靠就地取给自行解决给养,必要时以应急备用口粮作为补充,当然,这是一个正确的决定,到月底确实出现了食物短缺,但这只是为取得色当大捷所付出的一点小小的代价。

参加色当战役的另一支部队——默兹集团军的经历与此大体相同,当决定把第二集团军的3个军(组成默兹集团军)派往西北时,在马拉图尔为它们建立了14天的储备品。

但是,该集团军用了过多的大车运送部队,或协助修建铁路,因而无力将储备品带走,这样,该集团军在行军期间不得不采用户主供养与自由购买相结合这种通常的办法来保障给养。

总的说来,这样做满足了需要,但在8月的最后几天发生了短缺,只得动用应急备用口粮,这两个德国集团军在行军时均未带储备品,如果战役发展不利,它们将面临灾难,但作战的胜利又一次证明了决心的正确性。

在8月的最后几天,由于大量部队集中于色当周围,在补给上自然发生困难,但因侥幸缴获了卡里格南的法军储备,困难才有所减轻

直到战役结束后,这两个德国集团军的补给车队才赶上来,但在此期间,由于车队本身的消耗,所载给养已大大减少了,因此,无法为进军巴黎建立一个正规的补给基地,加之靠得最近的铁路终点站此时也还在梅斯,离部队约80英里之遥,建立补给基地一事更不可能。

然而,此时能够抵抗德军的法军部队实际上已不再存在,以致德军敢于在宽大正面上全面铺开,每个军沿一条单独的道路行军,乡村非常富裕,筹粮无大困难,甚至还能在兰斯和夏龙积累若干剩余给养。

但是,德军愈是接近巴黎,碰到的村庄就愈是空无一人,庄稼已被烧光,畜群已被赶走,同样,当第1集团军在攻陷梅斯后经由塞纳河流域前往巴黎时,也没有专门作任何的后勤准备,解决给养还是靠就地征粮,但这一次效果不佳,因而不得不大规模采取自由购买的办法。

在4个德国集团军中,只有第2集团军在从梅斯出发向奥尔良行军之前作了相当的准备。虽然围攻梅斯持续约两个月之久,但围攻部队在给养保障方面的困难,最终都得以克服。

尽管除德国部队外,还要供养15万名法国战俘,但到10月中旬,在该城周围已积累了丰富的给养,据此,第2集团军军需官发布了一道命令,要求所有部队向洛因河进军时,其给养车队必须满载,并打算在进军期间从后方对其进行补充,求得在到达目的地时储备品仍能保持原封不动。

为达此目的,该集团军总共携带了4750吨食物和饲料,按每人每天七磅计,这一数量足可满足10万人17天的需要。

后来的结果证明,上述计划仅前一部分是能够实现的,约在10月20日,第2集团军连同其满载的给养车队从梅斯出发。然而,原定从后方实施补充任务的运输车队,却完全跟不上部队前进的速度,致使部队仍然不得不就地征粮。

鉴于所经过的乡村地区已由法军在为巴黎筹措给养时搜刮过一次,第2集团军认为,只有支付现金才能较好地达到筹粮的目的,至于现金的来源,则靠向沿途城镇征收特别税,这正是两个半世纪以前华伦斯坦的做法。

由于采用了这种不尊重私有财产的办法,德军到达洛因河时其给养车队真的保持了满载,最后,由于法国人建立起他们的国民军,战争减少了那种假文明的骑士风味,增加了残酷性,因而给征收的物资付款这种虚伪的形式也被抛弃了

第2集团军到达洛因河时,其给养车队仍原封未动,或已经补充,渡河后继续向卢瓦尔河进军时,所经地区又极为富裕,但因许多居民已被召集起来为甘姆贝塔的新军服务,缺乏劳力收割庄稼,因而造成某些困难。

然而,马铃薯已经收集,数量充足,肉类和蔬菜也很丰富,而且,每当给养不足时,总是可以用有名的土制腊肠来补充人员的口粮。

在整个这一时期,第2集团军总是在不同程度上离开了铁路,将铁路终点站从布雷斯默迅速推进到蒙塔尔纪的希望落了空。甚至到11月底,当铁路终点站终于推进到拉格尼时,公路运输的往返距离仍有130英里左右,所以,部队宁愿自筹给养。

当第2集团军悠游自在地进行这次穿越法国心脏地区的旅行时,集中于巴黎周围狭小地区内的另外3个德国集团军在补给上却发生了很大的困难。

在两军对峙的作战条件下,就地征粮很快就不能满足需要,而铁路终点站又离得太远,举例来说,第3集团军的大车完成一次往返要用10天。

再者,这几个集团军都失去了它们的大部分运输车辆,其中第1集团军所剩车辆数已只有原编制数的百分之一,所以,就连运送每日消耗量的一半也没有足够的车辆。

铁路情况和往常一样仍很困难,在这一时期内,一方面常常挨炸,另一方面还得按毛奇9月9日的命令完成为轰击巴黎输送重炮的艰巨任务。

给养问题远比战争开始以来所曾碰到的任何其他问题都更加严重,为解决这一问题,巴黎周围的德军变成了一部自18世纪末以来欧洲战场前所未见的庞大的食品生产机器,成千上万的士兵被调离自己的岗位去收获农产品(谷物、马铃薯、蔬菜),并利用当地的机器设备,诸如脱粒机、磨坊、面包房等进行加工,办起了正规的集市贸易,由法国农民提供商品。

为解决部队用水问题,进行了一条河流的改道工程,这样,军队在很大程度上实现了自给,但却因此而没有时间或力量去干自己的正业——战争。

直到11月底,铁路终点站才推进了足够的距离,能把大车腾出来为炮轰巴黎集运弹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