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532章 后勤之旧时代即将总终结

第五百三十二章 后勤之旧时代即将总终结

德国军队在从德国民用铁路调用车辆方面,看来也曾碰到困难,虽有1866年的经验教训,但全军没有建立中央的补给运输司令部和铁路运输司令部,结果,承包商们因为急于追求最大利润,不顾铁路的限度,尽量多向前方输送补给品,而卸载列车的劳力和大车又很短缺。

加之德国部队常常拆卸他们夺取的铁路线上的信号和通信设备。虽然连续下过数次命令也无法根除这种恶劣行为,结果造成数十万、甚至数百万份口粮变质腐烂。实际上,对铁路周转能力的要求是很低的。每个军的消耗量每天仅约100吨(包括饲料),6-7列火车就可满足普军的全部需要,这比一条组织良好的单轨铁路的通过能力低得多。

比以上所述更重要的是,铁路完全跟不上部队前进的速度,我们已经看到,这并非由于对铁路修复工作缺乏准备,而是因为铁道兵面对封锁线路的法国要塞无能为力。要说毛奇对此缺乏预见是令人难以相信的,他毕竟就奥地利要塞对1866年战争的影响写过一个备忘录,而且,迅速建成绕过梅斯的铁路也是军事上的一个杰作。

因此,其所以未能从1866年战争吸取教训,只能是因为以下的事实,即:与通常的看法相反,铁路在对奥战争中并未起到重要的作用

。毛奇与当代的历史学家们不同,他是认识到这一事实的,所以他才合乎逻辑地认为,他对军事行动先后次序的安排是正确的。

当然,1870年的情况也是如此。那时,普鲁士军队对法国要塞只是绕道而过,直到运动战阶段已经过去,那些要塞才成为严重的障碍。

对1870年战争的看法,还有一个方面也是许多作者都有错误的,即武断地认为德国的铁路系统优于法国,这使人弄不懂这种错误意见究竟何由产生,因为它缺乏最起码的根据,看来多数历史学家的想法是,既然德国的铁路被认为对于战争胜利起了极大的作用,那么,它们肯定会有某种优越性,但事实并非如此。

1870年,法国的铁路系统实际上在任何一个方面都优于德国,如果不从民用角度而从军事角度来看,情况就更是如此,因为政治因素使得法国比德国更容易考虑战略上的需要。

一般认为,在19世纪60年代,正是在这一点上法国享有最大的优越性,至少,正如很早就有人认识到的那样,把铁路网区分为民用的和战略的,那是很不实际的。

对于承担修建铁路的费用,每一个国家都会有所踌躇,但它必然愿意试一试在人口密度高、贸易量大的方向,加快人民的交通往来和货物的运输。然而,这些方向,这些交通和商业线路,通常是,甚至几乎永远都是和军队作战所用的线路相同的。

还在1836年,当从军事上运用铁路的实验刚刚开始的时候,巴伐利亚的陆军部长竟能说出这一段聪明的话,这对许多随时准备抄袭别人的意见,而毫不考虑它有无实际根据的历史学家来说,是一个莫大的讽刺。

战局期间,德国人在运用铁路于军事目的方面确曾遇到很大的困难,但从铁路终点站向部队运输补给品时遇到的问题可能更大,为克服这些困难,曾尝试在道路上使用蒸汽机车,但成效不大,这种机车只能在良好道路上行驶,因而常常不得不绕很远的路程。

它们爬坡能力有限,速度缓慢,机动困难,道路机车曾被用来迂回土尔要塞,绕过南(锡)巴(黎)铁路上已拆毁的南特伊隧道,以及绕过遭到破坏的东切里桥,但这一尝试完全失败,最后是用46匹马、11名驭手和25名工兵才把物资送到目的地

此外,还进行过7次其他试验,也无不以失败告终,而且浪费了大量时间,因为所运的东西,通常是铁路机车,整件运送份量太重,只得拆开运输,到目的地再重新装配。人们对这些试验兴趣不大是可以理解的。

既然列车运输未能发挥它应有的作用,那么1870-1871年德军的整个战局之所以能够进行,唯一的原因就在于法国毕竟是欧洲最富裕的农业国之一,而战争又是在一个有利的季节开始的,这样,在运动战阶段的大部分时间里,德军才能够象70年前拿破仑的士兵那样靠就地取给保障给养,当然,这也是因为德军补给机构不起作用才被迫这样作的。

在这一方面,德军还得益于下述情况:1870年的欧洲已比1800年富裕得多了,其人口密度在1820年每平方英里80人即算很高,而1870年的平均数已接近120,当然,军队的人数也增加了,但这一点在很大程度上被另一情况所抵销,即:1870年毛奇的兵力从未全部集中于一点。

后来,由于法军在战局初期的失败,德军才能将各军在宽大正面上展开。这样,在第2集团军从梅斯向洛因河进军期间,其所经过的地区据估计存有10万吨面粉和10万吨饲料,而该集团军在通过这一地区时这两种物资的消耗量仅分别为1080吨和5500吨。正如第2集团军的军需官所说:“在敌国没有必要象在本国那样节约。”

但是,说军队的给养一般可以就地取给,仅在军队保持运动时才是合乎实际的。当军队停止运动时,如德军围攻梅斯和巴黎期间,补给上立刻就碰到很大的困难。

围攻梅斯时,各辎重连尽了很大的努力,同时铁路终点站又比较靠近,但还是在过了相当长的时间以后,补给上的困难才得以克服。

围攻巴黎时,曾不得不在两个月的时间内基本上停止部队的军事活动,由他们去自己解决给养问题。把一支大军当作一部生产食品的机器使用,据我所知,在1789年以后的战争史上是独一无二的,它大概会叫拿破仑大吃一惊,当然,一个先进国家这样来使用一支大军,是万不得已的事情。

毛奇的军队只有在保持运动时才能在生活上自给,每当他在一地停留几天以上,就会感到极大的困难,这就是一个最有力的证据,证明他所掌握的军事手段毕竟不是属于现时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