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549章 西南之双管齐下

第五百四十九章 西南之双管齐下

根据4月13日越盟战场军事会议的结论,春禄前线的越盟第7军区第6师当日悄悄撤出了前线,加强了坦克和122mm加农炮后,秘密迂回至油惹一带,于13日夜至14日凌晨以突袭方式,攻击了驻守在春禄到西贡和湄公河平原方向这一关键三岔路口的中国西南联合军第3军第5装甲旅及配属的一个坦克营,企图完全控制20号公路,而越盟第1师准备向边和迂回,以炮兵火力封锁机场并负责掩护第6师右翼,第7师经第95b团加强后,继续向春禄守军保持压力。

4月刚刚上任的越盟前线指挥官陈文墩中将,在战略上并不比前任更高明,醉心于要以西贡大捷闻名世界中的越盟方面,不但未察觉到中国西南联合军指挥官和部队部署的变化,而且在4月12日之后城防已基本稳定的情况下,继续向春禄增援,浪费了自己本来已经十分有限的战略预备队。

到4月15日,通往春禄的公路完全被中国西南联合空军切断前,越盟总参谋部共向这个马上要变成死亡陷阱的要塞增援了2个步兵、1个步兵团,第5师的1个步兵团,6个炮兵营和1个装甲团,相当于整个战略预备队步兵的50%,炮兵的60%以及几乎可以机动的所有装甲部队,大约60辆坦克

颟酐的越盟总参谋部和越盟南方军区,就这样丧失了最后一次改变自己命运的机会:踌躇满志的越盟南方司令部选择敌人准备最充分处作为突破口,本来是个拙劣的计划,最后居然要以更拙劣的战术来成全对方。

4月16日以后,反应迟钝的越盟总参谋部终于开始省悟,并从壮奔抽调部队向切断20号公路的中国西南联合军第3军第5装甲旅进行反击,但这些营、团一级的反击基本上是徒劳无功,由于受到第3军第1装甲旅威胁的边和兵力空虚,4月18日,越盟南方司令部不得不动用机动车辆以与1周前相反的方向,从春禄向边和运输部队。

4月20日,后路被切断并且经受空中打击的越盟主力部队开始突围,并在付出一定代价后突破了中国西南联合军的防线逃至边和以西。

4月21日凌晨,越盟军队在春禄的防线最后崩溃了,第7师和第1师大部歼灭,按照德国记者的记载,两个师残存的4个营及该师师长黎明岛将军逃离了已成为一片废墟的城市。

春禄战斗的胜利,对越盟的打击是致命的,他们失去了自己的最后一次机会,不但越盟的战略预备队被毫无意义的消耗了,而且任何人,从越盟的领导人到普通士兵都开始明白,越南共和国的红三条旗还能够在中心城市飘扬的日子已经屈指可数了。

5月初,一向乐观的越盟南方陈文茶司令一度离开了岗位,中国西南联合军也开始了他们在印度支那半岛的一次大规模行动,实施空中的的大鹏计划。

中国西南联合军的飞机越来越频繁地穿梭往返于南宁空军基地和安南南部每一个可以使用的机场之间,在新山一机场,每天就有至少12架c-47运输机来来往往抢运人员,晚上则由c-47运输机向各个中心城市运送物资。

仍在进行商业飞行的中国西南联合航空公司。虽然没有应军方的要求增加更多次航班,但是在他们的客机上也最大限度的增加座位。

与此同时,满载装备和生活必需品的胜利轮开始从广西的港口出发,目的地无一例外的是安南的沿海港口

随着战局的不断恶化,5月21日中午,越盟发言人陈文香宣布,越盟承诺要坚守岗位,直到士兵全部阵亡或国土全部沦丧。

这时的莫斯科,对于发生在越南南部最后的战斗已经彻底失去了兴趣,5月初,斯大林拒绝了向越盟提供贷款的建议,仅同意为苏军的军事顾问撤离南越提供紧急拨款。

此时已经对越盟不报任何希望的苏军顾问,以此为借口,除了首席参谋和译电员外尽数溜回莫斯科。

5月28日,接到苏军总参谋部通知的苏联军事顾问团撤走了最后的4名人员。

在后来的记载中,大鹏计划的发起时间是4月10日,这是中国西南联合军对越盟发起最后阵地进攻的日子,在春禄战斗结束后,阵地战役从军事经没有太大的实际意义,因为任何人都已经看到,越盟军队的崩溃已经只是时间问题了。

因此,在80年代以后的官方出版物中,往往将先期发起的春禄等方向的反击战斗作为整个安南战役的一部分,事实上,这只是白建生将军为了提高自己声誉玩弄的文字游戏而已。

与此同时,金边的法国印支高级专员公署的四层建筑中驶出一辆小卧车,拐过了几条街道,停在一座有着三层建筑的宽广围墙内,围墙外的墙上挂着一个很大的牌子,上面用法文写着--土伦金色发展国际公司柬埔寨分公司。

柬埔寨仆役打开车门,车上下来一个高大的法国男人:“总经理,楼上有位客人在等您。”仆役小心翼翼的说。

“知道了。”法国人傲慢的挥挥手。

“老板,已经和索朗索瓦专员谈好了,欧洲的船每个月来一趟,都要装载法国货。粮食在这里我们尽管收购,包括其他的农产品亦一样,我们给专员每个月10万法郎的船上货物即可。”

“好的,辛苦了,这里的事情就交给你了。记住一条,敞开收购,我们有的是法郎。”

“我有个建议,可以一个月多开一趟船,华北的服装和寒带物产在这里市场广大。”

“可以,我们有的是胜利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