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551章 西南之城市战结束

第五百五十一章 西南之城市战结束

西线第3军在坦克和装甲输送车的引导下,于5月29日晨占领了厚义市并于当日围歼了仍在抵抗的越盟第22步兵师,随后,第2装甲旅以一个坦克营和一个机步营为先导沿4号公路攻入市区,尽管5月30日前卫营在七贤交叉路口附近受到越盟第1师后卫部队的伏击和越盟迫击炮营的轰炸,但坦克营迅速解决了这些只有步兵武器的敌人,并于上午10时30分占领了战役目标。

5月30日临近中午,由于猛烈的炮火,仍然与越盟代表处进行交涉的各国外交官,最后也选择先躲进了越盟秘密挖掘的地道,直到中国西南联合军的军队完全占领了城市。

当中国西南联合军的士兵进入当地越盟行政人员办公室的时候,这里的档案和文件还原封不动的摊在办公桌上。

战役发起后,最有戏剧性的是第3军第4装甲旅从东线发起的进攻,该装甲旅向边和以南方向的进攻很不顺利,5月29日1天时间里,越盟步兵第18师、第5、10装甲团和特工部队在芽庄市近郊不断向该装甲旅侧翼发动反击,极大地迟滞了该装甲旅的进攻节奏。

在边和—芽庄的1号高速公路龙清附近,越盟装甲兵的2辆t-34坦克在p-26轻型坦克和加装了106mm无后坐力炮的改装吉普车的支援下,击毁了1辆该装甲旅的t-10坦克。

双方激战了数小时,第203坦克营才击毁了越盟的t-34坦克并将余部击退,而事先安排承担穿插任务的第152机步营虽然已先期抵达迎桥,但由于担心坦克无法通过,只好又转向边和公路,尾随第4装甲旅主力向前推进

第4装甲旅的第202坦克营突进至奔河沿岸时,越盟武装已经将河上唯一一座大桥炸毁,因此29日一天只能徘徊在岸边等待工兵架桥后通过。

当日夜,第202坦克营的坦克终于通过了奔河并开始沿边和——芽庄公路**,在该军之前行动的第五突击大队第三中队在29日击毁越盟5辆装甲车辆后已经夺取了同奈河桥,并建立了防御阵地,而第202坦克营的坦克则在凌晨一面猛烈射击一面向该桥推进,守桥的突击队以40mm火箭筒进行还击,直到30日凌晨3时,战士们发现了坦克上的中国西南联合军的旗帜,才消除了误会。

负责进攻另一处重要桥梁迪折桥的突击队第三大队第一中队,从4月27日凌晨3时就开始了对该桥的进攻,但是从27日到28日下午3时,突击队员付出了阵亡20人的代价反复拉锯后,却仍然被越盟守桥部队压制离公路500米外的树丛和河汊中。

28日夜,突击队发动的夜袭再次受到重创,直到29日总攻全面展开后,突击队才于当夜偷袭得手,并固守至第203坦克营的坦克5月30日上午9时30分通过。

5月30凌晨,第203坦克营通过同奈桥时,营长蔡向强中校向突击队第二大队大队长武晋士上校和旅长宋曰洋少将通报了军部于30日占领整个城市的命令,但当时该旅的先头混成步兵营完全联系不上,而刚刚南下的第203坦克营对边和市的认识只是1个多星期以前看到的地图。

武晋士上校当即建议宋曰洋少将由配合该装甲旅的坦克实施进攻,随后,突击队除留下个中队守桥外,其余全部搭乘第203坦克营的坦克向市区进发,宋曰洋少将与第203营营长同乘编队第6辆指挥车,武晋士上校则搭乘编队第2辆坦克。

凌晨6时出发不久,该地越盟军官训练中心固守的一些越盟军官,以106mm无后坐力炮伏击了车队,1辆t-10坦克和3门81mm迫击炮被击毁,第203坦克营与敌激战半个小时后,才摧毁了越盟的临时炮兵阵地。

通过突击队占领的迪折桥不久,该装甲旅后续部队又遭到越盟残余武装用各类轻重武器进行的伏击,损失了1辆坦克后,一个混成步兵营才肃清了残敌

随后,该装甲旅的坦克顺利进入市区后,并沿城市主干道向市中心推进,中国西南联合军的战士吃惊的发现,越来越多的市民拥上道路两侧对他们鼓掌欢迎,外国记者也不断在路边拍电影、照相,一切不象是一场战争而象是荡荡地武装游行。

在市区里他们遇到的最后抵抗是遭遇到的3辆越盟装甲车,其中一辆当即被t-10坦克的105mm炮击毁,另2辆车上的敌人则弃车而逃。

11时10分,另有部分西方资料记载为10时45分,车队到达了市政厅原址,为首的243号t-10坦克加大马力冲开大铁门,向院内正中的旗杆驶去,其余的坦克则在大院的左右两侧停下。

关于第3军第4装甲旅第203坦克营最后的战斗,后来还有一种更有戏剧性的说法:到达市政厅大门外时,第203坦克营为首的243号坦克只剩下2发炮弹,炮手向大门开了第1炮,炮弹没有爆炸,随后又发射了最后一枚炮弹,结果卡壳,这种说法很可能也只是个传奇:武晋士上校在回忆录中并未提起。

而且,尽管在南下中弹药几乎消耗殆尽,但第203坦克营在5月28日之前有充分的时间补充弹药,而29日战斗后,该营在等待渡河过程中也有充分的时间补充弹药,30日凌晨进入战斗后,该营没有经过太激烈的战斗,弹药消耗不应该有这么快。

此时,混成步兵营的战士开始进入大楼搜索残敌,第203坦克营的坦克兵手也不甘寂寞,组成了一个小分队由裴光慎上尉带领进入市政厅。

11时30分,第11混成营第2连的连长范维上午都率先冲上了市政厅的阳台,并在那里升起了中国国旗。

随后,战士们又开始从上向下逐屋进行搜索,运气特别好的范维上尉都又发现了一个帷幔遮挡的椭圆形大厅,他扯开帷幔后,吃惊的发现十几个越盟军官都围坐在椭圆形的会议桌旁沉默无语。

安排好人把守后,范维上尉找来了宋曰洋少将,这时,大厅里的人哗的一声站了起来,一个佩戴少将军衔的越盟军官站在桌子的另一头,向宋曰洋少将镇静地表示:“我们正在这里,等待你们来办理移交手续”。

1949年6月30日下午,安南各个中心城市的抵抗全面终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