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553章 研究之不能高估自己的力

第五百五十三章 研究之不能高估自己的力

但是,同这些问题比起来,更大的困难还在于取得足够的运输工具保障作战,在这一点上,德军面临着一个根本性的矛盾

一方面作战规模很大,只有靠铁路才能保障。

另一方面,俄国铁路的轨距与德国不同,无法直接利用。

等待将俄国铁路改成德国轨距是根本不行的,因为那样将使俄国人有时间撤退到他们辽阔国土的腹地,从而使德军失去唯一的获胜机会,因此,就象一年以前在西线一样,一切要靠数量充足的汽车,而汽车却仍然象过去一样短缺。陆军总司令部改组了陆军后勤部队以调用其车辆,从瑞士购进载重汽车,并以缴获的法国车辆替换取自民间经济部门的车辆。

采取这些措施,在某种程度上保障了陆军的最低需要,使3个集团军群的后面,各有1个平均运载能力为2万吨的重型运输队,但是,这样一来就再没有任何后备,而且,部队中严重缺乏车辆,以至不得不给75个步兵师各配备200辆农家大车。

由于油料和弹药消耗量极不稳定,很难说这些汽车能保障军队在俄国境内前进多远,然后才需要停下来建立新的补给基地,但是,一般认为,如果俄国人是可以打败的,那么,在最初500公里(300英里)的距离内应能将他们打败。

德国陆军总司令部的计划也的确是从这样一个前提出发的,即:从边境线到斯摩棱斯克的距离可在一次强有力的挺进中走完,然后部队即须停止前进,以便搭乘火车。

设想汽车纵队能在6天内走完往返600英里的距离,装卸时间包括在内,此处系按汽车每天走10小时,每小时平均走12英里计算,但未顾及这样一个事实,即任何时候都有20-35%的汽车待修。

这的确是一个非常乐观的设想,那么,每天可给这支144个师的大军输送的物资数量为60000吨,平均每师每天70吨,其中给养占去的比重可能大大超过三分之一。

我们再用另一种方式来计算。可以估计33个快速师加上其保障部队、领导机关等的需要量为每师每天300吨,那就是说,在离出发点300英里的距离上,全军的重型运输队加在一起,也只能勉强用以保障这些快速兵团,其余的111个师则得不到任何供应。

当然,关于这一点并无具体证据,这些数字只是以我们自己所做的一些初步计算为依据,但是,由此的确可以看出,陆军总司令部过于乐观,在各个师进入俄国还远未达到300英里之时,这支军队就会遇到补给困难

事实上,陆军总司令部并不打算采用让汽车纵队往返于边境线和部队之间的办法来对先头装甲部队和摩托化部队进行补给,即便有足够的汽车,这样作也是不可能的,因为在这一战局中如同在以往各个战局中一样,德军是分成两个装备不同的部分先后行进的。

道路上本来就拥挤不堪,当给前方快速部队运送补给的汽车返回时,要穿过跟在后面的各步兵师,必然会造成更加严重的拥挤,因此,较好的办法是使先头装甲部队在作战初期不依赖基地补给,为此目的,在每个装甲师和摩托化师约430吨的正常油料携运能力以外,再增加400-500吨用小容器盛装的油料,从而使这些快速兵团总共可行500-600英里。

根据计算,一支开进的军队每前进1英里,其车辆实际要走2英里,因此,各快速兵团的活动半径为250-300英里。曾打算将增设的储备品屯积在装甲兵团和跟随其后的步兵兵团之间的某些地点,由装甲兵团使用所辖轻型运输队进行本身的物资补充,由步兵师向前派出专门的分遣队对那些仓库实施警戒,这样集中使用大部分运输汽车以保障先头突击部队,陆军总司令部希望能不作大的停顿就到达德维纳-斯摩棱斯克-德涅泊河一线。十分明显,这是当时所能企求的最高目标。

德军要想走出300英里的极限,就必须依靠铁路,也只有依靠铁路,才能将军队展开于俄国边境,因此,增大铁路通过能力的工作早在1940年初秋就开始了,到翌年4月,从西向东穿越波兰的铁路的总通过能力增加到了420列对开列车。

这样大的通过能力超出了需要,因而从未充分利用过,但是,扩展铁路是付出了代价的,特别是铁道兵部队,本应在冬天进行将俄国铁路改成标准轨距的演练,但却被派去执行了其他任务,以致当其进入俄国时,并未经过充分的训练。

这还不是铁道兵面临的唯一问题,由于铁道兵不是战斗部队,因而在配备汽车的顺序上排在后面,最后只分到1000辆汽车,大都是法国和英国的次品。

所以,铁道兵只有六分之一是完全摩托化的,而三分之二则没有任何摩托化装备,铁道兵部队的油料补给依赖于他们所配属的集团军群,常常保障不足。

此外,信号器材、通信器材也不足,现有的器材预计只够最初的60英里线路使用,最后,铁道兵人数太少,还只到1941年7月,就不得不从国家铁道部门调人补充

为领导和监督这一规模庞大的工作,成立了一种新的组织,即陆军总司令部军需部长的前进工作队,每个集团军群配属一个工作队,但它们不受野战司令官们领导,而仅隶属于瓦格纳本人。

这个解决办法看来并不理想。其所以要这样做,大概是因为缺少受过训练的补给军官的缘故。每个工作队负责掌管一批仓库,这些仓库合在一起组成补给区,每个集团军群有一个补给区。

最初,这些补给区都位于国境线上,准备待铁路通车后即向前转移,为利用在敌国领土上夺取到的工业和补给设施,德国国防军成立了一个新的兵种,即所谓技术兵,军需部长及其各下属部门虽然掌管着仓库及重型运输队,但如前所述,他们对铁路完全无权过问,铁路系统统归国防军运输部掌管,每天发出的列车数量及列车到达的终点,都要由两个主管部门磋商确定,当然,双方都会各自维护本系统的特殊利益。

这种双重结构产生了一个奇怪的后果,即两个主管部门对物资需要量会有不同的估计,瓦格纳计算物资的吨数,盖耳克则计算列车数而不问其负载量是多少,所以,当必须查明需要量能否或是否已经满足时,他们就会得到,而且的确得到过相差很远的计算结果。

所以,当德军进入俄国时,其补给机构远远不能令人满意。通过调走步兵很大一部分汽车,从而付出使他们丧失战略机动性的代价,才使快速部队在最初300英里左右距离内的补给问题得到某种程度的解决。但到达这一点后,不管战场情况如何,后勤困难都将迫使部队停止前进。

铁道兵的任务是使铁路尽可能早地接过补给工作的重担,但其装备在某些方面不适应这一目标,其数量也远远不敷需要。

通常每个集团军之后需有一条铁路,但根据东线的条件,却是每个集团军群之后只可能敷设一条铁路,即便对消耗量作最乐观的估计,某几种物资的储备量也会低到危险的程度,而前送则是不可靠的。

在这样的条件下,就连打到莫斯科是否有把握也成了问题,更不必说再远的目标了,德军显然过于相信自己能在较短的时间内,在离国境线不太远的距离内打败红军,如果这一计划不能实现,补给方面的困难就一定会影响作战行动的持续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