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555章 研究之要统一指挥

第五百五十五章 研究之要统一指挥

在1941年6月22日进入俄国的3个集团军群中,冯-李勃的北方集团军群是最小的一个,因而从数量上说也是最容易补给的一个。

这个集团军群作战的目标也最近,从其在东普鲁士的基地到列宁格勒只有500英里左右,同俄国其他部分比较而言,波罗的海诸国有良好的道路网和铁路网,特别是在沿海地区,但是,由此再往东北,森林就稠密起来,道路越来越少。

该集团军群的军需工作队长是托普少校,为执行本身的任务,他辖有50个载重汽车队和10个摩托化补给连,包括面包房、屠宰场等单位在内,这些车队和补给连不属于瓦格纳直接掌握的重型运输队。

托普少校还管辖设在梯尔锡特和贡宾根的两个补给基地,其中存有27803吨弹药、44658吨给养和39899吨油料,以及若干轻型工兵器材、工程和通信设备。

李勃的部队分成3个集团军:第16集团军、第18集团军和第4装甲集团军,这时被称为第4坦克集群,共26个师,其中快速师6个,一个装甲师预计每天消耗300吨物资,其他师200吨。

此外,克勒的约有400架飞机的第1航空队亦待补给。

根据希特勒1940年12月的训令,李勃的部队首先应歼灭波罗的海诸国境内的苏军,他以第4坦克集群作为矛头,夹在两个步兵集团军之间,于3时5分越过边界,前进速度极快。

冯-曼斯坦因的第56坦克军于6月26日抵达杜纳堡,夺取了德维纳河上的渡口,这就是说,5天走了近200英里,但是,坦克集群已经远离它本身的补给机构,载重车队被前进的步兵挤下了公路,一连数日不能行动,结果,还在6月24日,就不得不实施一次空运,以解救两个坦克军缺油缺弹的燃眉之急。

在这种情况下,要想继续前进,必须建立前方补给基地,为此,坦克被迫停止前进,直至7月4日才恢复行动,而且,是靠了将北方集团军群的重型运输队大部分集中于第4坦克集群之后,以至使第16集团军暂时停止行动,才得以发起新的进攻的

渡过德维纳河后,第4坦克集群的两个军沿两条分隔的轴线继续北进,曼斯坦因部向伊尔明湖运动,目的是从东面封锁列宁格勒,莱因哈特的第41坦克军继续朝西向直通列宁格勒的卢加挺进,同样,前进速度也是极快的。

7月10日,莱因哈特部抵达卢加,从杜纳堡又推进了200英里,离列宁格勒已仅80英里左右,但是,到此时两个军都已进入林木茂密,不宜坦克行动的地区,因而前进迟缓下来,深感没有步兵的困难,而步兵远远落在后面,此时还在波罗的海诸国逶迤前进,行军距离拉长至数百英里。

此时,北方集团军群陷入了左右为难的境地,一方面,当前遇到的地形更适宜于步兵作战,另一方面,第4坦克集群已经宣称,补给上的困难使它无法到达列宁格勒,除非第16和第18集团军均停止前进,而将所有运输工具集中起来,专门保障坦克兵的开进。

冯-李勃下不了这样绝对化的决心,于是,第4坦克集群虽然已经到达列宁格勒的门口,但却接二连三地在补给上遇到严重困难。

随着先头装甲部队深入俄国境内,跟随其后的铁道兵全力以赴地修复铁路,并将其改成德国轨距,至7月10日,完成了约300英里,但线路通过能力极低,尽管此时杜纳堡至前线的距离已达数百英里,但每天抵达该地的火车只有一列,而不是前方需要的10列,铁路终点站的前移要跟上部队的推进显然是不可能的。

于是,不得不用俄国轨道及缴获的铁路车厢,但很快就发现从德国列车向俄国列车实施转载的地点成了整个后勤体系中经常发生梗阻的部位,例如,早在6月30日,艾德考就发生了严重的拥挤,3天后,斯乔仑铁路转载站的状况据称是灾难性的。

情况逐级向上反映,一直报到了陆军总司令冯-勃劳希契那里,尽管如此,到7月11日斯乔仑车站再次发生堵塞,列车卸载所用的时间不是规定的3小时,而是12、24甚至80小时,使车站的拥挤达到无可救药的地步,线路的通过能力仅能利用很小一部分。

混乱情况是如此严重,以至于整列整列的火车失踪,有些始终没有找到,结果,物资补给虽然实际上并未中断过,但总是处于危机状态,差不多每天都有部队告急。

托普少校认为,要满足全部需要,他每天得有34列火车,每列载重450吨,但他从运输部长那里得到的却从未超过18列,而且只有很少的日子才能达到这个数量

尽管北路军需工作队反复宣称部队物资并未真正短缺,但实际情况却非常糟糕,以至引起了一场关于究竟责任何在的激烈争吵。

所有前方部队都不信任后方勤务部门,陆军司令官们,特别是直言不讳的第4坦克集群司令官赫普纳,指责瓦格纳的部门因循怠惰,死板不灵,并声称有些本来是发往他的部队的列车,半路竟遭第16和18集团军拦劫。

瓦格纳又把责任推到盖耳克的头上,责怪盖耳克未提供足够的列车供输送补给品之用。

盖耳克也推卸责任,说问题在于列车卸载太慢。

这场争吵甚至越出了陆军的范围,造成军种之间的互相埋怨,瓦格纳的人声称,空军占用的铁路车辆超过了安排给他们的数字,他们甚至派军官带着冲锋枪押车,以防外来的干扰。

但是,补给上出问题,主观原因较少,客观原因较多,由于每天的列车数量只够勉强维持前线的补给,因而物资储备工作进展缓慢,新基地的建立跟不上部队的推进,这就极大地加重了重型运输队的负担,而这些汽车部队,因路况恶劣不能使用拖车,其运载能力本来就已降低了40%。

此外,托普被迫要求后方对列车进行混合装载,而不是装载单一品种物资,这样也造成铁路运输能力的浪费,补给勤务部门承认他们无力在少于7-8天的时间内筹到部队请领的物资,从这一点看,说补给机构有些呆板不灵不是没有根据的。

此外,托普少校的军需工作队除保障北方集团军群外,还要对中央集团军群的某些部队进行补给,这也对他的工作产生了不利的影响。

但是,正如瓦格纳所提醒赫普纳的,根本问题在于北方集团军群的先头部队在4周内推进了约400英里,因而是在一条漫长而复杂的交通线的终端作战,这条交通线不仅挤满了仍在向前赶路的步兵和后续梯队,而且已经成为真正可恶的游击队袭击的目标,不然的话,列车本来是可以在靠前得多的位置进行卸载的。

尽管如此,陆军总司令部军需部长仍然认为北方集团军群的后勤状况是德国在俄国的部队中最好的,当然,冯-李勃并不接受这种说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