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557章 研究之要听到呼声

第五百五十七章 研究之要听到呼声

而南方集团军群此时面临的困难何等严重,陆军总司令部并非一下子就真正理解的,当陆军总参谋长哈尔德于11月3日返职时,他感到伦斯德表现出不应有的悲观,迫切需要打气,但到次日他就认识到,各集团军都陷入了困境,不是仅靠言词所能解脱的。

在建立起可靠的基地之前,对司令官们施加压力是毫无意义的,每个人都在等待上冻,但到11月18日真的开始上冻时,温度一下子就降到摄氏零下20度,路况确实改善了,但因发动机发动不起来,能用的汽车数量急剧减少,铁路情况进一步恶化,德涅泊河上的浮冰又使补给品的正常航渡受到威胁,面临补给完全中断的危险,南路军需工作队开始放弃自己的职责。

各集团军被告知从各自不同的来路领取油料,驻乌克兰德军司令官则须直接找陆军总司令部军需部长解决补给问题,在这种情况下,克莱斯特居然坚持走到了罗斯托夫,这是很不平凡的,尔后在向米乌斯河撤退的过程中,补给状况据称稳妥可靠,这就更不平凡了。

从南方集团军群的情况看,关于作战行动超出了300英里界限就无法保障的警告,证明是正确的,只要能利用重型运输队的运力来代替铁路,那么,尽管有相当的困难,补给部门仍能设法保障军队的推进,就连第1坦克集群急转弯北进基辅也没有造成解决不了的问题,因为当时其他各集团军实际上均处于静止状态。

但是,在德涅泊河彼岸的进攻却是在后勤准备不充分的情况下发起的,当时还根本没有将铁路修过河去的任何实际可能性,而且,在起自波兰的那些铁路线上,情况一片混乱,顺便说一句,这种混乱同俄罗斯的冬天毫不相干

南路军需工作队早已预见到在这样的条件下达不成作战目标,所谓作战目标显然是指夺取顿河流域,然而,没有任何迹象可以说明,这种观点得到了希特勒、陆军总司令部,以及南方集团军群自己的重视,就连伦斯德这位被视为3个集团军群司令官中最谨慎的一位,也并未打算把作战行动推迟到夺取罗斯托夫以后,达成这样的目标超出了后勤机构的保障能力,这一点看来就连伦斯德也没有认识到。

在希特勒1941年6月22日投入俄国的3个集团军群中,最强大的一个是包克元帅的中央集团军群,共49个师,分属于4个集团军,另一个集团军,魏希的第2集团军留作陆军总司令部预备队,后来才调到前方,其中,第9和第4为步兵集团军,第3和第2为装甲和摩托化集团军,两个坦克集群隶属于步兵集团军,采取这一措施可能是为了防止坦克集群推进过速,以至同后面的步兵部队失去接触。

中央集团军群分成两翼,快速兵团分别部署在最左和最右两端,总的任务是以三个钳形攻势从正面打败敌人,最后一个钳形攻势的合围口在斯摩棱斯克,机动作战行动到此即应暂告停顿 。

关于夺取斯摩棱斯克后再采取什么行动,当时尚无十分明确的观念,希特勒在第21号指令中表示的意图是,在这一地区转入防御,将坦克集群派往左翼和右翼以支援友邻集团军群,陆军总司令部坚决反对这一计划,暗中希望破坏这一计划。

打破苏联边防军的抵抗后,包克的部队在6月22日上午就迅猛推进,其两个坦克集群,特别是右翼古德里安的第2坦克集群,很快进入俄国的纵深地区。

虽然这一地区适于坦克运动的程度比不上乌克兰,但比北路赫普纳所面对的地形要强得多,然而,道路稀少,行军纪律又很松弛,以致大量步兵堵塞了布格河上的桥梁,直到6月25日晚,负责保障古德里安的重型运输队还未能渡河,而古德里安早在6月23日就曾被迫申请空运油料。

在第9集团军的地区也发生了类似的问题,步兵同霍特的第3坦克集群补给纵队争夺使用道路的优先权,两个坦克集群的油料消耗都很大,但因弹药消耗较少,加之第2坦克集群在巴拉诺维奇附近及时发现了俄国一个大油库,所以油料需要能够得到满足,给养差不多完全没有前送,部队发现依靠就地取给足可维持军需

6月26日,古德里安和霍特在明斯克封闭了他们的第一个包围圈,与此同时,后面的步兵正在比亚韦斯托克完成另一个较小的包围圈。

7月16日,两个坦克集群再次会合,这回是在斯摩棱斯克。虽然这些作战行动所走的距离很远,以至于战争开始仅10天就有些坦克因缺少备件而被抛弃,但总的来说,在补给上看来没有遇到很大的困难,而且,这时的合围是仓促实现的,步兵可能还需要一两个星期才能赶上来。

在此期间,装甲兵团被迫几乎完全停止运动,忙于对抗敌人的反冲击,因自己不能继续推进而焦急,由于此时的战斗带有防御性,因而油料消耗急剧减少,弹药消耗则异常增大,不只一次地形成危机。

在此期间,从部队离边境的距离看,本来单凭铁路即可长期保证补给,但铁路方面产生了某些问题,德军以道路为依托的作战方法,使得大量铁路未被触动,但铁路警戒部队太少,不足于应付形势的需要。

由于这一原因,加之在从德国列车向俄国列车转载的车站常常形成堵塞,因而铁路效能大大低于预期的水平,以至于第9集团军抱怨说,他们每天仅能接到应到列车数的三分之一,情况不是逐渐好转,而是日益恶化。

到了7月8日以后,铁路仅用来给第3坦克集群输送补给品,而第9集团军,尽管其至基地的距离现已超过250英里,道路状况又很恶劣,还是不得不使用重型运输队来进行前送,象往常一样,陆军总司令部总是要过一定时间才能理解事情的真象。

7月13日,瓦格纳还乐观地报告说,他可以保障坦克集群前进到莫斯科,但第二天他就修正了自己的估计,说坦克集群最远只能进至斯摩棱斯克,而步兵能走的距离更小,到达德涅泊河就得停顿。

从7月中旬起,中央集团军群的补给形势,就象是日益严重的神经病的症状,瓦格纳和哈尔德一方面知道存在某种供应紧张情况,另一方面又确信能够在德涅泊河上建立起新的补给基地,依托这一基地,到月底即可发起新的作战行动。

他们好象听不见各集团军请求支援的大声呼号,弹药消耗在此期间始终很高,要勉强满足其需要也只能依靠大大削减油料和给养的补给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