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565章 安南政策之海运教训

第五百六十五章 安南政策之海运教训

在此期间,在隆美尔的背后,地中海的形势正在恶化,6月初,原来一直负责保护船队从西西里基地开往非洲的德国第10航空军,大部分转移到希腊,因而以马耳他及其他地点为基地的英国海空力量逐渐恢复了很大的行动自由,在此之前微不足道的海上损失,开始惊人地上升。

7月,送往利比亚的全部补给品中被击沉的为19%(按重量计算),8月,为9%,9月,25%,10月仍然有23%。

此外,9月份班加西不断遭到轰炸,开来的船舶只得改道驶往的黎波里,从而使交通线从250英里延长到1000英里。这时,各有关司令部开始互相责怪,一贯强烈反意的隆美尔,责备意军最高统帅部办事效率太低,要求将全部补给组织由德军接管过来,德国海军对此表示同意,并怀疑意军之所以明显地偏重于使用的黎波里港,可能同人们传说的意大利人企图保存其商船队供战后使用有某种关系

德国陆军总司令部拟制了一份详细报告,说空军因要攻击东地中海地区的目标而忽略了保护运输船队,对从希腊直接向昔兰尼加输送补给品的可能性也进行了研究,但这样作必须依赖从贝尔格莱德到尼希的一条单轨铁路,而这条铁路经常拥挤不堪。

意军则争辩说,持续使用的黎波里是为分割敌人兵力所必需的,并声称他们没有油料来保障其海军对付以马耳他为基地的英军部队,要求德国空军承担这一任务,但当德国武装力量总参谋长提出派德国海军人员协助管理利比亚港口时,却被意军婉言拒绝。

10月初,曾经不太认真地尝试过给坦克集团军空运最急需的补给品,但因飞机不足而失败,引起更多的指责与反指责,有一个时候,隆美尔因精神状态不正常,竟至在幻觉中看到英国船队渡过了地中海,结果受到武装力量总司令部的严厉训斥。

在这一片混乱中,有一个事实被完全忽略了,即:不管存在什么困难,意大利在从7月至10月的四个月内,平均每月将72000吨物资送过了地中海,这略多于隆美尔的正常消耗量,所以,隆美尔的困难,与其说是因为从欧洲送来的补给品太少,不如说是因为他在非洲大陆上的交通线太长,例如,这位德军司令官发现,他极为宝贵的油料要消耗掉10%输送其余的90%。

如果坦克集团军的油料运输量占其总运输量的三分之一(不包括水和人员的输送),那么,我们据此就能合理地估算出,从海上运到北非的全部油料,有30-50%要浪费在的黎波里至前线的运输途中。

由于每趟运输要在沙漠中走1000英里之远,所以,经常都有35%的汽车处于失修状态,在这样的条件下,补给勤务不管怎样组织,都是非中断不可的。

11月,不可避免地出现了危机,9日夜间,一支由5艘船舶组成,共载有20000吨物资的船队在邦角以外全部被英国水面舰艇击沉,在此以后,意大利人宣布的黎波里港实际上已被封锁。

这一个月,卸载的补给减少到灾难性的30000吨,而船舶的损失则增加到30% ,但是,由于隆美尔的主力部队只有两个德国师,每月共消耗物资20000吨左右,加之还存有一些储备品,所以,后方前送量的减少,同英军于11月18日开始进攻这一事实相比较,后者的直接影响更大,因为危及了非洲大陆上补给线的安全

英国的飞机和装甲车使德军补给车队受到严重的损失,同时,因运输只能在夜间进行,等于使运力减少了一半。

11月22日以后的几天内,两个师实际上都中断了补给,只有一支运输车队凑巧得以通过,在这种情况下,前线无法固守,12月4日隆美尔下令全面撤退,十分奇怪的是,德意志非洲军团军需官这一天的日记却说:“从任何观点来看,补给形势都是有利的。”

起初,撤退使局势更加困难,不仅滨海公路因人车西行而拥挤不堪,而且,撤送储备品的工作更加剧了车辆的短缺,由于没有坦克护送,坦克集团军的运输汽车有50%被英国的装甲车打成了碎片。

但是,这次撤退大大缩短了补给距离,12月16日,当隆美尔到达班加西附近,并准备撤离这座城市时,据说德意志非洲军团的军需官们无忧无虑,各师都得到了充分的补给。

然而,就整个坦克集团军来说,却没有什么值得高兴的,11月14日,在德国的压力下,意大利人被迫恢复了向的黎波里的航运,但起初这只是造成更大的损失,油料特别短缺,到12月中旬,德国驻非洲的空军每天已只能出击一次。

当然,决不能让这种状况持续下去,希特勒不顾海军将领们的反对,决定将德国潜艇派往地中海,12月5日,宣布了从俄国抽调部队紧急增援地中海德国空军,他们施加强大的压力,迫使法国人售给3600吨油料,以此作为救急措施。

在此期间,意大利人全力以赴地拯救隆美尔,他们先是使用军舰和潜艇向德尔纳和班加西输送油料,有力地帮助了隆美尔的撤退。

随后他们又作了一次最大的努力,于12月16-17日派出4艘战列舰、3艘轻巡洋舰和20艘驱逐舰护送运输船队开往利比亚。

虽然这是一次成功的行动,仅战列舰利托里奥号受伤,但它充分暴露了另一个使轴心国在非洲感到苦恼的问题,由于港口卸载能力极为有限,被护送的船只实际上只有4艘,其中有1艘还离开了船队,驶往班加西,而不是的黎波里。

10万吨军舰被用来护送2万吨商船,油料的耗费高得无法承受,这种比例失当的行动,除第二年的1月初又采取过一次外,以后再未有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