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568章 安南政策之将在外也要遵

第五百六十八章 安南政策之将在外也要遵

意大利人不顾坦克集团军的抗议,9月份仍集中向的黎波里和班加西输送补给品,结果送过地中海的物资增加到77000吨,仅10月份略有减少,但补给量再也无法满足隆美尔的全部需要,不过原因不是船舶在海上蒙受损失。

9月份,船舶损失率降低到了7月的水平,10月份虽再次上升 ,但仍大大低于8月的数字,海上损失船舶的具体数字是:6月的13581吨,7月的11611吨,8月的45668吨,9月的15127吨,10月的32572吨。

确切地说,隆美尔的困难是由于往返于非洲航线上的船舶吨数显著地减少了,往返于非洲航线上的船舶吨数是:6月的135847吨,7月的274337吨,8月253005吨,9月205559吨,10月197201吨,而5月是393539吨。

很难说这是因为真的缺船,还是因为意大利人不愿损失更多的船只,根据我们查到的确实数字,1940年6月意大利在地中海拥有1748941载重吨的船舶,至1942年底损失了1259061吨,但是,在此期间,又增加了582302吨德国的和德国缴获的船只,以及约300000吨新造的和修复的船只等,所以,到1942年底仍然保有的总吨位应为约1362682吨,即意大利参战时船舶吨位的百分之七十七。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迟至1942年10月中旬,卡巴耶罗还把意大利在这一年的损失说成是轻微的。

总之,隆美尔不相信船舶不足,而责备意大利人保存实力,随着局势的恶化,两个盟国之间的争吵日益加剧,但争吵也毫无作用,当阿拉曼会战开始时,隆美尔部队的油料储备量已降低到只有3个基数,而不是他宣称在非洲必须要有的30个基数,弹药储备量则降至8-10个基数,由于起自托布鲁克的铁路遭到水淹,运输情况又一次被说成非常困难,事实上,1万吨补给品仍留在托布鲁克,无法向前线输送。

北非战争过去后,隆美尔痛心疾首地批评说,希特勒因妄想守住突尼斯而白白地投入了大量的兵力和物资,如果这些兵力和物资给他隆美尔一部分,他就能多次地把英国人赶出埃及,此后,许多作者都赞成隆美尔这个意见

但是,这些作者忽略了一个事实,隆美尔的撤退和同盟国在西北非的登陆,使得轴心国在非洲的处境完全不同了。由于占领了比塞大和土伦,并夺得了法国商船队,轴心国拥有的手段已能用隆美尔的坦克集团军从未见过的速度向非洲增加援军,但即使如此,轴心国在突尼斯也仍然未能维持多久。

在利比亚作战期间的教训,看来很清楚。

第一,北非港口的卸载能力低下,始终是造成隆美尔补给困难的原因之一,它不仅决定着可以维持的军队的最大数量,而且限制着运输船队的规模。从油料消耗数量以及所用舰船数量之多而言,护航这个办法代价高得不堪设想。

第二,人们对护航战斗的重要意义往往过分夸大了。在北非战局过程中,中地中海的海空战斗从未起过决定性的作用,1941年11-12月也许是个例外,但就连这一时期,隆美尔的困难也主要是因为其非洲大陆上的交通线过于漫长和易遭袭击,而不是因为海上的损失。

根据能够找到的最可靠的材料,从1940到1943年,在从意大利到利比亚的海上航运过程中损失的补给品仅为15%,人员8.5%,船舶8.4%。

第三,对于北非战局的结局,1942年夏天轴心国关于不占领马耳他的决定所起的作用,远远比不上下面这个事实,即:托布鲁克港口太小,而且无可救药地暴露在驻埃及英国空军的攻击火力之下。

然而,与上述各点相比,最重要的一个因素是非洲大陆上的前送距离太大,这里的前送距离,绝非德军在欧洲,包括在俄国碰到的情况所能比拟,而用来实施前送的汽车却又太少。

不错,1942年曾搞过若干海上运输,但收效甚微,因为英国空军握有制空权,港口愈靠近前线,就愈易遭到空袭。

从这些事实来看,林特仑关于只有修筑一条铁路才能解决补给问题的意见是正确的,这本来就是英国人打算采取的措施之一,但意大利从未动员其力量来实现这一目的,而隆美尔也没有耐心待其实现。

常常有人认为,1942年夏秋隆美尔的败北,是由于意大利没有送来油料,或因为被击沉的舰船中,碰巧极端重要的油船占了过大的比例,这种看法其实是没有根据的,只要细看一下1942年9月2日至10月23日被击沉的舰船名单,就可发现,总共27艘舰船中,油船只有两艘

此外,隆美尔从7月至10月收到的油料平均数量,实际上比2月至6月那一平静时期略为多些,具体数字是:2月至6月,每月22264吨,7月至10月,每月22442吨。

这就表明,他的困难与其说是因为来自欧洲的补给品不足,不如说是在非洲大陆上运送油料的能力太低。这个看法还可用下面的事实作为证据:在阿拉曼会战期间,坦克集团军非常有限的储备品竟有三分之一还留在离前线数百英里的班加西。

最后,说希特勒对隆美尔支持不够这种老生常谈,也是与实际不符的。隆美尔得到的兵力,是在北非能够保障得了的最大兵力,而且超出了这一限度,所以,迟至1942年8月底,他的情报官还估计坦克集团军的坦克和重炮数量实际上多于英军,为保障这支兵力而配备给隆美尔的汽车,较之同等规模、同等重要的任何其他德国军团都多得无可比拟。

如果说由于上述种种因素,关于确保坦克集团军在非洲大陆上有一条可靠交通线的问题始终未得真正解决,那主要应归咎于隆美尔自己,后来他终于认识到了这一点,但为时已经太晚。

他说道:“充足的武器、油料和弹药储备,这是一支军队能够坚持紧张战斗的第一个必要条件,事实上,在战斗开始之前,双方的军需官们就已经在打仗,并在决定着战斗结局了。

没有枪炮,最勇敢的士兵也无能为力,没有充足的弹药,则枪炮毫无用处,而在机动作战中,没有灌满了油料的车辆随行,无论枪炮或弹药都起不了多大作用,保养修理工作也必须在数量和质量上同敌人相等。”

由于德军只实现了部分摩托化,又无真正强大的汽车工业作后盾,由于政治形势要求德军拖带着意大利部队这种无用的累赘,加之利比亚港口容量太小,而陆上前送距离太大,所以,不管隆美尔在战术上的成就如何出色,进军中东的轴心国部队的补给问题显然是无法解决的。

在这种情况下,希特勒最初定下的派一支部队到北非防守局部地区的决心是正确的,而隆美尔再三违令,远离基地,盲目进军,则是完全错误的,他将永远不能得到宽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