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570章 中尉日记一

第五百七十章 中尉日记一

我其实早就应该知道来安南这事儿有些不妙了! 透过飞机的窗,岘港的郊区看着就象无边无际的墓地,随着飞机的下降,我终于看清那些坟墓其实是炸弹坑,这个地方,布满了炸弹坑。

远处,可以看到大炮在开火,冒出一团团灰色的烟雾,不知道为什么?所有的大炮腾起来的烟都是灰色的,无论它在哪儿打,我不知道,除了我,还有谁会想到这种地方来。

而这一刻对于我,等的时间却太长了。我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有那么多各式各样对战争的期望,无数次的心理预演,加上即将第一次参加战斗的那种紧张和热切,我禁不住颤栗起来,裆下的家伙也硬了,我想,我还真是个勇敢的男子汉。

空姐沿走道走过来,头上是那种冻干似的发型。她不停地告诉乘客系好安全带。

“我不希望看到有人受伤,哈,哈。”她玩笑道。

去你的,我心想,我激动得都在颤,这事儿有些不对头,我对自己说,期待了这么多年,做好了各种各样的准备,我就没准备过会遇上这个,我设想的所有剧本中就根本没有女人的角色,战争本来就应该是男人的事儿,这里根本不应该有女人出现,这到底算怎么回事儿?

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味道,我初次到南宁时,不知道是否曾经留意过那儿的鲜花的香味,这是我以前暂离这个地方时注意到的第一件事,我总是最先留意鲜花和花香,南宁微风中弥漫的花香,闻起来是那样的柔和甜美,甜美得好象是舌头品出来的一样。

一到岘港,扑鼻而来的那种他妈的又臊又臭的味道,就象用热风机对着老陈尿和麻袋狂吹一样,这破地儿热得见鬼,不是一般地的热,步出飞机就感觉到又潮又湿粘糊糊的热浪,在这种狗屎地方,你根本就不可能跑远跑快

机场跑道旁的临时宿营地,是为刚来的我军官兵准备的,它完全就是我事先想到的样子,帐篷脏乎乎的盖着厚厚的灰尘,绿屁股的士兵漫无目的地在旁边乱逛,脸上毫无例外全是一付白痴般的混账样,就好象他们不知道眼前的一切是梦境还是真实,我他妈的倒是能确定这是真的,真得就象我是混帐一样。

临来这里前,我给自己定了规矩,就是,在这期间,我永远不自个儿置疑自个儿来这儿的理由,此前,我只知道和平世界,从未经历过战斗,我想,恐惧,有可能会模糊我来的理由。,但最终,严酷的战争会告诉我什么是对的。

战争是实实在在的,没有掩饰,不象和平环境,什么都是虚的,我对自己即将的表现完全自信,就是这样,这整个儿的事情,无非只是一年的服役期罢了。

这是我的开始,我自己的,我觉得自己进入了角色,刚来就进入了。

营地附近有个只接待军官和军士的小酒馆,我沾到酒之后总是有麻烦,如果我没什么事儿干,我和大多数人一样,就想看看自己到底有多快,能把自己的膝盖弄软,然后,等我知道自己喝大的时候,膝盖已经完蛋了。

通常,当我挣扎着想从酒吧中间的舞池站起来时,我得用手护着屁股, 因为那时候膝盖和腿已经不听使唤了。痛饮和男子汉气概好象是一体的,或者,痛饮就是男子汉气的代名词?

这个酒吧就只是一个铁皮顶的小棚屋,地上支些棍就搭起来,大小不过一间教室,唯一的饮料只有冰镇啤酒----听装或者大桶的北方牌啤酒,有人肯定买通了什么人儿,要不,所谓的北方啤酒享受怎么成了军队提供的唯一啤酒?

我表现得就像头混蛋猪猡,一头步兵猪猡,看上去我们总是又脏又丑,一付愚蠢样,士兵都是这个样儿,那些狗屁的招兵广告上的形象和我们完全不搭界,真正的战士,看起来就象是马戏团中没化妆的小丑。

我们这样的猪猡,大多数都有某种幽默感。是猪猡没错,通常还带点儿邪气,但每个人都能够以自己的方式找乐子

如果你已是猪猡,但却又是一头不好玩儿的猪猡,那你根本就不是合格的战士,那样,每个人都会找你的麻烦,想幸存,就得把自己弄得滑稽好玩。

战场上,猪猡们从不吵嘴,不打架,他们只是相互戏弄个够,要不就相互屠杀。滑稽些,也就安全些,这就是意义,吵嘴是和平世界的事儿,在这儿,杀人才是真的。

这样的热天,我用不了多长时间就把自己弄醉了,一个当地的酒吧女一直在勾引我带她走,但我的脑袋已经太大了,每次我试图看清她长相时,我只能看到一些模模糊糊的重影。

有个军士不停地往我手里塞安全套,他妈的,我得在战争中待他妈的一整年,我犯得着去担心害怕小小的淋病吗?不过,最终我还是自己一人离开了酒吧。

我们的临时帐篷紧挨在跑道边上,在跑道全长约四分之三左右的位置,帐篷内壁垒有约一米高的沙袋墙,肮脏的地上放着几张满是灰尘的行军床,没有床具,我用裤子和衬衣叠个枕头,只穿裤衩躺**,听着外面战斗机的起飞声。

飞机到达我的位置时,正好是刚刚要离地的时候,真是太吵了,引擎的吼叫声,简直使我内脏都跟着震动,对我而言,这该是勇者之乐,它们给越盟武装带去了地狱之火。

去吧!我心想,干他娘的去。尽管这样的双机起飞一直在进行,不到两分钟就来一对,但却一点儿也不影响我的睡眠。我是既来之则安之,真睡了个好觉。

我去报道的第230营营部里乱糟糟的,一个少校告诉我说,我将被派到一座山,我一下就注意到了地图上这座山的位置。这个地方就在安南南部的西北角,紧挨老挝,从地图上看,我觉得老挝的距离,也就是用手扔一个篮球飞出的那么远,而越盟在老挝位置的藏身点的距离,则肯定在大炮射程之内。

在那里的881和861高地上,刚刚结束了一场激烈的战斗,眼下,这两个高地是被我们占领,我对自己说,这不正是你想要的吗?你想玩真的,这下满意啦?这该死的鬼地方绝对让你他妈地真个够。

我第一次感觉到了要命的紧张,我意识到这回真的要去打仗啦。我将直接去前线部队,前线混成步兵部队---第48军第三装甲旅第230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