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580章 中尉日记十一

第五百八十章 中尉日记十一

我们回到巡逻的现场,我抓过营话务员的话筒,我呼叫道:“黑芽,黑芽,这里是黑芽塔4,完毕”

“塔4,黑芽收到,请讲。”回复马上就来。

“我们要一个紧急救护,我们碰上一些野水牛,人员和处理严重不足,完毕。”

“收到。塔4,你说的是水牛?完毕。”

我还没来得及回复,步话机里传来另一套装置发来的声音。

“塔4,这里是黑芽3讲话,叫塔4本人通话。完毕。”

我听出了是营参谋长的声音,一个只会溜须舔腚的讨厌鬼职业军人。

“说吧!你正在和他讲话,3号。”我顶了句。

“塔4,到底怎么回事儿?我要详细的报告。”

“报告会有的,3号,等我回去后再说,眼下,救护车队,怎么样啦?”

接着,我听出了步话机里中校营长的声音:“嗯,塔4,怎么回事儿?完毕。”

“怎么说呢?我们和一群野水牛发生了遭遇战,我们打死了一头,我本人也开枪打伤了一头,我们有一个人负伤,完毕。”

“好吧!塔4,在外面要注意点,这里是黑芽1本人,结束。 ”

注意个屁,我心想,又不是我们愿意招惹的那些混蛋水牛。

我们在小溪边找了块地方,作临时救护场,我让人把少尉抬过来,士兵们发狂地为清理降落场地,你知道少尉的那个话务员尿仔,在干完活后,又做了什么吗?当时,少尉躺在地上,等着被运走。

尿仔摸过去,轻松地俯下身,说: “嘿!少尉,你剩下的吃的能留给我吗?”

如果我是那个少尉,我会觉得那天是双倍的晦气,先是水牛,后是话务员,但当时当地,我只顾得上擦自己的屁股

。我没法接受这个事实,就是开始时,我弄错了开枪的方向。

经历过被自动步枪射击,遭受过打过来的火力攻击,那真的是可以长学问,此前,你所有的训练都是你来射击,训练中,你是射击方,你的射击总是向前,子弹飞向你的前方,与被射击,子弹冲着你来相比,那是不同的,完完全全的不一样。

881高地是一个圆锥型的山脊顶部,因海拔高度为881米而得名,高地下面的山谷中,是茂密的森林,而山脊梁上布满了高大、锋利的阔叶草,陡峭的山脊西梁几乎是从山底直接抬升881米到顶,任何想攻击881高地顶峰的人,都得面对这种异常陡峭的地形。

我来安南之前,第48军第3装甲旅刚刚从越盟武装人员手中夺占了881高地南峰,那是目前为此,山地战在安南打的最大战役之一-越盟武装并不是轻易放弃这个高地的。

现在,我来代表我们占领着她,我们其实不仅仅是在占领,我们还在糟蹋她。

我们把高地周围方圆两公里的树木全部砍掉,灌木和植被全部清倒,以便有良好的视野和射界,不用说,我们当然还给她绑上了铁丝网鹿砦。

我比较相信铁丝网,我喜欢带有各种各样尖刺倒钩的铁丝网,我们在地上布上了约半米高的刺网,摆成棋盘状,任何人员和动物想要通过的话,不好好地来段跳舞表演是不可能的,就象那些愚蠢的新兵做跨轮胎训练一样,且得好好地跳上一阵,环绕着我们的机枪阵地,我们还布上了齐胸高的铁丝网。

我酷爱定向地雷和凝固汽油弹,我们把定向地雷象挂珠一样,连串地布在我们的战壕外,看起来就象一道道绿色的网,网上坠着的小绿盒子,好象未经雕琢的祖母绿一样,小绿盒子里装的,就是要命的弹丸和炸药了。

凝固汽油弹,顾名思义,是200升的废油桶里装上胶状的固体汽油和炸药,怎么样,我还算照顾我们的881南峰小姐吧?我可以说是用了我们手里最好的珠宝来装扮的她。

她也很照顾我,她陪伴我生活了不短时间,我爱她胜过了861高地,这是由于她所在位置,她的周围,全是美丽得令人难与置信的高山和峡谷。

从881高地南峰往北,约几千米远,是那个另一个美人,881高地北峰。

1949年的春季作战后,登上881高地北峰的第一次巡逻,就是我带队去的,想想看,平时你就睡在越盟老挝基地的这个大美人旁边,忽然有一天,你直接走着登了她的顶,而这时候主人却不在家,或是不想和你打仗暂时撤了,这种事儿,真的是很能让人趾高气扬,不可一是一阵子,这就是在说我呢

沐浴在干爽的阳光下,你呼吸都变得不一样,阳光中,空气变得格外清新,要知道,雨季中的阳光,绝对是太难得的享受。

太阳出来时,会有个士兵跑来,撕开我的掩蔽部的帆布门,大喊一声:“头儿,太阳出来啦!”我的士兵,都知道我是多么地渴盼阳光,就象盼望邮递员的到来一样。

这时候,我就会带上香烟,先去管枪弹的中士那儿一趟,没别的,就为枪弹中士那儿什么时候都烧着一壶当地的黑咖啡,黑咖啡是把磨碎的咖啡豆不用过滤,直接加水里煮,喝之前,你得先让它沉淀会儿才行。

我端上一杯煮好的咖啡,走到我的掩蔽部顶上坐下-这是高地最高的点,双脚在掩体的边上啷当着,喝着浓烈的咖啡,点上烟,看着我的王国慢慢显现出来。

士兵们从他们的掩体或战壕中出来,一夜的潮湿,使他们都湿透了,一个个看起来,活象肮脏、褴褛的瘦狗,他们搔抓着,咳嗽着,放着响屁,或者在战壕前撒尿,太阳出来的时候,这些家伙全是这一套习惯。

这时候,凝视远近的群山、峡谷、山岭的人,就是我。

我的王国孤悬在外,视野内,看不到我们的其它阵地。当你成为高地上的国王时,你是孤独的,而我是孤独中的孤独-----孤独的王国中的孤独的国王。

你在一个不知道什么鬼地方的寂寞的山顶,和一群屠夫一起生活,这时候的你,就是那个需要自我调整的家伙,当你能把这一切不当回事儿,觉得这里的一切都是世间最自然的、理当如此时,那你可以算调整好了。

就象你吞进一大口空气,却不把它们呼出来一样,你一口一口地吸进,不断地把你个人的知觉、情感什么的吸进肚里,埋藏起来,不让它们出来影响你。

我就是这样一个如此聪明的混蛋,做着我不得不做的只吸不呼,以度过孤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