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591章 宣言

第五百九十一章 宣言

1948年1月10日,在中华复兴党的推动下,姚水光以中华复兴党主席的名义发表了《关于时局的声明》,其公开表明:虽然中华军具有没有充足的军事力量和充足的理由,确有把握,在不要在很久的时间之内,展示在这个世界上顽强无敌的军事力量。

但是,为了在华夏大地实现真正的和平,减少人民的痛苦,中华复兴党愿意和华夏大地中央政府和各地方政府和军事集团在下列条件的基础上进行和平谈判。

这些条件是:

(一)在华夏大地消灭一切军事对抗行为

(二)废除原宪法,重新制定符合国情的新宪法。

(三)废除原法统,以人民意志决定政体。

(四)依据民主原则改编一切华夏大地的武装力量。

(五)开发所有经济领域给民间资本。

(六)改革土地制度,以使华夏大地人人是土地的主人。

(七)废除所有与外国签订的条约,有必要的再重新谈判。

(八)召开所有社会各界和团体参加的政治协商会议,成立华夏联邦共和国和真正的议会,接收原中央政府及各级地方政府的一切权力。

2月16日,姚水光召开记者会说明统一团结问题,中华复兴党是诚意的,不是政治手段,希望能真团结所有政治势力在统一政令下工作。

他接着说道,他相信所有政党是爱国的、有思想的,都是国家的人才,而现在中国是需要各类人才的。

他对于各政党方面所提军队数目,乃至其组成、地区及干部使用等,明显的没有不同意见,但是,他表示对所有政党和团体一个中国旗帜下的问题则绝不让步。

他表示,只要大家以民族和祖国的利益为重,我们可以重新携手团结起来,我们相信我们久经忧患的伟大华夏民族一定能够依靠我们自己的努力,实现祖国真正的完全统一。

(一)各政党可以通过对等谈判来实现华夏大地的和平统一。

(二)各政党控制地区可以作为联邦中央政府统辖下的自治区享有高度的自治权。

(三)地区的自治政权仍归联邦中央政府领导依能力可以派人参与联邦中央政权的领导工作。

最后,他强调,任何反对中国真正统一的政党和团体就是整个华夏民族的罪人。

“老大这个大帽子可不是谁都敢戴的,重的能把人压死

。再说,对所有政党的利益没有丝毫影响,还是和1946年的情况差不多。我看,我们也要准备中华复兴党的总统人选吧。”

叶奋韬说的没错,当时中国的各个政党只要保住自己的利益就可以做出任何妥协,尤其是对军队的放任态度更是赢得了所有政党的一致欢迎。

叶奋韬心中暗笑--谁都可以得意,过几年你们就知道厉害了。

“叶叔,我想这样的,小姑奶奶和胜强搭档就好,胜强正好是军人了,整个中国都知道,一文一武不是挺好吗?”

“老二的主意,大家觉得怎么样?”

“不好,以后还有国防部长,那得是文官,胜强早就说过要脱下军装,这不正好了吗?到时也没人有废话。”

“莹妹说得对,那就小梅和云学兄搭档也不错。”

民主实质就是利益分配问题,什么是利益呢?

利益不但是金钱,还有尊严,有尊严赚钱也容易点。

自由的生活,行动思想自由也可以赚多点钱。

自治,能够管理自己或物业,可以省很多钱。

监督,能够监督贪官,保护自己利益。

对于民主国家来说,民主自由就是最高利益,对于独裁国家来说,独裁者的利益就是最高利益。

那些中华军控制区的商人说的很实在--我支持孩子们去投票,但我无权干涉他们去选谁,我们这一代一直低头默默地生存,从来不注意自己的权利,我们的下一代绝对不能这样。

虽然他们不干涉家人、亲友把票投给谁,但他提出了自己的建议--你们支持的人,要能给中国社会带来安定,能重视中国人的利益。

他们的标准也对家人表明了--你们选的人,最基本的条件就是关注中国人的权益,我们这些默默无闻的人,为社会做出很大贡献,为什么不能得到应有的权益?

为动员尽可能多的人参加此次大选投票,中华复兴党和中华复兴联盟所在各地的委员会找出资格选民的信息,然后给他们写信,鼓励他们登记选民证参加投票

据介绍他们以这种方式已经发出1000万封信函。

在王梅和上官云学的一次大型造势集会上,他们至少动员了超过五十万名选民参加。

五十万,数量惊人,而且,能有五十万人参加总统竞选集会,意义就不同凡响了。

尽管中国人自由参政相对于英美还是起步阶段,但中华复兴党和中华复兴联盟几位活跃在主流或政坛的精英,正在竞选议员,努力发出他们声音,号召人民踊跃参政。

加上自由中华之声连续的舆论轰炸,此时的华夏大地,全体选民群体,也正以前所未有的积极姿态准备行使自己的投票权。

各地票箱也前所未有地为中国主要政党总统候选人、议会候选人所重视。

看起来,中国人这次团结一心,决心打造一个中国普通老百姓参政的黄金时代。

王梅搭乘由30多辆汽车组成的竞选车队,并有数百辆摩托车在车队两旁护送前进,竞选团队一行人浩浩荡的前往中华军控制区所有选区。

王梅的车队由于受到热情民众的包围,只能缓缓前进,每次车队都历经数小时才能抵达目的地。

沿途受到高举旗帜和标语的支持者热烈欢迎,民众欢欣鼓舞地不断高呼:“民主万岁!”

上官云学则在电台不断的发表讲话,辅助人员则将各种数据汇总。

渐渐地,一个未来理想的总理人选浮上了政治舞台。

“吴国桢和他的哥哥吴国柄都曾在天津南开中学就读,当时吴国桢只有十岁,是南开中学年龄最小的学生。我晚上查巡学生宿舍时,看见他把被子踢掉了,还曾为他盖被。他的简历在这里。奋韬兄,您看看。”

“伯苓兄的建议当然要好好考虑了,这让我想起天麟兄要是也在该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