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600章 坚强的盟友

第六百章 坚强的盟友

送走乌曼斯基的转天,克里特,范登堡,汉斯夫妇不约而同的来到叶奋韬的私宅,这让叶奋韬,贾莹感到吃惊和意想不到。

克里特相对简单,他则要恢复贵族身份,寻求一个英国上议院的席位。

而范登堡经过反复考虑之后,准备参加美国参议员的竞选。虽然是初次参选,知名度、人际资源都不能和那些老政客相比,但他还是决定背水一战。

回国后的范登堡在选区中四处奔走,和选民亲切交谈,告诉他们自己的政治纲领,和他的竞争对手相比,范登堡显得年轻、富有朝气。

有人这样描述他的魅力:“当他看着你的时候,好像把你看做世界上最宝贵的东西,更要命的是,他的神情完全是真诚的……他用真诚和热情去感染大家,赢得支持。和他的演讲相比,那些精心准备、字斟句酌的演讲稿只是一张苍白的废纸罢了,连竞争者都不愿照念。”

在烧掉了3000万美元的竞选资金后,民主党候选人,f-范登堡1954年在迈阿密州的参议员选举中以三分之二的高票当选参议员。

他显然对自己非常满意,整个竞选过程中的演说都在轻松幽默的氛围中进行。

据选举委员会统计,范登堡共筹得约3800万美元竞选资金,花掉了2950万。

这些资金大部分用在电视广告上,在他的账单中,包括花费美元在拉斯维加斯买花,美元在格兰岱尔市享用法国大餐,以及8.35万美元在曼哈顿绿野客栈酒吧的消费。

其实,这对他今后再次向上(竞选总统)的政治生涯不利。

在美国,政治终究还是一个后勤竞争的游戏。

据《时代》周刊报道,范登堡开始竞选前明显已经开动了竞选机器,而且在参议员竞选上,迈阿密州没有人是他的对手,但他还是全力以赴地募集政治献金,筹到的资金已超过3000万美元。

他一直以来都在准备一系列观点中立的竞选议题,包括能源政策、经济、隐私权,甚至农民问题。

而且,他的政治运作团队也扩充到了32人,都是全职,再加上他的私人办公室的10个人,以及另外15个人正在帮他建立和辖区选民直接邮件系统沟通的顾问,竞选的团队架构已经非常明晰,当选也在情理之中

叶奋韬饶有兴致的看着他的演讲内容,不时向王梅讲解着里面语录式的要点,当然,贾莹和霍晶也是很好的听众。

除了在经济学家的抽象理论中,不会存在完美的市场。

除了在政治领袖的梦中,不会有完美的政府。

也没有完美的社会,我们只能在人类现有的基础上努力。

未来就像过去和现在,不会完美也不可能完美。

我们的女儿和孙女将面对现在我们想象不到的新挑战,可是我们每个人都可以为未来尽一份心力,我们可以为正义、平等和人权大声疾呼,更可以站在历史正确的一边,不论风险,不计代价。

下决心不屈服于自私心理、愤世嫉俗或仇恨情绪,坚持你一种受其影响的永恒的价值观,特别是坚持人人都能接受而且是以人人平等为前提的价值观。

生活没有彩排的机会,你将不得不即兴发挥,演好每一场戏,唯一可以做的准备是你们也已做过的那些事情:受尽可能好的教育,不断从文学、《圣经》和历史中吸收知识,尽力去了解人类的经验。

这样你才会有真正明确的路标,引导你朝着正确的抉择前进。

生活中一切有意义的事情都是以超脱个人存在为特征的——超出自我保护的局限——面向其他人,面向社会,面向整个世界。

只有通过往外看,通过关心那些纯粹为生存而奔波的人,通过将你自己不断地投入到**混乱的世界,直到使你的话产生影响为止——你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人。

每个州民都有直接向州议会提出立法要求或者建议的权利,这个要求或者建议必须与民主和法制国家的基本概念相符合,此外这个建议不能设计到州的预算、官员薪水、养老金、补贴等以及公共支出。

假如这个建议获得两万个选民的支持的话,议会必须对它进行听取和讨论

假如州议会在四个月内不批准上述建议的话,建议的代表可以进行公民创制。

州议会决定这个公民创制是否合法。假如有5%的选民同意,则公民创制成立。

假如公民创制成立的话,州民必须在九个月内对此立法建议进行公民复决。

州议会可以提出一个自己的立法建议同时进行复决。假如此前州议会就已经批准了这个法律的话,那么就不必进行复决了。

假如联邦宪法法院判决该法律违反宪法的话,那么复决也不必进行,假如公民投票大多数,但是至少所有选民的1/4批准这个立法建议的话,则这个立法成立。

假如这个建议涉及到宪法的更改的话,那么需要三分之二多数投票人和至少半数所有选民的同意。

投票时只能投赞成和反对票。

州政府、个别议员、一群议员、或者通过创制州民可以向州议会提出法律建议。

州议会或者公民复决决定法律生效,假如新法律需要宪法更改的话必须三分之二以上的议员同意。

汉堡汉萨自由市位于不莱梅东北部易北河岸,是德国北部一座美丽的港口城市,是德国第二大城市,仅次于柏林。

在行政上,它是一个州,相当于中国的直辖市,与德国其他15个联邦州地位相同,面积755平方公里,人口153万,其中外国人占接近百分之二十,另外有投票权的华侨华人近2万余人。

g-汉斯的提案条款明显是从着这个州的州长职位。

离别虽然有些伤感,但叶奋韬明白,他们和准备回国的上百人原中华军中的欧美人士以后就是中国在欧美坚定的盟友,在这一点上,他深信不疑。

当然,他们竞选辅助人员的薪资绝大部分都是中华军在各国的秘密机构支付的,这也是叶奋韬在他们走之前承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