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602章 中尉日记十九

第六百零二章 中尉日记十九

在医院里,据说过了三天我醒了过来,这次受伤改变了我今后的命运,就在我醒来的第三天,我看到了《安南纪事报》,这是我们黑字《纪事报》的安南版。

今日的头条是一条惊人的消息,也使我陷入深深的思考中。

今天我们执行了一项命令,我为我自己,为我的朋友,并为我们的国家感到耻辱,我们把所有我们能看到的房子全部夷为平地。

这是一片散落的村庄,村民们穷得简直让人难以置信,我所在的部队烧毁和掠走了他们少得可怜的财物, 请让我给你们详细说说。

这里村民们住的房子是用芭蕉叶盖顶,屋墙是用干泥从里面垒起来的,像个防空庇护所,我们的长官认为这种建筑物具有攻击性,所以类似这样的房子必须全部烧毁。

10辆装甲车和卡车这些房子中间,上面跳下了60个士兵,一着地马上端起枪向这些房子进行扫射, 就这样我们摧毁了所有的房子,到处是一片哭声,乞求和祈祷声。

这些村民眼巴巴惊恐地看着我们把他们的家、他们仅有的一点财产和食品烧掉,说实话,我们把他们的稻米运走或者烧光了,把所有的牲畜都射杀了。

据《安南纪事报》报道,26岁的中国西南联合军陆军中尉苗谢宇说:“我没一天不为这事感到愧疚,我愧对被杀的人、他们的家人、牵涉的我军及家属,我感到非常抱歉。”

1949年3月16日,苗谢宇中尉率领士兵到莱村执行搜寻和歼灭任务,清剿越盟游击队

。虽然没有敌军炮火,但他仍肆意向50多名手无寸铁的男女老幼开枪,并放火烧村,安南和其他地区的华夏国民对此震惊,掀起反战情绪。

他被送上芽庄基地军事法庭受审,1949年5月20日被裁定谋杀12人罪成,判处终身监禁,其后获减刑,最终在软禁3年后获释。

他当时辩称只是奉上级之命,但不获控方接纳,他在法庭上被问到服从非法命令是否违法时,他答道:“我相信是的。”

华夏红十字会主席皮倩颖说,苗谢宇中尉回答了每一条问题,结束时在场人士站立鼓掌,安南自治区首席检察官哈保良表示,杀害了这么多人,很难道歉了事,但最低限度这是承认责任。

“上尉,很抱歉打扰您,祝您早日康复。”放下报纸,我看见窗前站着一个我不认识的小姐,手里是一束看起来刚刚采摘的鲜花。

“您好,请问小姐有什么事情?”我微微点头致意。

她将鲜花插入花瓶中,手里变戏法似地拿出我的笔记本:“上尉,这是您的吧?很抱歉没有经过您的同意。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李颖,是《纪事报》的战地记者,您看到的这篇文章是我写的。”

“您好,小姐,我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吗?”

“有个建议,不知您是否考虑一下。我问过医生,您一个星期以后就可以出院了,我想为您推荐一个工作,加入我们......”

“我还是会回到军队,我也没有任何其他的技能。再说,我还要报考突击队。”

“我们主编也是这样认为,但他的夫人不这样认为,她认为您加入她的队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您是说......”我心里知道她说的是谁,这是我必须仰慕的一个女人。

“她是说,在炮火中还能写下自己感受的人正是我们想要的人。”

“我同意,但我要休息一段时间。”

“当然,正如您在报纸上看到的,战争可能使人变成疯子,我们的职业要求是客观,您现在安南放松一下,南太平洋国家联盟是我们下面要采访的重点地区

。对了,顺便说一句,我是突击队出身,到突击队采访我可以当向导。”

我的妈呀,我心里实在想不到,这样一个文质彬彬的女士也是突击队员.....

出院了,我开始过着清闲的日子,正可以好好看看我曾经战斗过的地方现在是什么样子。

似乎大多数人的潜意识里,都认为原来的安南是一个极为贫穷落后的地方,实情到底是如何呢?很多首次去安南的国人都是抱着这样的想法过去的,包括我,结果到了安南才发现完全不是我们所想象的那样,这里的城市物价不但不便宜,而且颇贵,这也是实行经济战的原因。

首先来看吃,如今安南饮食消费的价格水平已经颇高了,即使在一个县级城市肮脏简陋的路边摊吃一小碗米粉,口味和卫生得不到任何保障,也要约人民币7-9块,分量却只有家里的一半,一碗炒饭约人民币10几块了。

要是去室内的,装潢稍微达到家里中档水平的餐厅,那一顿饭下来,没有几十块钱是绝对搞不定的。

但你不用担心,只要你有工作,你会得到一日三餐的保障而且是免费的。

再来看住,这里倒是便宜,这里的地方政府在规模城镇都建设了五层的大批住宅楼,农村的人只要迁移到这里都可以以很低的价格或者在银行贷款购买,但在农村,你只有自己建房了。

这里的城市之间的公共交通不太发达,城市里的人出行要选用城际公交车,价格比出租还要刺激,这也是限制人口流动的最好方法。

这么一看下来,这里的物价确实不低了,甚至高得超出我们的想象。

由此可见,这里除了企业供给的食品,其他的物价很高昂,薪水也很有限,尤其重要的是,没有加工的粮食即使有钱也是不可以带出城市的。

安南特别行政区还在享受免费的义务教育和国民医疗以及公营设施,如公园、博物馆、古迹景点的低票价,更难能可贵的是,这里的人乐观现实的生活态度,不去为那些不切实际的消费需求而烦恼,在这个特别行政区里,青年男女们不会因为没房子就结不了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