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622章 天空战记十八

第六百二十二章 天空战记十八

飞过利齐以后,我们发现一支稀疏的苏军纵队,这很可能就是今天曾经遭到我们攻击的那一支苏军纵队,他们正在向东移动,在地面上,有些地力残留着很多履带压过的痕迹,这里显然发生过坦克战。

渐近黄昏,难于搜寻到我们最喜欢攻击的目标——敌军汽车,空中也没有发现可攻击的对象。

可巧,在我们侧方稍高些的地方好象有一架苏军飞机,它离我们太近了,可是?为什么我未能及时发现它呢?也许是在这之前这架敌机飞得比我们低,敌机与昏暗的地面背景融合在一起的缘故吧?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现在飞得比敌机低,敌机也定然发现不了我。

我开始转弯,以便接近敌机,敌机仍无任何反应,大概敌机的机组人员正在全神贯注地为他们的炮兵校正弹着点呢。

我按下射击手柄,一串炮弹直奔敌机飞去,从下方穿透敌机机身和发动机,就在这时,一团乱纷纷的白色碎片突然向我扑来,这是什么东西呀?我赏给他们一串炮弹,他们却甩给我一大把传单?不,原来是破碎的铝片!

我把飞机拉起来,接着压驾驶杆使飞机向一侧倾斜,以便于往下看,敌机拖着长烟急速地盘旋着向地面坠去,看样子,敌机是被我揍下去了。

咦,不对,敌机在跟我耍花招呢

!在眼看着就要触及地面的一瞬间,敌机突然转入平飞状态,径直地向着鲁特河方向逃去,我看了我的小机群一眼,见卢卡舍维奇正跟在我的身后,吉亚琴科的三机编队也在我的侧方,我就对着敌机冲过去。

敌人的高射炮向我开火了,炮弹的弹迹就象触角一样,贪婪地寻找着牺牲品。耍花招逃脱的敌机就在眼前,必须消灭它,此时此刻,一切危险我早已置之度外,甚至下巴被子弹擦伤,也未能把我的目光从敌机身上移开。

好,敌机已经掉进我的瞄准具光环里,现在,它再也休想溜掉了,我按下射击手柄,敌机就象胶合板做的模型飞机一样,被我揍得粉碎。这回敌机是实实在在地坠下去了,这可不是跟我耍花招!

我把飞机拉起来,向四周看了一眼,想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我用手摸了摸下巴,挺疼的,飞行手套上沾满了鲜血,我转头向右侧看了一眼:座舱盖被子弹打穿了。

就在这时,我突然发现空中又出现一架苏军的侦察飞机。这不是幻觉,是真的!这架敌机,也象刚才被我击落的那架一样,大摇大摆地飞着,根本就没有看见我,它也许是来替换前头那一架炮兵校正飞机的吧。

我又发动攻击,这架敌机也同先前那架一样,在我面前卖弄起狡诈伎俩来——它也假装坠入螺旋,急速下跌,装作即将坠毁的样子,那可真是没说的,这个迷惑人的动作敌人做得实在太熟练了,装得象极了!

为了击毁这架敌机,我迅速推机头俯冲下去,那简直是垂直地往下俯冲,大地迅速迎面飞驰而来,这时,我突然听到什么东西脱离飞机而去,同时觉得气流打脸,我急忙向怀里拉驾驶杆,想把飞机拉起来。

由于动作过猛,我在一瞬间失去了知觉。直到离地面很近的时候,飞机才从俯冲状态改出来,敌机怎么不见了呢?啊!原来它已经坠毁起火了!看来,这架敌机螺旋下跌不是装的。

直到这时我才意识到,自己也只差一点点没有撞在地面上!我太冲动了,何必去穷追这架完全没有必要追赶的敌机呢?它并没有欺骗我呀,它是实实在在地掉下去了。

我们编成密集队形向马亚基机场飞去,一切还算顺利,不过,我却无论如何也无法平静下来,暗怪自己鲁莽。

我们着陆的时候已经是黄昏时分,尽管天色昏暗,机械师还是发现飞机座舱盖被我飞丢了,他跑到我的跟前,吃惊地问道:“您怎么了?少校?”

“没有怎么呀,我不是挺好的吗

。”

“那您怎么满脸都是血呢?”

“满脸都是血?这倒不要紧,只是飞机损伤不轻,够你忙一整夜的了。”

救护车开过来了。

“请您快上车吧!到卫生队去。”医生催促道。

“得先去报告完成任务的情况。我没有什么不好的感觉。”我回答说。

我把下巴上的血洗净,就去找伊诺大队长了。

“你们强击了什么目标?”大队长问道。

“什么目标也没有强击。我们只不过游猎了一通而已。”

“怎么个游猎法儿?”

“是这样的……我们碰到什么?就消灭什么。在10分钟内,我们击落了两架敌机。”

在食堂里,新任命的大队参谋梅德杰少校提议,让我喝下双份儿的庆功酒。

“少校,今天您可得喝下这4两酒。”他微笑着说。

“为什么一定要喝下4两呢?”

“每击落一架敌机,就得喝下2两酒。击落两架呢?……”

我朝着我们这个小机组的几位飞行员那边指了指说:“那就给我们每一个人都斟上4两酒好了,能办得到吗?”

“可没有那么多酒啊。”

“既然如此,那你就别乱出馊主意了,快把这第二杯酒收起来吧。”

手风琴手奏起欢快的乐曲——《紫色的空军》,别的飞行员,也都凑到我们这张餐桌上来表示祝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