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659章 天空战记四十六

第六百五十九章 天空战记四十六

在泽尔诺的这些日子,我们是按照靠近前线的军事学校的规章安排生活的:在教室里上课,开技术学习讨论会,飞行训练,我们这个机场紧挨着一个农场所属的一个村子,拨给我们的办公室很宽敞,我们的工作也不受任何干扰,供上课用的主要参考教材,就是我们飞行大队的作战经验和我的笔记本里记载着的东西。

我们把理论训练称之为战术学习,把空战讲评、飞行后讲评、战例分析,都提到战术高度对待,这本身就提高了理论训练这一门功课的地位,强调必须熟知自己的战友积累的经验。

我们的报刊上也经常提醒我们这些前线作战部队必须每天结合作战经验进行学习,这使我们这些前线战士认识到,结合实战经验进行学习对我们来说是生死攸关的,应该成为我们的习惯,成为我们的生活准则。

事实上,补充到空军前线部队来的飞行员在航校学到的东西多已陈腐,他们来到前线以后,立刻感觉到几乎无论什么对他们来说都是陌生的、新鲜的。

就拿战术来说吧,他们在航校学到的那些战术知识,明显地满足不了战争的要求,他们来到我们飞行大队,我们这些老人应当关心他们,让他们掌握我们用鲜血换来的宝贵经验,让他们不再重复我们犯过的错误。

因此,各个飞行大队的大队长,都把飞行员的学习与战斗并列在同等重要的地位。

为什么必须不断提高军事素养呢?这我是在经过最初的挫折与胜利之后才懂得的,把这些经验告诉新飞行员对我本身也是有益的,这能使我更深刻地去思索那些主要的本质的东西,重新回忆那些已经忘却的东西。

我向新飞行员讲述了双机编队的优点与三机编队的缺点,强击地面目标时的最佳进入方向、角度和飞行高度,在敌高射炮火力区如何机动,敌机的武器和战术等等,用自我解剖的方式,分析我自己几次失利的原因以及其他飞行员犯过的战术错误。

我在黑板上画了一个敌机缩影,以便形象地讲解对敌机开火的最佳目标投影比、距离等,我也讲了那一次几乎丧生的教训。

训练的最后阶段是实际演练空战动作,用的是F-10飞机,这些小伙子在空中互相打得热火朝天,动作做得有板有眼,有时,竞至忘记了这里紧挨着前线。

有一次,正当两个新飞行员在空中决斗的时候,一架敌机突然出现在他们所在的空域,从那里直奔机场飞来,我虽然有些着急,但心想,来吧,我的学员马上就会给你一个厉害的瞧瞧。

咳,奇怪!敌机已经飞到机场的接近地了,可是,他们两个人还在那里专心致志地你追我赶,打得难解难分!难道他们至今还没发现敌机吗?

我急忙朝着自己的飞机跑去,随即起飞迎敌,这架敌侦察机见我起飞,慌忙投掉炸弹但落在机场外边了,随即一头钻入云中,直到这时,我的两个学员还在那里没完没了地决斗呢!

“看来,你们有点过分专心了吧!”当这两个学员下飞机后向我报告时,我对这两个能干的小伙子说道。

他们两个人都茫然不解地望着我,

“你们没有发现敌机’吗?”

“什么敌机?”一个新飞行员傻乎乎地笑着问道。

“从你们身边飞过去的,还投了炸弹呢。哎哟哟,亏你们还是战斗机飞行员呢!”

在飞行后讲评时,我对所有飞行员说:在后方也要象在战场上一样才行。

这一次发生的事情使我终于坚定地认为,是该把这些年轻人送上前线了。

在后方拖长训练时间,会使年轻人的热情下降,会使他们变得感觉迟钝,当天,我就向团里报告说改装训练结束,大队参谋长很快就来到了,并且带来准许转场飞行的命令。

10月底的一天,我驾着教练机,新飞行员都驾着自己的飞机,我们一同返回飞行大队驻地。

在我们所处的这一带前线地段上,坏天气迫使飞机无法升空,真正的空战越来越少,编队飞行几乎是办不到的:一飞出去,就谁也找不见谁。

没过多久,斯托夫地区的局势发生了变化,苏军妄图从北边迂回包围斯托夫的阴谋未能得逞,我军部队一面大量消耗敌军,一面准备转入进攻。

此次大会战的隆隆炮声也传到我们机场来,我们都在为无法支援自己的地面部队而苦恼,我们只能做点空中侦察和出动小机群去强击敌军。

有一天,象往常一样,铅灰色的乌云低垂着,压得人透不过气来,突然电话铃响,大队长叫我到指挥所去,我本想带上飞行图囊,但朝门外一看,立刻明白了:地图毫无用处,低云盖住了机场,连机场边界都无法看到,说实话,我早就想飞超低空了。

超低空飞行跟徒步旅行差不多,要靠电线杆、岔路口、林带和建筑物来定位,但是,要想精确定位,那就必须很熟悉航线上的地形。

我来到指挥所,伊诺大队长把手伸给我,随后就让我坐在他的身边,他询问了我的健康状况之后。

然后,大队长说:“好了,现在咱们说正经事吧:出动!”

“马上出动吗?”

“马上出动,集群司令部刚才打来电话:他们下达了一项重要任务。”

“那就只能单机出动了?”

“那当然了,这样的鬼天气,在只可单机飞行的地方,绝不可以拿两架飞机去挤着凑热闹!你必须设法找到苏联崔可夫元帅率领的坦克集群。”

关于这个坦克集群的情况,我从情报总局的通报中看到过,这个坦克集群曾经给我们造成过不小的损失,他们从奥列霍以西过来,穿越顿巴的许多区,前出到斯特河沿岸,他们试图在这里夺取沙赫特,强渡斯特河,迂回包围斯托夫。

但是,这个坦克集群在沙赫特城下遭到歼灭性反突击以后,掉头而去,随后就在秋季大雾的遮掩下,消逝了,至今踪影全无。

必须没法找到这个坦克集群,这任务很具体,在这种条件下,除了飞行员以外,又有谁能够在一两个小时之内搜遍前线附近的每一条大路、每一片树林、每一个村庄,然后报告说:敌军坦克就在这里呢?

谁也办不到!

只要能够发现这个坦克集群,并且报告它此时的所在位置,总参谋部就能摸清敌军中亚集群的全部战役计划,弄清敌坦克兵力的矛头所向,对在这个地区进行防御作战的我军部队来说,是至关紧要的大事。

我手头地图的比例尺太小,不适于此次出动使用,所以,我请求大队参谋长给我换一张比例尺为1:200000的地图。

大队部向集群司令部报告了此次出动搜索敌坦克集群的飞行员是我,大队参谋长刚放下话筒,电话铃又响了——集群参谋长找我接电话。

“雷少校,你必须找到这个坦克集群的下落!”

这既是命令,又象是恳求,集群参谋长又提醒一遍是为了让我更深刻地认识到此项任务之重要,他大概认为,只简单地命令说必须找到是不够的,好象还必须再说点什么才行。

“为了查明敌人这个坦克集群的下落,今天我们已经损失两架侦察飞机了,这两架飞机都是在大雾中坠毁的,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跟你说这些吗?”

“知道。您的意思是说--我,无论如何必须回来。”

“还得带回侦察资料来!”

“明白了。”

“你到恰尔特利去看一下,我军部队在那里包围了敌军,但是,主要的是侦察敌军的坦克!”

“是!主要的是坦克!”

“我们会给你申请勋章的。”

“一定完成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