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685章 痛击印度六

第六百八十五章 痛击印度六

我们来看看《纪事报》所开辟的关于中印战争的专题报道也许会对这场简单的战争有所了解,那就是久经战阵的中华军和一个未经过实战的军队真实写照。

10月11日,第一天

景颇自治区前线,我军的两个机步营在大口径大炮和飞机的支援下,以压倒优势击毁了一些印度前沿哨所。

印度空军出动128架次飞机回击我军,印度的吸血鬼式和神秘Ⅳ飞机开始轰炸了我军部队和补给仓库,我军被摧毁4辆坦克和大约30—40部其他车辆。

我空军的一个飞行中队F-10战斗机截击了印度的机群,空中格斗的瞬间,四架印度飞机全部被击落,15分钟以后,全歼印度机群。

10月12日,第二天

我军地面部队继续向印占区**,占领了斯利那加,深入该区纵深6至8公里远。

先头地面部队得到了A-10攻击机的空中支援。

10月13日,第三天

据印度军方发言人宣称,印度已经阻止了我军的进攻并给予我军以重创。

我方只有一架F-10受损,由包宁中尉驾驶的这架飞机成功地返回了我方基地。

空战之后,我军的一架F-10战斗机迫降了印度的一架英国蚊蚋式飞机,该机连人带机,完好无损被我军地面部队俘获。

10月14日,第四天

我军地面部队向克什米尔印占区继续进逼,并冒着印军的猛烈抵抗向前推进了接近100公里。

双方都出动了飞机攻击地面目标,我军损失了一架A-10攻击机,这架飞机是被地面高射炮火击落的。

10月15日,第五天

我军在坦克、重型大炮和空中突击的支援下乘胜前进,又攻打了三个印度前哨基地,其中包括锡亚尔科特城。

有一个中队的A-10攻击机发射火箭,先是袭击克什米尔战区的外围目标,而后扫射了印度帕坦科特空军基地并使用250公斤的航空炸弹使基地瘫痪。

10月16日,第六天

印度陆军第15军主力两个师攻击深入印境的我军,目的是分散我军的突击力量,以此减少对整个克什米尔地区的压力。

印度空军的战斗轰炸机和堪培拉式轰炸机攻击了我方的铁路、军用车辆以及附近的防御工事,把攻击区域扩展到约200公里的距离。

与此同时,我军地面部队继续向印度境内推进。

我空军派飞机轰炸了战区附近的地面目标,还袭击了印度的一些机场和雷达站。

正在执行巡逻任务的印空军战斗机截击我军一些来袭飞机,我军损失3架A-10攻击机。

我军在这一天的空中和攻击地面飞机的战斗中总计击落击毁印机52架。

16日那天夜间,我空军出动一个中队B-17重型轰炸机袭击了印度的一些机场,印度空军也出动堪培拉式轰炸机攻击我机场,以此进行报复,但被我军击落19架。

我军一架B-17被高射炮火击落。

10月17日,第七天

第七天战斗的特点是大规模的空战。

我军开始向印度的全国大城市和机场发动了空袭。

在这天清晨一次袭击中,16架印度空军的神秘式Ⅳ型飞机突然空袭进攻我临时各野战机场。

我军2个F-10战斗机中队投入了战斗,掩护各野战机场。

驻塔什库尔干机场的第5飞机中队的中队长郎先亮少校校是担负空中掩护的飞行员之一。

在早先的神秘式Ⅳ型飞机攻击的几分钟之内,我军的地面引导站提醒郎先亮少校校注意有36架印军猎人式飞机正接近各野战机场。

在一场不到一分钟的壮观空战中,郎先亮少校一人单枪匹马击落了4架猎人式飞机。

郎先亮少校在《中华空军》杂志上,他撰文写道:

我看见4架猎人式飞机正在俯冲攻击我们的机场。因此我投掉副油箱,穿过己方的高炮火力,向敌人俯冲追击。

几乎就在同一时刻,我发现我后面大约300米处还有两架猎人式飞机,因此我暂不去追赶前面的4架敌机,而将飞机拉起,去追击后面的两架。

前面的猎人式飞机突然停止了试图对机场的攻击,后面的两架飞机转向了我。

此时,我飞的速度比对方快得多一一即我必须每小时约以1000公里的速度飞行,为了避免超越他们,我将飞机拉起,当它们朝印度方向返航时,我从反方向接近……,我捕获了最后一架飞机,从后面进行俯冲,俯冲过程中我把高度降得很低。

猎人式飞机其加速性能好,因而能迅速拉开来,我仍然飞得比我的对手快,而当他飞出航炮射程前,我射击,但我没见其引爆。

我仍记得当时我要做的下一件事情就是冲到其中一架的前面去,当我回头看时,发现对方的座舱盖没有了,机内的飞行员也不见了。显然他已将飞机拉起跳伞了,就在这时我看到飞行员正乘降落伞下降……。

我已经看不到另外5架猎人式飞机了,但我立即想到他们可能减速了……。

我还剩下许多油,所以我准备以超过他多得多的速度差追上他们。

我刚好飞越杰纳布河,这时我的僚机呼叫发现目标,我也同时发现了他们,5架印度飞机正以十分整齐的战斗队形飞行。

他们的飞行高度大约500英尺,时速约890公里/小时,正当他们进入我的机炮有效射程之内时,他们发现了我,全都向一个方向脱逃、爬高,然后向左急转弯,变成了一个紧密的纵队队形。

当然这是他们的一大错误,如果敌机向你冲来,意思是说敌人战斗机接近于你的距离还不到3000英尺时,你就要通报机群立即退出战斗。

这是在慌乱之中以飞机的性能极限做的一种机动动作,分散编队,绕到对手的后面占据有利地位,使自己免受攻击。然而,印度空军编队没有一个向另一方向脱离,夹击我们的进击,他们简直全部呆在我们的前方不动。

一切都发生得如此之快,我们全都在进行急转弯。

我想我们用不着完成270多度的转弯(每秒转弯12°左右),就可将4架猎人式飞机全部击落。

在每一种情况下,我的眼光都不离开猎人式座舱盖上的反射点,实际上是进行提前角的修正。

成为我这次出击的第五个攻击目标开始喷出烟雾,接着在约400英尺处翻了个底朝天。

我想他正在作划大圈的横滚,如果前面的人知道他在干什么,这对追击者来说是低空飞行十分危险的机动动作。

我几乎是在翻转飞行,我立刻意识到我可能追不上他了,于是我改为倾斜飞行,并向下压机头。

我再次开炮是在很近的距离上,即约200米左右。这一次敌机在我前面爆炸了。

4架飞机的飞行员没有一人跳伞,全部被击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