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687章 谈判登场

第六百八十七章 谈判登场

中国军人骨子里的那份坚韧、忠诚与铁血毋庸置疑,这是民族性格和千百年来的无数次战争融合所积累下来的,但同时,中国军人又是爱好和平的一群人,中国的军人里只有很少比例的盼着打仗的鹰派。

中国军人总是忠于国、爱着家,而卫国的目的说到底就是为了保护好自己的家,以往大多数时候,中国军人总是在被逼无奈的情况下才奋起反击,这也就导致了中国历来在面对外族的入侵时,总是在先期吃亏的原因。

但是,一旦中国军人的反抗意识被激起了,保家卫国的情怀和对敌人的仇恨被唤起了,那么这种力量将是无穷的,甚至是恐怖的。

用中国的古话说就是: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

印度军队和中华军在现在孟加拉国的战争暂时结束了,对于中国政府要求的边境问题,印度方面同意谈判,中国政府派出中华军推荐的包家恩作为首席谈判代表,随即,他率领的庞大代表团启程直奔新德里。

叶奋韬亲自送到机场,“家恩,和那些阿三不用制气,安全最重要,平安回来就好,大不了再来一仗,克里特回作为见证人和你一起去。”

1953年12月19日,印度首都新德里上空阴云密布,细雨霏霏,弥漫升腾的水汽犹如浓厚的暮蔼,笼罩着整座城市,国际机场上的各色信号灯,也失去了往日的绚丽光彩,远远望去,好似一篷篷朦陇的光晕。

印度总理兼外交部长尼赫鲁,站在贵宾厅宽大的落地窗前,久久地凝视着窗外的停机坪。

他身着长袍,棕色的脸庞上嵌着一对黑亮而灵变的眸子,微微翕动的嘴唇不知在自语些什么。

他步伐稳健,精神矍铄,除了那一头华发和唇间黑白相杂的胡须,任谁也不会相信,他已经是62岁的高龄了。

“这位老人推动了世界。”

印度人这么说,世界上许许多多国家领导人都这样评价过他。

新德里,1953年12月25日晚7时30分,中国政府首席谈判代表包家恩将举行记者招待会。

消息传来,顿时轰动了新德里的记者。

各外国领事馆及新闻台社都知道,在此之前中国首席谈判代表包家恩曾提议和尼赫鲁共同举行记者招待会,这个意见遭到了印方的拒绝。

为了使各国外交使团和舆论界对中国立场有进一步的理解,邓公才决定单方面行动。

新德里的新闻记者向来以敢于藐视权威和大人物,以尖锐的诘问和发难使别人难圆其说而引为自豪,如今,居然碰上一个敢在狮子嘴上捋唇毛的。

晚7时一到,总统府圆柱厅里已是人头攒动、空无一席了,记者们静候邓公登场。

经受过风Lang和战火考验的中华军首席谈判代表包家恩阅历惊人的丰富,他似乎已经预见到招待会上可能出现的尴尬场面,为了取得先声夺人的效果,平息一下有些记者有目的的愤怒火气。

人一到齐,工作人员便开始散发早打印好的中国政府的声明,上面扼要简洁地阐述了中国的立场:边界从未划定,问题通过友好协商解决,在谈判未达成协议之前,双方应维持现在边界现状,不应片面行动,更不允许使用武力来改变这种状况。

最后,包家恩将双方的共同点或接近点规纳为六条,一并印在显赫的位置上。

晚7时20分,包家恩带领随行人员走近圆柱厅的边门,美联社常驻中华军记者韦尔娜小姐突然闪了出来,惶急地说:“包先生,有帮人准备不顾外交礼仪向您发难,您可要小心啊!”

包家恩微微点头,从容不迫他说:“谢谢您,韦尔娜小姐。”说完继续前行。

韦尔娜小姐又迅疾地抢到前边,语音凄颤地说:“包先生,这不是招待会,是射击场,您是唯一的靶于,上千只枪口都瞄准了你,你最好不能进去。”

包家恩严肃了,轻轻抚了抚韦尔娜小姐瘦削的肩膀。“放心吧,日本人的子弹没有打倒我,新德里的子弹更打不倒我。”

韦尔娜小姐没有危言耸听。

的确,印度新闻托拉斯的一伙人,预先抢占了有利位置,准备在包家恩一走进大厅时,就狂呼口号,给他一个下马威。

可惜得是,他们的注意力被手中的中国政府的声明吸引住了,以至包家恩跨进大厅,踏着红地毯,缓缓走上靠前排居中的讲台时,才有一个尖细的声音喊:“中国佬,滚出去!”

但这阵小小的**还没等掀起大Lang,就被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淹没了。

包家恩用睿亮的双目扫视了一下会场,然后用英语开始了45分钟的讲演,他的语音沉稳,略带沙哑,却极富魅力。

台下的记者在笔记本上唰唰地记录着,他再次重申了中国的立场,最后他情真意切他说:“中国、印度,都有着5000千年的古老文明,印度的圣河佛殿、经典颂文,曾经给中华民族的成长注入过丰厚的营养。

中国的四大发明,特别是造纸术和火药,也为印度的经济、文化的繁荣做过贡献。

几千年来,我们一直和平相处,休养生息,我希望,我们这一代人,即使遇到再大的问题,也应坐下来,通过协商、谈判解决,切不可对上辜负了列祖列宗的遗德,对下贻害后世子孙。”

他的演讲刚一结束,圆柱厅里便爆起掌声的大潮,韦尔娜拍着巴掌,兴奋地站了起来,数百名记者受到感染,也纷纷离座站起来。

在新德里召开记者招待会,是一种令人畏惧的煎熬。

印度内政部长夏斯特里在一次招待会上曾被质问得面红耳赤,当场出丑。

印度财政部长德赛竟在招待会中途被嘘下讲台。

这一点各国的领导人和政治家都有耳闻。

但是,令人无可争辩的是,自从包家恩跨进这座圆柱厅的第一步起,他就控制了整个会场,那些准备发难、炮轰的记者们,居然随着包家恩的一举手、一投足,语音的抑扬起伏,老老实实地聆听了45分钟,这确实令人不可思议。

包家恩端起茶杯,侧身呷了一口茶,在演讲中他从不正对听众喝水,事无巨细,都处处体现出对他人的尊重,这就是他的魅力之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