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710章 天空战记八十一

第七百一十章 天空战记八十一

散发着崭新气味儿的崭新的F-10B式战斗机,正在驯顺地听凭飞行员操纵向高处爬升,春天的嫩绿的大地,渐渐地被轻纱般的天蓝色的薄雾淹没。

前头只剩下最后一带高山了,飞过高山,就是西伯利亚大平原。

我们是飞往前线去的,我们的机场已经被远远地甩在里海附近了,这半年来的后方训练生活,也连同我们的机场一路甩在那里了。

“上前线去!”它唤醒了我们的想象力,使我们浮想联翩,它提醒我们:必须一边又一遍地去检验应付新的战斗考验的能力。

要不是坏天气找麻烦耽误了时间的话,那我们今天就跟敌人的米格战斗机干上了,尽管离前线这样近了,也不得不耐着性子等待两天,当你手中握有武器而敌人却在继续践踏着土地的时候,你就一定是一心只想跟敌人拼的,你的思想感情驱使着你一定要为祖国为***仇雪恨。

雪山的顶峰,从我们机翼下面向后退去,见到这白皑皑的山峰,那不久前的完全被另一种情绪所笼罩的长途飞行,重新在脑海里浮现。

一直到我们飞行大队的新飞行员飞行训练结束,我们还没有得到新飞机,只好等着,因为这些新飞机必须由专门负责运送飞机的专职飞行员从奎屯送来,时间一天一天地过去了,却始终不见新飞机的影子,后来有人决定,我们自己到国外去把飞机驾回来。

我们是坐运输机到奎屯去的,我们从高空飞越横断库拉盆地与哈萨克平原的大山脉以后,就看见一座有高耸入云的烟囱和无数高层建筑点缀着的大城市,这就是我们中华军在中西亚最重要的军事基地和补给基地--奎屯。

新式的F-10B战斗机,顺着机场的跑道,密密麻麻地摆着好几排,看样子,都已经做好转场飞行前的准备工作。我们都随身带着降落伞在机场上等待着给我们分配飞机,但是,这里的人却不怎么珍惜我们的宝贵时间,关于给我们选派向导员,以便由他带领我们飞越天山山脉大山的事情,始终无人过问。

天色渐晚,他们叫我们在一家饭店过夜。

我们初次来到这异样的世界,在这里,没有豪华的宫殿与贫民窟相毗邻,没有妇女穿着长衫,戴面纱,我们浏览了市容,在晚餐桌上又同这里的飞行员进行了坦率友好的交谈,这在某种程度人也可以算是对我们丧失的宝贵时间给予的补偿吧。

两天后,我们再次来到奎屯,准备转运第二批飞机,在机场上,依旧见不到向导员,跟第一次来奎屯时一样,他们依旧叫我们在这里过夜,还给我们派了一辆大轿车。

所有飞行员都上了大轿车,而我却和我的僚机飞行员一起留下来了。

由于相当重要的意外变故,我不得不立即飞回大后方去,这一次来时,我们坐的还是运输机,下飞机时没有梯子,我从飞机上往下跳,不小心摔伤了一条腿,我好不容易才用右腿支撑着站起来。

此次摔伤的那一条腿,在战前学滑翔时就伤过两次,后来,在达维亚前线飞机迫降时又受了一次伤,现在,这条腿肿得很厉害,我担心的是,明天他们可能干脆不让我上飞机,而把我留在这里养伤。

大轿车刚一开走,我就去寻找空军联络处,不知费了多少口舌,他们总算勉强同意我单独飞越天山山脉北部的大山区。

展现在机翼下面的那一派雄伟的山势,我是永生难忘的,高山的峡谷深不见底,显露出来的只有那浓重的黑影,浓云高耸,犹如汹涌的波涛。

天山山脉的群峰,象一把把利剑刺破浓云,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在前方,远处的山峰躲在天蓝色的清雾背后,隐隐约约地显露出它那淡淡的轮廓。

此时此境,使我想起以前我带领大机群飞越山脉时的情景,我觉得,此次飞越天山山脉的大山区我是有把握的。

……山势越来越低,渐及丘陵地带,过了丘陵地带,便是无边无际的洪水泛滥区,春汛我在空中飞行时见过多次。可是,象现在这样大面积的春汛,在我的印象中却从来没有过,大河淹没了所有低岸地区,同水床和小河连成一片,看上去,就象海水正向城市逼近。

在一望无际的春汛区的那一边,我们一向熟悉的那种烟团,整片地腾空而起,我们正在朝着前线方向飞行,现在,前线已经不在去年秋天我们放弃的那些地方了。

在这6个月里,伟大战争的各条前线,都发生了重大变化,我军多次粉碎苏军,今年这个春天,中亚的所有大地已经从苏联占领军手中解放出来,在乌拉尔山以东的土地上,苏军已经被压缩到塔曼附近这一小块地方上去了。

我们从报纸上得知,库班上空的空战异常激烈,在一次空战中,双方往往同时投入数百架飞机,敌人妄图彻底封锁我方轰炸机的去路,使之无法飞临被压缩在这一带的苏军上空,我军总参谋部看准了这一带前线的形势,摸透了苏军司令部的企图,所以,才派我们到这里去。

展现在机翼下面的是一片被战火烧焦的房屋,是向着大草原伸展的又长又直的城市街道,还有开着鲜花的洁净的花园,人们都说,人生的道路是一条盘旋上升的螺旋线,这我是不得不相信的。

落地以后我才明白为什么所有飞机都挤在混凝土道面上,原来,黑土地已经被水泡胀,松软不堪。

我们这几个飞行大队不是同时起飞的,大队之间都有一定的时间间隔,我带领的飞行大队和捷林中校带领的大队都已经落了地,而集群领航参谋克科上校带领的那个飞行大队却不知为什么至今未到。

我们都聚集到指挥所跟前,人人都为这个飞行大队担忧,他们现在在什么地方呢?难道他们在航线上发生了意外?他们应该抵达的时限已过,再等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