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731章 天空战记一百零二

第七百三十一章 天空战记一百零二

我军地面部队已经进抵叶尼塞河的支流--莫洛奇纳亚河沿岸,敌军正在这里慌忙组织防御,我们在空中侦察中必须弄清楚的是,敌人是否正在从伏尔加格勒那边往这里调动部队,以及这个地区敌人机场的位置。

任务已经明确,航线我们是熟悉约,两年前,我不仅在这个地区的上空飞行过,而且还用大汽车拖着一架负伤的飞机走遍了这个地区。

我们已经升空,现在,展现在我们机翼下面的已经不是一望无际的南方草原,而是辽阔的叶尼塞河了。

我们飞越河流以后,就对准梅利托波尔飞去,梅利托波尔是敌军这一段防线上的主要支撑点,在梅利托波尔接近地上空,我们发现苏军部队正在匆匆北行,向莫洛奇纳亚河方向移动。

飞机上的燃料还够我们侦察梅利托波尔以西地区用的,我们在这个地区发现了好几处野战机场,机场上都有苏军飞机,我们把搜集到的情报立即上送到集群司令部,集群司令部对我们此次出动给予很高评价,随即下令再出动一个双机组,以便不断监视通向这个地区的每一条大路的敌军活动。

科拉夫大队长把列奇洛中尉叫到跟前问道:“你的飞机上有副油箱吗?”

“没有。”

“哪里去了?”

“我也跟别人一样,把它丢在波波维切斯卡亚机场上了。”

“那你就把雷金少校的副油箱借过来用一次吧,你带上僚机到这一地区去执行侦察任务。”

在他们谈话的时候,我正坐在指挥所的一个角落里写书面报告。

“雷金少校的副油箱是他准备在最紧要的关头用的,要不,他为什么要把它带来呢?”列奇洛中尉说得再坦率不过了。

我沉不住气了,走到大队长办公桌前,说道:“好吧,我同卢别中尉再出动一次,可是,你列奇洛要记住,等到我军地面部队拿下叶卡捷琳堡的时候,我就要靠着这一对副油箱飞得远远的,到无尽的天空去截击敌人,到那时候,你也别向我借用副油箱。”

列奇洛中尉慌了神,嘴里不知嘟哝了些什么,好象是在为自己辩解,不过,我没去听它。

任务明确以后,我就同卢别中尉一起朝着还没冷却下来的飞机走去,我在即将起飞时得知,我方轰炸机机群随后就出动,突击刚被我们发现的敌人机场,我很喜欢这种雷厉风行的作风。

晚上,我完成任务返场落地以后,见战友们都围着大队军械参谋穆吉少校,他正在向战友们倾诉此次去诺盖斯城的情形,他的声音低颤沮丧,眼睛红红的,只这一天工夫,看上去,他象老了好几岁。

“他们连小孩子也不放过吗?”有人悲愤地问道。

“连一个人也没给留下!我的妹妹、老人、孩子……全都被埋在一个大坑里了!”

“真是一群恶魔!”

穆吉少校哭了,这难忍的悲痛,这肃穆的气氛,使人觉得似有千斤重担压在肩头,所有在场的人个个哀痛,人人悲愤,仿佛一个堆满了血淋淋的尸体的埋人坑就在眼前。

穆吉少校的哭诉,使我想起不久前偶然发现的一桩骇人听闻的事件,那时,我们来到一处新机场,一架飞机正在滑行的时候,机轮突然陷进小树林旁边的一个坑里,当我们往外拖拉飞机时,发现浮土下面虚掩着好多尸体,为了弄清楚这些不幸遇难的人们的来龙去脉,我们把几位当地居民请来。

很快,邻村的人闻讯也都赶忙跑来,于是,大家一齐动手挖掘,仅在这一条深沟里,就挖掘出好几百具尸体来!在这些遇难的人当中,除了我们的人,还有当地的塔塔尔人,总之,各个民族的人几乎全有。

据当地居民说,在我军到达此地之前不久,苏军押解着一大批我军战俘从他们村庄旁边走过,他们都以为是叫这些战俘去修机场呢。

后来,他们听到枪声,不过,在机场上枪响是常有的事,谁也没有把这放在心上,万万没有想到,被苏军枪杀的竟是这些手无寸铁的战俘和平民!

我们为这些牺牲的弟兄举行了庄严肃穆的安葬仪式,在坟墓上立了碑,牌上刻着紫色的睡莲,我们在烈士墓前庄严宣誓:一定要为死难的战友们报仇,对苏军的旧恨新仇都一齐涌上心头。

我怀着对敌人的刻骨仇恨,强抑着满腔悲愤,默默地走到穆吉少校跟前:“别哭了,泪水是洗不净悲痛的,要狠狠地揍这一群残忍的野兽!我向你保证:明天我就消灭几架敌机为这些人报仇!”

穆吉少校早已泪流满面泣不成声,他缓缓地抬起头来,默默地把手伸给我,我紧紧地握住他那一双勤劳的手,一双能熟练地检修机枪、机关炮和航空仪表的手。

第二天,我们飞行大队又开辟了新的战斗出动航线,基里强将军率领的第19装甲旅,在大托克马克以北碰上苏军十分坚固的防御地带,进攻受阻,与此同时,苏军出动大量轰炸机对我军发动空袭,派驻在第19装甲旅司令部的空军代表,不住地呼叫战斗机出动去掩护地面部队。

从几次残酷激烈的地面交战,以及同样残酷激烈的几次空战来看,敌军决心倾注全力妄图守住这一块地盘。

早晨,我同卢别中尉一起出动去执行空中游猎任务,在返航的路上,我们两个人的飞机都是轻装的,因为在强击各条大路上的敌军军车时,弹药几乎用光,这时,大队指挥所突然通过无线电向我们下了一道命令:“在大托克马克以北发现敌轰炸机,你们立即出击!”

我们急忙赶到指定地点,我在第一次进入攻击时就把一架敌轰炸机打中起火,但是,这时,6架敌战斗机一齐向我们扑来,这使我们无法对敌轰炸机发动第二次攻击,我们只能全力对付敌战斗机,因而未能阻住敌轰炸机向我军地回部队投弹,返航时,我和卢别中尉都很恼火。

使我感到欣慰的是,我发现敌轰炸机是从西北方向朝着大托克马克飞的,这就是说,敌机是从基洛夫格附近的机场起飞的,既然如此,那以后我们就应当再往西飞得更远些,也就是离聂伯河更近些去迎击敌机,把他们消灭在目标的远接近地上空。